「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右二)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右二)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中)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中)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左一)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左一)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谢佳潾摄)

「陈亚麟乡长出卖乡民!」枋寮石头营种电争议又起,县议员蒋月惠18日在乡公所前举白布条抗议,谴责乡长在去年中央办理光电厂会勘时,对二战遗址一事只字不提,质疑他是引进财团砍树种电的罪魁祸首,扬言要他下台、滚出枋寮。

二战遗址石头营是否存在文资保存价值,目前仍在送审中,但种电风波从未平息,长期关注该案的蒋月惠发现去年3月内政部发文相关单位参与光电厂现勘时,枋寮乡公所也在内,但枋寮乡长陈亚麟却没为遗址发声、阻挡业者开发,进而导致如今窘境,为此,怒与支持者到乡公所抗议。

蒋月惠怒斥,会勘时就是陈亚麟带头的,但他却对遗址一事只字不提,如果当时他有讲,也许遗址就会被列入文资,但他却瞒着乡民引财团砍树种电、破坏歷史资产与山坡地,且至今未开一场说明会,完全没给乡民交代,他应该为此下台、滚出枋寮乡。

「为什么枋寮乡长不敢讲话?」枋寮乡民丁勇智怒道,万峦乡长林国顺敢说「为光电砍一棵树,我绝不同意」,但枋寮乡长呢?现在枋寮乡不是砍一棵树,而是整个山头光秃秃。

高雄市旧城文化协会总干事郭吉清也到场声援,他说,乡公所明明有最后的审查权,但从现勘的会议记录可以看到,乡公所没有一句意见,直到村民抗议、发现未爆弹,公所依旧未提异议,实在失职,目前居民碍于「因素」不便站出来,他们站在爱好古蹟、保护自然生态的公益立场,一定要站出来为之发声。

议员与支持者除在公所前高举白布条外,也自制「未爆弹」要送给公所以示抗议,对此,公所主任秘书郭荣河代为接收,他说,乡长另有行程不在所内,但强调「陈情内容都是乌龙」,公所是被告知陪同会勘,并非有审查权的审查委员,且该地是私人土地开发,公所有强烈要求业者做好水土保持等相关工作。

他说,陈情内容将转送县府相关单位处理,而光电业者也再度澄清,有关文资审查部分的管制区仍停工中。

(中时 )

#枋寮乡 #乡公所 #遗址 #公所 #蒋月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