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定擔任拜登政府國務卿的布林肯在談到拜登政府如何與世界打交道時表示,拜登非常注重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性,因為「世界不會自己組織」,沒有領導,世界可能陷入混亂;美國不領導,別人就會填補真空。

自上世紀二戰結束以來,就國際秩序世界領導格局而言,大致以1991冷戰結束作為畫分,之前,美國是整個西方世界的領導;之後,從1991到2008世紀金融海嘯爆發前,美國國力達到巔峰,甚至成了全球霸主;但全球金融海嘯的爆發,折射了美國霸權終於開始有所鬆動,因為不得不仰仗一個快速崛起的中國的無奈與現實,也正是從那時開始,美國對中國開始有了警覺與防範。

2009年歐巴馬上台,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中國與美國雙雙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老大老二矛盾之中,並由此展開了中美兩強的世紀全球大博奕。

大博奕的第一回合,從歐巴馬時代的重返亞太(亞太再平衡)開始,中美雙方博奕聚焦於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美國分別從經濟(TPP)與軍事(部署美國全球軍力的60%於西太)兩方面,企圖遏止中國的崛起效應不可外溢到第一島鏈之外,但效果並不理想,中方不但以各種反介入手段(反艦導彈、南海造島)將美軍勢力力推至第一島鏈之外,還以一帶一路倡議及亞投行,借力使力,反守為攻,將戰略縱深向亞、歐、非大陸延伸;另外,還以RCEP對TPP連消帶打。

2017年川普上任,第二回合開始。川普眼見美國在第一回合未占到上風,在地緣戰略上對歐巴馬的亞太戰略加碼,延申為印太戰略,並建構了一個以美、日、澳洲、印度為成員的戰略框架;與此同時,對中國先後發起了貿易戰與科技戰;另外,還在貿易、科技、投資、資金、學術及人才等幾乎所有領域,亟力切斷與中國的一切聯繫。這第二回合,美國出拳甚重,中方因應一度顯得被動吃力,但很快就把被偷襲的遭遇戰轉變成了陣地戰與持久戰,雙方拳腳來往,掌風到處,也讓全球各國無不受到波及。

4年任期即將告終,川普下台,評估第二回合,美方似乎也未占到上風,貿易戰對中國衝擊似乎無關痛癢,科技戰則是中美兩敗俱傷;至於TPP,美國更是自斷手腳,反而讓中國在RCEP上取得了大場,並且與一帶一路配合,建構成了中國版的印太戰略,硬是把美國版的印太戰略,一實一虛地比了下去。

綜合回看兩個回合共12年,美國畢竟未能遏制中國的持續崛起,反而在GDP、工業、科技、軍事、太空等各個部門被中國拉近了差距,甚至在一些領域出現了反超。拜登在競選時說,他決心要恢復美國在世界的領導地位,實有感而發也。

拜登上台,中美世紀大博奕第三回合即將開始,博奕的已是世界領導權之爭了,精彩可期。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美 #拜登 #中國 #美國 #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