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3年股价新高的鸿海,会因为电动车题材再往上走吗?

1月13日,鸿海宣布跟中国最大汽车厂吉利合资案。宣布隔天,鸿海股价最高来到117元,泛鸿海集团也水涨船高,如早已打进BMW供应链的鸿准、切入特斯拉的乙盛,都上涨甚至涨停。

外资法人都上调鸿海目标价,最高达到130元。「我们预计未来几季,鸿海将宣布更多此类电动车合作伙伴关系,这将增强市场对他们打入电动汽车零组件、子系统市场能力的信心,」摩根大通最新报告直指。

先累积中国市场信心

运用吉利过剩产能挑战

单今年1月,鸿海先宣布将协助中国电动车新创「拜腾」,制造卡关已久的首款车型,目标今年第一季量产。紧接着,鸿海又和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吉利控股成立合资公司,新公司从零组件、系统到整车,都可以帮客户设计、代工制造。

现在,鸿海的策略简单说就是,先在中国累积市场信心及实绩。

一位在中国参与创办电动车自主品牌的高层认为,鸿海从中国切入是别无选择,中国是全球电动车最大市场,但也代表鸿海一直无法成功打进欧美市场,去年鸿海有机会和全球前10大车厂飞雅特克莱斯勒(FCA)签成MOU,都是帮他们在中国研发制造电动车。

中国电动车厂已超过百间,连特斯拉第一个海外工厂也设在中国。中国政府补贴不手软,让百花齐放。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报告就曾估计,过去10年中国豪掷千亿美元补助电动车业。

目前,中国尚无人成立专门的电动车代工厂。过去,国内新造车品牌的生产,多是取得执照自建工厂,或是与传统车企合作,如江淮汽车替「蔚来」代工,海马汽车为小鹏制造。大家不单独做,因为担忧没有能填满产能的客户。

现在,鸿海拥有庞大电子零组件供应链管理的能力,若搭配大车厂的原有组装产能,就会成为新势力,可望成为中国第一个电动车专业代工厂。

「以后还可能有华为车、百度车啊,他们能帮这些在研究自动驾驶,但没有造车能力的公司代工,」一位在中国的汽车供应链总经理分析后盘算。

这次,鸿海与吉利的合作就着眼在此。

目前,吉利有用不完的产能,它在全中国超过10个城市都有工厂,2020年还接手猎豹汽车位于长沙的工厂,累计一年有约300万辆的产能,但去年,他们仅销售了130多万辆车。

「以现在的汽车市场来看,有充沛的产能,这情况鸿海不会去做整车组装,」鸿海董事长刘扬伟曾说。「我不用跟人家拚建厂,我就拚设计、拚供应链、拚零组件。」一位鸿海主管透露,鸿海可以拿吉利一个工厂来改装生产。

想争取苹果汽车订单

与国际大厂合资是关键

此次吉利希望透过鸿海,争取到更多电动车客户。吉利虽然在传统车是第一名,但在电动车却是落后,中国的汽车媒体评论,吉利没有一款新能源车能挤进畅销榜前十名,其全新的纯电动车平台,2020年9月才推出。

鸿海在中国插旗,只是第一步,最终,它要达到其订下的1兆元电动车营收的目标,指标之一就是:它能否再打入全球十大车厂之列。

去年初,鸿海和FCA集团签订合作意向,将成立合资公司,为该集团下的汽车品牌在中国研发、打造电动车,但进度受到FCA和另一汽车集团宝狮雪铁龙(PSA)合併案而延宕。今年,两大车厂完成合併,预计和鸿海的合资计画,也能重启。

倘若这合作案能顺利启动,鸿海才能证明:他有能力打进全球一线车厂,才有机会被其他欧美品牌列入考虑,未来才可能争取到苹果汽车的订单。

这条路并不好走。

最近,切入特斯拉Model 3中控电脑组装的和硕,又进一步拿下充电桩的代工订单,它走的是过去纯组装代工的老路,模式相对稳健。但鸿海却野心更大,其打造电动车平台,就是打算切入零组件、系统模组到整车的设计,提供客户一站式购足服务。这就会和传统汽车系统大厂如博世(BOSCH)、电装(DENSO)有衝突,「像丰田、福斯等大厂,就不可能找鸿海ODM(原厂委托设计代工),」也限制了鸿海的机会,一位车界人士分析。

鸿海对电动车产业有野心,也有步骤,市场可以对其抱持期待,但要开花结果,还需要至少5年时间,大家在观察鸿海股价时,建议仍要以阶段性的突破进度作判断为佳。

《商业周刊1732期》
《商业周刊1732期》

(中时新闻网)

#鸿准 #全新 #全球 #系统 #和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