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經濟秩序的逐漸復原,中國政府開始收回疫情期間的寬鬆政策。中國人民銀行在注入流動性方面變得較為謹慎,未有使用存款準備金率和降息等高度調整的政策工具,再加上經濟數據整體好轉,中國的債券收益率已回升至疫情前的水平。而中國領導階層會議亦提出了需求側改革的主要政策,指出「形成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可以窺見需求側改革將成為未來一年中國經濟的熱詞之一。

從近幾年反覆提到的供給側改革,到年初提出的雙循環政策,再到最新提出的需求側改革,中國未來5至10年的大戰略全局正緩緩地展示在世人面前。另一方面,中國的財政政策正在回歸正常,領導階層或許會從取消部分應急措施開始著手,與貨幣政策相比,刺激措施的撤銷過程可能會更加循序漸進並依賴於數據,從而確保支持措施將繼續發揮效用,緩解不利因素對經濟的影響。

我們認為,2021年中國的宏觀前景大致將以經濟進一步恢復正常、疫情控制和官方政策為重點。值得留意的是,科技創新以及高品質的成長已成為中國最新經濟藍圖「十四五規劃」中的重點項目。經濟數位化包括5G網路、人工智慧和資料中心在內的進一步投資也是該計劃之下的發展領域。

我們認為,中國政府將優先考慮雙循環政策,在深化開放經濟的同時將策略重點放在加強自主性上。總而言之,中國有決心不僅要在推動網際網路未來的網路基礎方面維持競爭力,更將進一步推動科技創新。

事實上,中國政府一直將策略性重點放在網路的相關產業上,並為其提供支持。例如,在疫情後的財政政策著重在新基礎建設包括AI等資訊科技以及新的數位商務。為了加速爭取在關鍵技術領域的全球領導地位,中國將在2025年為止的6年內,投資10兆元人民幣部署從5G網路到可以為AI和物聯網提供動力的資料中心在內的各項科技。

與此同時,中國線上經濟的長期結構性成長是一個不變的事實。無論有無新冠疫情的影響,傳統經濟都在朝向數位經濟轉型發展。在過去的10年裡,中國的網路銷售佔零售銷售總額的百分比增長了足足九倍,從2010年的3%上升至2020年的28%。不僅數位經濟在市場當中所占的比重增加,整體市場的規模也大幅成長,隨著線上購物的興起,自2010年以來,中國的零售銷售總額也增長了將近三倍。

其次,綠色經濟將成為中國需求側改革的主要切入點之一。東北亞主要經濟體中日韓三國,過去幾個月分別宣布了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雖然多數國家還沒有像聯合國在近期的氣候雄心峰會上要求的,進入氣候緊急狀態,但是全球在減碳上的努力的趨勢不會改變。綠色低碳有望成為未來30年中國經濟發展的主旋律。

新的一年裡,A股市場的中小板以及主板也將迎來全面註冊制改革,屆時中國資本將進入全面註冊制的時代,向美股、港股等全球相對成熟的資本市場,更進一步地靠攏。在註冊制時代,企業直接融資比重也將大幅提升,未來將會有更多優秀的企業在中國資本市場實現融資發展,能有效地匹配社會資金供求,有助於發揮好資本市場服務協助實體經濟發展的作用。

#成長 #中國 #改革 #供給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