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左派的搜尋結果,共197

  • 左派大老陳明忠病危 親朋好友為他集氣

    左派大老陳明忠病危 親朋好友為他集氣

    今年是228事件72週年,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也是中國統一聯盟推動者之一的陳明忠,過去曾積極推動「兩岸和平統一,反對台獨」。近期傳出病危,親朋好友都為他集氣,希望陳明忠能渡過難關。

  • 波特蘭左右翼大亂鬥 拉扯粗口全都錄

    波特蘭左右翼大亂鬥 拉扯粗口全都錄

    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市17日爆發左、右翼大混戰,共有13人被捕。申請集會遊行的極端右翼團體Proud Boys,遭「反法西斯運動」組織反抗爭,警方雖然極力避免雙方大亂鬥,仍然釀成暴力衝突。混亂中,川普最討厭的反法左派圍攻極右翼團體巴士,動手拉扯,並把對方團團包圍,畫面全被拍下來。

  • 黃士修噹反核:玩左派我比你認真

    黃士修噹反核:玩左派我比你認真

    有臉書社群訴求群眾鬥爭推展反核運動,對此,黃士修留言指出,俄羅斯的奧布寧斯克核電廠是世界上第一座商用核反應爐,正是無產階級的福音。結果被封鎖,黃士修自豪,要玩左派,「我都玩得比你們認真!」

  • 工商社論》史上最長經濟擴張與經濟左派崛起

     台灣、美國、德國以及正在更換首相中的英國,都已經啟動總統、總理大選的競選活動,目前的主流輿論還是認為統獨議題、美中對立是2020年的總統大選的主軸,不過,如果從台灣的韓國瑜現象、美國民主黨候選人一片左傾、英國脫歐民意高漲、以及德國梅克爾政權急速衰敗等跡象來看,「左右對決」可能已經悄悄佔據到全球政壇的制高點。

  • 丹麥大選由左派聯盟勝出

    丹麥5日舉行國會大選,出口民調顯示反對派的社會民主黨可望勝出,睽違4年後重掌政權。根據丹麥廣播公司(DR)進行的出口民調,主張加強管制移民的社民黨得票率25.3%,再加上其他同盟政黨的得票數,左派陣營在丹麥179席國會中拿下90席,掌握多數勢力。中間傾右政黨聯盟拿下75席,剩下4席分屬丹麥兩大半自治區。

  • 芬蘭變天 將出現左派總理

    芬蘭變天 將出現左派總理

     芬蘭國會大選結果15日揭曉,民眾將迎接近20年來首個左派領導的聯合政府,然而,極右派民粹主義的「芬蘭人黨」(Finns Party)也大有斬獲,一舉拿下第二高票。本次選舉結果預料也會成為下月歐洲議會選舉的風向球,疑歐勢力可能再度抬頭。

  • 大陸人看台灣》在今天,我們如何紀念陳映真

    北京清華大學在11月29日舉辦了「那一段曲曲彎彎的山路──陳映真作品報告會暨誦讀會」活動,紀念陳映真逝世兩周年。陳映真的夫人陳麗娜,以及許多學者如呂正惠、藍博洲、汪暉等都出席了這場紀念活動。 \n我在台下聽台上的人講話與紀念,覺得有些恍惚。「陳映真」這三個字彷彿成為了一個符號和象徵,在陳映真逝世後的這兩年裡,被賦予了各種不同的意義。我只是一個陳映真的青年讀者,卻不曾讀出這些恢弘的詞語:「偉大的」「先行者」「革命家」,想著想著,一個形容陳映真的語詞,也慢慢出現在我腦海──可愛的。 \n \n我讀陳映真 \n我讀陳映真,和大多數人一樣,最早看了他的《山路》,一開始讀《山路》時,是什麼都不懂的。那時候我正好在台灣大學做交換學生,但關心的是自由主義,是殷海光、雷震與胡適之,對於左翼運動,不僅知之甚少,也不感興趣。只是因為瞭解台灣近現代的文學史,才捧起了陳映真的作品。 \n第一次讀《山路》,只覺得映真的寫作,是名副其實。《山路》沒有多的含義,撲面而來就是質樸的鄉村氣息。裡面寫著「他轉回頭來,奇異地看著伊。太陽在柑仔園那一邊緩緩地往下沉落。大半個鶯鎮的天空,都染成了金紅的顏色。風從相思樹間吹來,迎著急速下坡的台車,使伊的頭髮在風中昂揚地飄動著。」多美的句子,多好的鄉村風景。後來我在十分,看見落日下一段廢棄的鐵軌,還總背誦起映真的話來,只覺得它美,只覺得他可愛。 \n再讀陳映真時,已經回到了大陸。和朋友偶然說起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台灣保釣運動。保釣不同階段的不同人物,不同派別的不同主張,紛繁複雜,與我想像的全然不同。陳映真雖然未親自參與,但卻成為一代人啟蒙導師,為了更深刻的瞭解那段歷史,我開始廣泛地閱讀陳映真,讀《鈴鐺花》、《將軍族》、《唐倩的喜劇》,讀他在「鄉土文學」論戰中的雄文,讀他八十年代後反思大陸文革的文章,讀《夏潮》與《人間》的歷史,方才知道左派在台灣有那樣一段波瀾壯闊的歷史。而我在台北生活半年,竟很少聽人提前,更無從讀到了。 \n接著不久,我便看到媒體上傳來映真的死訊。我只算一個讀者,對左翼政治關切不深,但心裡總覺得空落落的,我想起陳映真曾說,自己的中國心源自於自己在青少年時期閱讀了魯迅的《吶喊》。他說:「魯迅給了我一個完整的祖國」,大陸學者錢理群曾用「人間至愛者為死亡所捕獲」來形容魯迅之死,我也假借這一詩句,在紙上泣筆疾書,寫下這幾個大字悼念映真。沒有別的話語,沒有偉大的形容,只是悼念一個「被捕獲的」、「可愛」的作家,陳映真。 \n \n陳映真們的年代 \n如果再回到台灣最詭譎的七十年代,我們可以看到,此時對岸文革熱潮已過,越戰步入尾聲,歐美青年的各種反對運動也各自收尾。而在台灣,六十年代的反叛旗手們,陳映真於1968年身繫囹圄,殷海光於1969年去世,雷震還在獄中,李敖被軟禁,接著在1971年也步入牢籠,很多曾在六十年代搖旗吶喊的人也都出國或躲入學院,而台灣卻進入了最重要的轉型時刻。看似思想界萬馬齊喑,卻爆發了保釣運動,還有台大哲學系事件,那些被壓抑的火種統統被點燃,在經濟高速前進的台灣,年輕人正在探索一切的可能。 \n今天再回首,檯面上的那些人或多或少都是那個年代的幸運兒,但時代與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大家只記得美麗島,只記得二二八,只記得那些被政客高呼要清算、要轉型正義的歷史。而陳映真的死,李敖的死,卻掀不起任何波瀾,左與右多少都歸於沉寂。在台灣,每年為數不多的幾個熱鬧日子,其中之一就是二二八,不僅民進黨抓住不放,就連國民黨也因此背上歷史包袱,積極「改造」,唯恐被指責是不知悔改的白色劊子手。二二八當然值得紀念,但少有人去詢問二二八背後左翼的歷史與更為悲情的歷史結局。從二二八到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再到七十年代保釣運動,左翼運動經歷了複雜的變化與動盪,也逐漸從台下走到台前,但到了八十年代,知識界,黨外運動發出了「我是誰」的問題,本身與外省,統與獨成為了主宰台灣政壇近四十年的終極問題,在這四十年裡,左翼被迅速地邊緣化。 \n「陳映真」們消失了。 \n今天我們如何紀念陳映真。 \n \n左翼老將地位尷尬 \n陳映真死後,更多的問題留了下來,他統一的心願還未能實現,甚至還暫時看不到希望。而與此同時,無論在大陸還是在台灣,陳映真和一眾左翼老將的地位愈發尷尬。 \n左翼知識分子、左統人士被邊緣化,並不是歷史的偶然。偶然的是,他們在那一個最應該發出聲響的年代被沖刷上了海灘,從此銷聲匿跡。陳映真死後,《陳映真全集》終於在台北出版,但知者寥寥,讀者更寥寥。這不算是一種悲哀,而更像是一種宿命。在對岸,民進黨自視其本土意識為進步價值,而國民黨也避談「統一」,只談「各表」,沒有人還記得曾有一個人點燃了整個沉寂的七十年代。 \n而在大陸,紀念陳映真更像是一種政治需要,代表還有這種聲音,還堅持這種立場。這當然需要被冠以各種偉大的形容詞,但無人再關心陳映真的文字與台灣社會的變遷,需要的只是一個立場,一種態度。畢竟左和右都只是符號。這甚至不是一種壞的情況,相反,兩岸的長期和平的確需要先暫時模糊「統獨」,剛剛結束的九合一大選就說明了這一點,老百姓不會再為意識形態買單。兩岸在這一點上愈發默契,紀念陳映真就愈顯得愈發尷尬。 \n \n任人擺弄的符號 \n總有人告訴我說,未來大家會記起他們的,告訴我說,陳映真談論的資本主義市場化的問題、談論的左統問題未來統統會應驗。對這些「預言」,我沒有信心,我實在難以將「陳映真」與「未來」兩個詞語聯繫起來,在我看來,陳映真的一生就是一部台灣現代史,左與右、統與獨、文學與政治,都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側影。一旦脫離了鄉土、脫離了歷史,陳映真就只能變成一個任人擺弄的符號。 \n思索這些時,紀念活動還在進行。清華海峽協會的學生們緩步走上台,開始分段朗誦陳映真的作品。 \n我對陳映真的回憶,好像也在這誦讀聲裡回到了最初:真好啊,真美啊,多麼可愛的陳映真啊。 \n(之秋/北京清華大學研究生) \n \n

  • 墨西哥總統大選變天 左派羅培茲大勝

    墨西哥總統大選變天 左派羅培茲大勝

     墨西哥周日大選,誓言打擊貪腐的反體制左翼候選人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橫掃53%的選票,贏得壓倒性的勝利,這是墨國近代史上第1位得票數過半的總統候選人,同時也打破近半世紀兩大黨輪流執政的局面,反映人民對於現況的不滿、對地方暴力與貪污嚴重的憤怒不斷加增。 \n 選舉結果出爐後,金融市場反應平靜,墨西哥披索較上周五的19.91走升,報19.79兌1美元。 \n 根據官方統計數據,羅培茲取得53%的票數,與最接近的保守派對手安納亞(Ricardo Anaya)得票率22%相比,前者勝出逾30個百分點。革命制度黨候選人梅亞德(Antonio Meade)得票率僅16%。 \n 根據出口民調顯示,羅培茲領導的左翼政黨「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A)在此次選舉大獲全勝,不但參眾兩院贏得多數,同時也一舉拿下數州州長與墨西哥市長大位,使羅培茲成為1997年來首位擁有立法多數的總統,未來推行政策將暢行無阻。 \n 言辭犀利、一頭銀髮的羅培茲以簡樸生活聞名,他開著自己的福斯Jetta前往在墨西哥市憲法廣場發表勝選演說,夾道民眾向他揮手,車輛大按喇叭慶祝,大批支持者湧入市中央區歡呼:「我們成功了!」。 \n 羅培茲表示:「這是歷史性的一天,也將是被紀念的夜晚」。 \n 現年64歲的羅培茲指出,新政府將尋求真正的民主,衛捍自由、尊重民間企業、致力調解國內的分裂。 \n 他還一改競選時對美國的尖銳態度,強調新政府將追求與主要貿易夥伴-美國的「友好與合作」關係。 \n 美國總統川普顯然也打算與墨國新總統有個好開始。川普發布推文表示,「我很期待與他(羅培茲)合作,完成許多讓美、墨互惠的任務。」 \n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發文恭賀羅培茲當選,強調加國與墨西哥是親密盟友也是長期夥伴,兩國將在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進行合作。

  • 墨西哥變天 左派羅培茲大勝

    墨西哥周日舉行大選,誓言打擊貪腐的反體制左翼候選人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橫掃53%的選票,贏得壓倒性的勝利,這是墨國近代史上第1位得票數過半的總統候選人,同時也打破近半世紀兩大黨輪流執政的局面,反映人民對於現況的不滿、對地方暴力與貪污嚴重的憤怒不斷加增。 \n \n 選舉結果出爐後,墨西哥披索較上周五的19.91走升,報19.79兌1美元。 \n \n 根據官方統計數據,羅培茲取得53%的票數,與最接近的保守派對手安納亞(Ricardo Anaya)得票率22%相比,前者勝出逾30個百分點。革命制度黨候選人梅亞德(Antonio Meade)得票率僅16%。 \n \n 根據出口民調顯示,羅培茲領導的左翼政黨「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A)在此次選舉大獲全勝,不但參眾兩院贏得多數,同時也一舉拿下數州州長與墨西哥市長大位,使羅培茲成為1997年來首位擁有立法多數的總統,未來推行政策將暢行無阻。

  • 日本民進黨黨魁出走潮 不只蓮舫 前原早一步

    日本民進黨流年不利,26日前黨魁蓮舫提出退黨,並申請加入立憲民主黨,而在她之前,另一位民進黨前黨魁前原誠司早已退黨,並改投希望之黨,使民進黨議員人數逐漸下滑。 \n \n日本國內政黨大致上可以依照是否捍衛現行的和平憲法,尤其是第9條規定了不得擁有軍隊及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分為護憲派的左派,以及修憲派的右派,執政黨自民黨是鮮明右派,立憲民主黨是鮮明左派,希望之黨雖有部分議員屬於左派,但在前黨魁小池百合子帶領下,偏向右派,而民進黨相對没有鮮明立場,黨內國會議員有支持修憲者,也有反對者。 \n \n然而沒有明確的立場,無助於日本民進黨保住黨籍議員不跳船,眼見黨的聲勢不佳,10月22日眾議院選舉結束,支持修改憲法第9條並成功連任眾議員的前原誠司,於11月2日退出民進黨,11月6日加入希望之黨;而反對修改憲法第9條的蓮舫,則加入明確捍衛該條文的立憲民主黨。

  • 王丰:台灣有兩個蔡英文,你相信哪一個?

    王丰:台灣有兩個蔡英文,你相信哪一個?

    總統蔡英文日前談到修《勞基法》爭議時,表示她雖家境好,但很左派,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作家王丰質疑,若蔡總統真是「很左派的」,她儘可以為眾多月領不到3萬元的無產階級出頭、出力,而不是在此時,急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讓核心支持者「開心」,卻不管老百姓是否「開心」。 \n \n王丰昨在臉書貼文,指一個深愛奧迪(Audi)豪華車的蔡英文,竟自稱「很左派」,你相信哪一個蔡英文?指民進黨當局美其名「促進轉型正義」,但蔡總統此舉卻大大突顯台灣最不正義的一塊地方:為什麼沒有人為廣大月薪不到3萬元的底層民眾聲張正義呢? \n \n王丰表示,當立法院通過《促轉》,蔡總統卻充滿罪惡感忙不迭休地宣示她是「很左派的」,她在擔心、受怕什麼?她掌握著國家機器,卻放棄為廣大勞動群眾盡心盡力的機會,只是虛弱而蒼白地向歷史人物蔣介石、孫中山、蔣經國揮出她的「鐵拳」,砍出她的「鋼斧」。 \n \n王丰說,真正迫切需要轉型正義的,是台灣社會廣大的底層民眾。他表示,蔡英文故意揮錯 「鐵拳」、「鋼斧」的用意,大家都知道她的真正目的何在,大家按下不表,但請當局別再說「正義」,這兩字,早已在台灣絕種、絕跡。台灣,哪來正義? \n \n以下為王丰臉書全文: \n台灣有兩個蔡英文,你相信哪一個? \n \n一個是深愛Land Rover 、Audi 的蔡英文,另一個是自稱「很左派的」蔡英文。 \n \n你相信哪一個蔡英文? \n \n我也超愛Land Rover 豪華休旅車,我也超愛Audi 的S8 plus ,我常夢想,如果我有一部,不論是Land Rover 或者 Audi,那該是多美好的事。但老實說,我連正眼都不敢看它們一眼,因為我越看它們,我就越惶惑我的窮困。賣命工作了一輩子,竟然連 Land Rover和Audi 的S8 plus都買不起。一個打工仔白領買不起Land Rover 、Audi 雖然不是什麼恥辱,但我絕對不敢在別人面前高聲說「我是很左的」,畢竟我的日常生活元素裡仍有不少「小資成份」,例如我有去星級酒店喝下午茶之類的「小資產階級習慣」。假使我放言無忌說「我是很左的」,我在良心上會愧對這社會上眾多月領不及三萬元新台幣的無產階級。 \n \n如果我一定要講「我是很左的」這句話,我會選擇在一個爵士酒吧,躲在一個黑暗角落,放低音量跟我朋友自我炫耀,我在年輕時代讀了哪些「新左派」著作,「臭屁」一下自己的「悲天憫人」。 \n \n民進黨當局美其名「促進轉型正義」,但蔡英文此舉卻大大突顯了台灣最不正義的一塊地方: 試問,台灣社會廣大月薪不到三萬元新台幣的底層民眾,為什麼沒有人為他們聲張正義呢? \n \n當台灣歷來最沒有正義的立法院通過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蔡英文卻充滿了罪惡感忙不迭休地宣示她是「很左派的」,蔡英文當眾跟全台灣的人民說:她的出身環境比較好,但嚴格來說她是個「很左派」的人。 \n \n蔡英文擔心什麼?受怕什麼?如果蔡英文果真是「很左派的」,她今天掌握著國家機器,她儘可以為廣大勞動群眾幹點實事。她有絕好的機會表現一下她的治理實力,為這社會上眾多月領不到三萬元新台幣的無產階級出頭、出力。 \n \n然而,蔡英文卻捨此莫由,卻放棄為廣大勞動群眾盡心盡力的機會,只是虛弱而蒼白地向歷史人物蔣介石、孫中山、蔣經國揮出她的「鐵拳」,砍出她的「鋼斧」。為的是讓她的核心支持者「開心」,卻不管老百姓是否「開心」。 \n \n真正迫切需要轉型正義的,是台灣社會廣大的底層民眾,而不是那些已經是台灣社會既得利益階級的政治受難者。 \n \n蔡英文故意揮錯 「鐵拳」、「鋼斧」的用意,大家都知道她的真正目的何在,大家按下不表,但請當局別再說「正義」,這兩字,早已在台灣絕種、絕跡。台灣,哪來正義? \n \n \n

  • 蔡英文自稱左派 連勝文酸:應是「人格分裂派」

    蔡英文自稱左派 連勝文酸:應是「人格分裂派」

    根據昨(7日)民進黨祕書長洪耀福透漏,蔡英文總統在6日主持民進黨中常會後,特邀年輕黨工換對勞基法的意見,蔡總統當場也特意分享自己年輕時的經驗,強調自己出身環境雖然比較好,但她其實是一個「很左派」的人,對此國民黨中央委員連勝文在臉書發文狠酸蔡英文根本是「人格分裂派」。 \n \n連勝文今(8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帶有理想色彩的左派論述,往往可以在選舉時撼動人心,但是真的執政了,卻是困難重重,往往行不通,就像這次的勞基法修正,民進黨就搞得左支右絀,進退兩難,以往歐洲的左派政府,不是失去政權就是往中間修正,舉例法國日前為了放鬆部分勞工法的限制,而引發大量示威抗;而在歐美劃分左、右派時,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對外來移民的態度,而蔡英文總統自然自認左派,要推動左派經濟政策,但民進黨卻對台灣的新移民,特別是大陸配偶,甚至是來台的大陸學生,卻是充滿敵視與歧見,這樣也能算是左派?他更表示「我認為只能稱他們為人格分裂派!」 \n \n最後,連勝文更提到,根據目前蔡英文總統的執政表現及施政重點,很擔心最後成了「畫虎不成反類犬,把台灣變成亞洲的古巴,一個獨裁者的樂園」,最後最辛苦的恐怕還是台灣人。 \n

  • 勞基法修法 蔡英文:我雖家境好但很左派

    勞基法修法 蔡英文:我雖家境好但很左派

    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年輕人大反彈,連民進黨年輕黨工也備感壓力,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今天透露,蔡英文總統昨天中常會後,主動提出跟年輕黨工對談,不少黨工反映,一例一休修法,在同儕間壓力很大,不敢看臉書;總統也分享她的經驗強調,她出身雖然家境好,但是她很左派,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 \n \n據昨天與會黨工轉述,總統聽完大家意見後表示,希望大家可以換位思考,可以理解不同族群的狀況;總統說,她都理解,本來就有不的同人,「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總統也說,若你有不同意見,歡迎挑戰。 \n \n洪耀福表示,昨天總統這場與年輕黨工對話效果不錯,他已請黨部規劃,未來由媒創中心與政策部門合辦,針對一些重大議題啟動世代對話,總統也表示,很願意參加,未來還會找閣揆、院長獲黨內前輩參與。 \n \n民進黨力推勞基法修正草案,引發年輕人反彈,《勞動基準法》修法爭議延燒,台大、中央、中山、成功等全台20所大專校院學生會等學生團體發起串聯抗議,洪耀福透露,昨天總統中常會後主動跟年輕黨工座談,大概花兩個多小時,總統表示,因為進府後比較少見面,很多520進來的年輕黨工,總統很多不認識,總統想聽聽他們對於最近一些紛擾及爭議的想法。 \n \n洪耀福轉述,有位年輕黨工是台南人,他說,爸爸在工具機工廠,全家跟工廠老闆互動親密,每次來他家過年,看到他都很高興,因為老闆很支持小英,去年一例一休通過後,老闆來他家臉都臭臭的。 \n \n與會黨工轉述,勞基法修法,看到很多同溫層的人罵民進黨是資進黨,心裏很難過,不知道如何說明,在臉書也不知道怎麼講,他們也不清楚立法過程,也有人質疑,民進黨做法跟318太陽花事件一樣,怎會這樣? \n \n洪耀福轉述,總統則以年輕當教授時怎麼看待這些問題的經驗和大家分享,總統說,在英國讀書時,出身雖然家境好,但是自己很左派,對中下階層很有感情,這些東西重要是如何調整經濟產業結構,讓年輕人薪資增加,而適度彈性,是讓中小企業可以適度調整,這是取捨過程中不得不做,雖然很痛苦,台灣整體經濟體質產業結構,要給年輕人更多希望。 \n \n洪耀福表示,昨天座談大家發言約有三四輪,約進行2小時,四十多人參加、發言二十多人,相當踴躍;總統還說,「在民進黨工作不要太多階級觀念,你們可以挑戰秘書長、討戰我,挑戰不來就是你們很遜。」 \n \n洪耀福還透露,日前被週刊報導女友劈腿的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也在座談中主動發言,總統還「虧」了一下林鶴明說,「這新聞報導,大家應該都知道林鶴明?」結果引來哄堂大笑。 \n \n洪耀福表示,民進黨將規劃世代座談,多與年輕人對話,這次聽到年輕黨工這樣講,他可以理解,當年學運出來的學生最後的選擇很多不同,當初他選擇從政,來中央黨部上班,也被質疑,背棄路線。他認為,要從正面解讀,過去同志對他的批評,年輕人的樸質正義感及百分百理想性,但他覺得,不妥協的理想是促進社會進步的能量,可以正面看待。

  • 墨國財長請辭為選總統做準備

    墨西哥財長梅亞德(Jose Antonio Meade)周一請辭為競選總統做準備。雖然他並非執政的革命制度黨(PRI)黨員,但他仍努力尋求PRI提名。外界看好他能打敗目前人氣正旺的左派領袖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 冰島新總理 左派美女呼聲高

    冰島新總理 左派美女呼聲高

     民粹風吹向歐洲,但北歐冰島1年內的第二場國會改選卻顯示了原本向右轉的趨勢有煞車的跡象!現任總理貝尼狄克遜的獨立黨雖贏得25%仍居最大黨,但原聯合政府的中間與右翼政黨席次全部縮水,無法過半。而由41歲美女黨魁雅寇絲朵蒂爾(Katrin Jakobsdottir)領軍的「左翼綠色運動」,可能與社會民主聯盟(SDA)等3黨結盟,共組冰島1944年獨立以來的第二個左傾聯合政府。 \n 不過,在這場9個政黨爭奪單院制國會63席的大混戰過後,共有8黨擁有席位,導致組成聯合政府的合縱連橫談判更加錯綜複雜,恐怕耗費數日、數周甚至數月。組成聯合政府需經不具實權的總統約翰內松首肯,但他尚未授權任一政黨籌組政府。 \n 選前民調即預測冰島可能變天,標榜對抗不公不義、爭取提高公共服務投資、以及主張對富人增稅的左翼綠色運動,以17%僅次於獨立黨。捲土重來的SDA獲12%支持,但去年狂撈逾14%的反建制派海盜黨風光不再,流失超過3成選票。一般預料3黨可望掌握29席,但仍需第4黨加持才能勉強拚過半(32席)。據傳雅寇絲朵蒂爾有意尋求和進步黨合作。 \n 原先共組聯合政府的獨立黨、光明前途黨和進步黨,選前僅掌握過半門檻32席,選後一口氣掉了12席。其中獨立黨少5席,進步黨因前總理岡勞格松脫黨另組中央黨(Center Party)元氣大傷,只勉強守住10%關卡,也把贏得11%的中央黨拱成國會第4大黨。 \n 揮舞反移民大旗的人民黨,則成為冰島史上第一個進入國會的民粹型政黨。政治分析師艾格里松說,「所有人都輸了,反對勢力沒有多拿席次,執政聯盟少12席,只有民粹政黨欣喜若狂。」 \n 冰島過去1年兩度提前國會選舉,貝尼狄克遜領導的聯合政府1月才成軍,壓垮聯合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總理父親寫信到司法部,意圖要求有關單位抹消友人的孌童性侵前科。司法部長雖告知貝尼狄克遜此事,但政府未公開揭露該信的存在,結果遭國會踢爆。貝尼狄克遜9月只好宣布提前選舉。

  • 日本大選 左派有機會反超 捍衛最大在野黨地位

    日本大選進入最後階段,22日投票,儘管最新民調顯示執政的自民黨預計可拿下的席次依然大幅領先其他黨不變,但相較上一次民調,左派的立憲民主黨可望超越希望之黨,確保最大在野黨為左派的局勢。 \n \n日本經濟新聞20日報導指出,日本經濟新聞於10月17到19日做的民調顯示,相較於10月10到11日做的民調,希望之黨原本預計可獲得69席,而此次減至55席。上一次民調中,希望之黨的比例代表席位為42席,本次也降至32席。 \n \n  立憲民主黨的議席數則由上次調查的45席增加到了54席,尤其是比例代表選區勢頭增強。在初期調查中為32議席,本次增至40席。 \n \n自民黨是右派政黨,原本的最大在野黨日本民進黨偏左派稍微偏左派,但小池百合子成立新政黨希望之黨後,民進黨黨揆宣布不由該黨推派候選人,參選者改掛希望之黨參選。然而希望之黨根自民黨一樣,在日本屬於偏向支持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的右派政黨,因此不滿的左派民進黨成員另組立憲民主黨,捍衛和平憲法。

  • 德媒分析 德國另類選擇黨暴增的三百萬選民哪來的?

    2017年德國大選落幕了,雖然不意外由執政黨基民盟繼續成為第一大黨,但是極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政黨票卻由上一屆2013年大選的205萬票,暴增到本屆的587萬票,衝破百分之五門檻,取得國會席次,甚至一舉超越左翼黨和綠黨,成為國會第三大黨,震驚各界。該黨爆增的票哪來的?26日德國媒體予以剖析。 \n \n德國之聲26日報導指出,德國四大民意調查機構的負責人,在選後向國際媒體記者分析德國另類選擇黨成功的原因,指出該黨擅長爭取此前對大選漠不關心的選民,方法是靠網路,對德國多數選民而言,傳統媒體比社交媒體更重要,但對該黨支持者而言相反。 \n \n至於該黨增加的票當中,98萬來自執政黨右派基民盟,47萬來自左派社民黨,40萬來自極左派左翼黨,左派的綠黨和右派的自民黨也都有各4萬票流向德國另類選擇黨,還有69萬之前沒投票的民眾這次站出來挺德國另類選擇黨,可說該黨的支持者跨越傳統德國政黨間的左右門檻。因此儘管德國各邦當中人均收入最低的前東德地區,過往一直是左派大本營,這次反而是德國另類選擇黨在全國得票率最高的地區。 \n \n而且雖然該黨主打反移民,但該黨支持率最高的地區,卻是外國人比率最低的地方,因此研究者指出,投票給該黨的民眾,與其說是恐懼厭惡移民,不如說是恐懼成為現代社會中的失敗者。 \n \n男性投給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有16%,女性則為10%。而該黨之所以能吸走梅克爾右派陣營的票,是因為基民盟與社民黨組成了大聯合政府。此外研究者認為投給該黨的民眾雖然多半是出於對主流政黨的抗議,但該黨也有不少支持者對該黨的政見頗為堅定,因此這樣的右翼民最力量可能會在德國政治光譜中存在相當長時間。

  • 川普又回原點 批維州衝突另類左派也很暴力

    川普又回原點 批維州衝突另類左派也很暴力

    \n美國維吉尼亞州12日爆發種族主義衝突,白人至上主義抗議者以轎車高速衝撞人群,造成3人死亡和19人受傷的悲劇,而美國總統川普在第一時間含糊帶過,引來外界對他不願點名譴責極端右派份子產生極大的不滿,甚至導致3名企業執行長宣布辭去總統顧問一職,讓他終於在14日出面譴責白人至上主義滅火,沒想到川普15日竟又堅持回自己原本的說法表示,反種族主義的「另類左派」也很暴力,流血衝突「雙方都有錯」。 \n \n據《美聯社》報導,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對釀成3死的維州種族衝突遲遲不公開譴極右派份子遭受廣大質疑,面對各界的強烈抨擊,川普終於在14日發聲譴責三K黨、新納粹份子及白人主義至上者試圖滅火,沒想到他15日在紐約川普大樓記者會上,又回頭堅持自己第一時間「多方都有錯」的說法,怒批反種族主義的「另類左派」也很暴力,釀成流血衝突「雙方都該被譴責」。 \n \n川普不但為自己辯解稱第一時間沒發聲是因為想「先了解事情的真相」,也為衝突當天舉行抗議的右派團體辯解,稱很多人只是單純抗議政府打算拆除李將軍(Gen. Robert E. Lee)雕像一事,不是所有抗議份子都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或是新納粹份子,還說依造這個情勢,美國前總統華盛頓的雕像是不是也該被移除,他和李將軍(George Washington)受外界所指責的問題一樣,都是蓄奴者。 \n \n川普自競選以來一直深受白人至上主義與民族主義分子的支持,隨著12日維洲流血衝突緊張態勢升高及汽車衝撞釀死的消息傳出,不少政治人物都隨即指責右派份子此舉是「恐怖主義」,但川普卻遲遲不肯發生,被各界批評不願在第一時間譴責暴力,當他終於談及此事時,僅稱這是「來自多方的仇恨行為」,更是被兩黨及民眾狠批不願點名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 \n \n川普對維州衝突的態度也讓包括知名藥廠默克(Merck & Co)總裁弗雷澤(Ken Frazier)、電腦晶片龍頭英特爾(Intel)執行長柯茲安尼克(Brian Krzanich)以及運動用品大廠安德瑪(Under Armour)創辦人兼執行長普朗克(Kevin Plank)看不下去,紛紛宣布退出川普的企業顧問團「美國製造委員會」,辭去總統顧問一職。 \n \n面對各界龐大的政治壓力川普終於在15日點名譴責「另類右派」份子,在釀成死傷的慘劇已經發生48小時候財表示:「種族歧視是邪惡的,以此為名義製造暴力事件者是罪犯與惡棍,包括三K黨、新納粹份子、白人至上主義者及其他仇恨團體,這些團體與美國人珍視的一切價值是相互矛盾」,但仍被批是為時已晚的聲明,更讓外界傻眼的是他竟又在15日回到原點,堅持自己第一時間的說法。 \n \n \n \n \n

  • 左派文在寅落實理念 多項自費納入健保

    今年當選的南韓總統文在寅屬於左派,與原本執政的右派政府作風不同,上任以來除了調漲基本工資,更將多項原本自費項目納入了健保,從各方面加強保障弱勢。 \n \n韓聯社9日報導指出,旨在減少醫療自費項目的「文在寅醫改」將正式啟動,超聲波、磁共振成像(MRI)、機器人手術、雙人病房等3800多項無法進行醫療報銷的自費項目,有望從今年起分階段被納入健保範圍。 \n \n南韓政府9日表示,計畫到2022年投入31萬億韓元(約合新台幣831.8億元)減輕國民醫療負擔過重的問題,將自費醫療負擔從2015年的13.5萬億到2022年降至4.8萬億韓元,加強健康保險保障水準。 \n \n根據南韓政府計畫,所有自費醫療項目將適用預備保險津貼,按比例繳納。但考慮到高價抗癌藥需經過藥價談判過程,因此將繼續有選擇性地納入醫保。此外,南韓政府還決定對護理費、選擇性醫療費(特診費)、高級病房住院費進行進一步改善。 \n \n南韓保健福祉部保健醫療政策室長金剛立表示,南韓未納入醫保範圍的自費專案比重偏高,國民醫療費用負擔高於發達國家的水準。他強調,不同于以往加強醫保水準政策,政府旨在通過新政策從根本上完成「哥白尼式轉向」。

  • 義偏左派執政黨 明年大選堪虞

     義大利25日的110城市市長選舉結果出爐,疑歐、反移民的「北方聯盟」與前總理貝魯斯科尼的「義大利前進黨」結成之中間偏右派聯盟大有斬獲,重挫中間偏左派執政黨「民主黨」,勢將使民主黨在不到1年後的全國大選面臨龐大壓力。 \n 義大利北部港市熱那亞的選情最受各方關注。該市為義國左派傳統票倉,過去50多年來都是由左派當家做主,然而此次選後,市府首度輪替,由中間偏右派執政。 \n 北方聯盟與義大利前進黨共同支持的候選人,在熱那亞市長選舉贏得約55%選票。而義國前總理倫齊創立的中間偏左派民主黨推出的候選人則只拿下約45%票數。 \n 北方聯盟領導人薩爾維尼表示,熱那亞的選舉結果證明,民主黨籍的真蒂洛尼總理已經喪失全國的支持、應當辭職下台。 \n 中間偏左派執政的約10個省首府市長寶座拱手讓予中間偏右派。民主黨先前在去年的選舉已輸掉第3大城市杜林以及首都羅馬兩大傳統票倉的執政權,兩地市府都換成「五星運動」當家。 \n 推動憲改案的倫齊於去年12月4日的公投遭逢重大挫敗後,依承諾下台,今年5月重新獲選為黨魁,如今他創立的民主黨又在地方首長選舉鎩羽,使其政治前途蒙上一大陰影。 \n 而反體制的疑歐民粹派五星運動雖在選前某些民調拔得頭籌,但在6月11日的首輪投票戰果卻極為糟糕,其在25個最大城市的市長候選人只有1人打進第二輪決選。 \n 此次第二輪投票是全國大選前最後一次選舉,不過投票率僅達46%。北方聯盟與義大利前進黨國會領袖則認為其結果具指標意義,並主張兩黨團結、一起組成能贏得全國大選的團隊,並推舉單一領導人(總理人選),這也讓前總理貝魯斯科尼的東山再起看似有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