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屡有排外言论,加上坎培拉与北京关系正持续更新歷史最恶劣状态,英国《金融时报》(Financail Times)驻雪梨记者史密斯(Jamie Smyth)指出,澳洲恐丧失每年规模370亿澳元(约7992亿台币)、全球第3大国际教育市场地位。

澳洲约发出50万学生签证,这些留学生每年缴纳90亿澳元(约1944亿台币)学费,加上生活费用等支出,构成仅次英国、美国的国际教育产业,其中近期与澳洲关系恶劣的中国大陆约占1/4。

新冠疫情爆发后,英国、纽西兰、加拿大政府的工资补贴计画都涵盖留学生打工,但澳洲独树一格,莫里森表示,澳洲更需要集中关注本国公民,持临时签证者如果无法养活自己,就应该回家。现在澳洲仍有许多持学生签证者滞留,但大部分是因为负担不起昂贵的机票,还有各国严厉的边境管制措施。许多失去打工机会的留学生仰赖慈善机构救济。

上周澳洲公布测试计画,允许来自中国大陆、印尼等地63名学生不用遵循禁止外国公民入境的严格规定,航班入境到西北方大城达尔文,明年可能还有更多类似计画。但外国学生受到苛刻对待还有与北京的紧张情势,可能使这些计画无法发挥预期效果,维多利亚大学智库预测,到明年7月留学生人数将降到29万。

根据移民工人正义倡导(Migrant Worker Justice Initiative)组织调查,包括留学生在内的临时签证持有者有大约70%在疫情期间被列为优先裁减对象,另有1/7留学生表示因为付不起房租无家可归,1/3留学生表示无法负担基本需求。

中澳关系恶劣也是疫情外打击澳洲教育产业的重大因素。移民工人正义倡导组织同份调查报告指出,1/3来自中国的受访者表示,自疫情爆发后曾受歧视。澳洲教育部长特罕(Dan Tehan)上周表示澳洲已控制疫情有助于吸引外国学生,是英国、加拿大都做不到的,但也有分析认为中国留学生前往澳洲人数仍将大幅下降。

(中时新闻网)

#澳洲 #留学生 #英国 #国际教育 #莫里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