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當前,圍繞台灣問題的外部因素空前複雜,多種不確定因素急遽增加,台海地區愈加跌宕起伏,蔡英文當局「挾洋謀獨」的「洋」就是美日為代表的外部「洋勢力」。當下,美日攜手深度介入台海地區。美國拜登新政府成立不到2個月,就於2021年3月16日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在東京舉行主要指向中國的「美日2+2」會談,此次會談亦是自2013年以來時隔7年半再度在日本舉行。會談結束後發表的聯合聲明點名指責中國的行為「與現有國際秩序不符,給美日同盟和國際社會帶來了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方面的挑戰」。聲明還將中國不久前出台的《海警法》稱為「破壞性事態」。這是歷次「美日2+2」會談針對中國措辭最為強硬的一份聲明。兩國也確認2021年內將再次舉辦「美日2+2」會談。在「美日2+2」會談前,還舉行了拜登政府上台後的日美首次防長會晤。日美防長不僅就台海可能發生的「不測事態」表達關切,還確認在台灣突發事態之際將密切合作,宣稱大陸若武力「攻台」、美軍馳援台灣,日本自衛隊將考慮提供協助。

一月餘後的4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與拜登總統在華盛頓舉行日美首腦會晤,並刻意選擇《馬關條約》簽約日的4月17日發表《美日首腦聯合公報》宣稱,「我們強調台海和平和穩定的重要性,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這是自1969年以來,日美首腦會談聯合公報中首次寫入有關台灣的內容。

至此,在菅義偉內閣緊隨美國反華戰略的過程中,對華外交偏向保守右傾,在涉台問題上日趨超速「脫軌」,我們必須保持高度警惕。

一、直接染指台灣問題的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

2021年7月13日,日本內閣會議正式公佈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其中首次將台灣從中國的章節抽離,放入新增的「美中關係」章節中獨立介紹,並首次寫入「台灣情勢的穩定對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的穩定至關重要」。相比往年,新版《防衛白皮書》著重渲染「中國對於日本的安全威脅」。並對中國2月起實施的《海警法》「指責」稱,「從與國際法的整合性上來看存在問題」。白皮書還稱,2020年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島周邊海域活動了333天,更新了此前的紀錄。

此外,此次的新版《防衛白皮書》封面還首次使用日本水墨畫藝術家西元祐貴的一幅古代日本武將楠木正成騎馬出征的水墨畫,儼然是渲染戰爭氣氛的視覺衝擊之作。楠木正成是日本鐮倉幕府末期到南北朝時期著名武將,由於其忠心效忠後醍醐天皇,被後人視為忠臣與軍人之典範的軍神。楠木正成曾經留下遺言:「我願意七次轉世報效國家。」這句話成為日後「七生報國」的出處,並成為日本皇軍的精神格言,如二戰後期日軍神風特攻隊員們都頭戴寫有「七生報國」的頭帶出征殉國。此次《防衛白皮書》將濃厚軍國主義意念之「七生報國」源生者之軍神刊登於封面打頭陣,其用意不言而喻、無庸贅述。

而引人關注的是,新版《防衛白皮書》竟然將東亞地圖中的中國大陸與台灣分別標注為不同的顏色,這顯然是日本政府在涉台問題上的再一次突破與升級。

據日本《產經新聞》報導,在7月13日的內閣會議上,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就新版《防衛白皮書》說明稱,自川普政府以來,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介入不斷加深,他還積極評價美售台武器問題,稱「在F16戰鬥機和高機動火箭炮等武器出售的同時,還將艦艇穿行台灣海峽」。岸信夫稱,拜登政府也「在軍事方面明確表示支持台灣」。同時,岸信夫將矛頭對準中國,稱中國軍機反覆進入所謂台灣海峽「中間線」的台灣一側,軍事活動活躍起來。「將台灣視為核心利益的中國,對美國妥協的可能性很低」。

日本共同社報導亦於當天報導稱:日本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寫明了台灣在日本安全保障上的重要性。這反映出政府的姿態是為了支持處於中國大陸壓力下的台灣,將與美國統一步調。在美中「新冷戰」下,日本傾向於與美國合作。菅義偉政權內,接連有意見要求強化考慮到台灣突發事態的防衛力。

日本此次新版《防衛白皮書》再一次給台灣民進黨當局釋放出錯誤信號。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於13日當天表示,「日本內閣會議公佈的防衛白皮書,首度明白指出『台灣情勢穩定對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穩定至關重要』,堅定呼應日本政府本年3月日美安全咨商『2+2』會議聯合聲明、4月日美峰會聯合聲明、5月日本歐盟領袖峰會聲明、6月日澳外交暨國防部長『2+2』會談、以及G7領袖峰會聯合公報等均提及『維持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的立場」。歐江安說,「這顯示日本政府高度關注台海安全,台灣再度表示高度歡迎與由衷感謝。日本政府多次表示,台灣與日本共享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等基本價值觀並擁有密切經貿關係及人員往來,是日本的重要夥伴及珍貴友人。」

7月13日,中國駐日本使館發言人就日本防衛白皮書涉華錯誤內容答記者問指出:日本政府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延續錯誤立場,基調更加消極,無理指責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在台灣等問題上粗暴干涉中國內政,老調重彈東海、南海問題,肆意抹黑中方維護國家主權利益的正當行動,渲染所謂「中國威脅」。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國台辦發言人亦指出:「日方最應該做的,是正確對待和反省不光彩的侵略歷史,切實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和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精神,停止在台灣問題上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二、菅義偉內閣在涉台問題上動作不斷

當下日本國內疫情處置不利,舉辦空場的東京奧運會經濟虧損巨大,亦導致菅義偉內閣支持率連續下降等。而更重要的是菅義偉在繼承安倍政治外交遺產的基礎上,雖執政無能業績平凡,但日趨緊隨美國的反華戰略步伐,對華政治外交日趨右傾化,在防治疫情不利的困境下,企圖把矛頭與焦點轉向中國。特別是今年上半年以來,在其的帶頭之下,日本一些身居要位的現職高官接連在涉台問題上發表極端錯誤言論,公然違背日方在台灣問題上對中方作出的政治承諾,嚴重背離中日四個政治文件精神,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

今年2月以來,菅義偉內閣在涉台問題上動作不斷,一個突出特點就是,在公開場合上不承認「台獨」,仍堅持言稱「一個中國政策」,但在行動上開始將台灣當作一個「準國家」來對待。2021年4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會談後的《美日首腦聯合聲明》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這是自1969年以來美日兩國領袖的《聯合聲明》首次提到台灣。4月20日,返回日本的菅義偉辯稱《美日首腦聯合聲明》涉台部分「並不以軍事介入為前提」。4月22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提到台灣情勢時也表示,「若台灣被赤化,情勢恐會發生嚴重變化」,並重申希望台海兩岸的問題可以和平解決。2021年5月5日,七國集團外長會議於英國倫敦召開,在美日主導下發佈的《G7外交部長公報》首次直接提到台灣稱,「我們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鼓勵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5月19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舉行電話會談,針對大陸加強所謂「軍事壓力」的台灣海峽局勢交換意見,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表示有關台灣問題,期待當事者之間透過「直接對話」和平解決。5月27日,日本首相菅義偉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舉行視頻會談後的《聯合聲明》亦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敦促和平解決兩岸問題。

2021年6月9日,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與澳洲外交部長佩恩、國防部長達頓舉行「日澳2+2」視頻會談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6月13日,七國集團峰會於英國倫敦舉行,會後發佈的《G7峰會聯合公報》強調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呼籲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6月28日,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與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進行視頻對話中宣稱「日本和台灣地理上相鄰,與其將台灣比作朋友,不如說作為更親密的『家人』更準確。台灣一旦發生什麼事,將直接影響日本的沖繩。而沖繩設有美軍基地還有軍人家屬,現在非常有必要把焦點放在目前受到大陸軍隊威脅的台灣問題上」。

2021年7月5日,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在自民黨國會議員的一場演講中更表示:如果中國「入侵」台灣,日本政府將認定這是安全保障相關法所規定的「存亡危機事態」,有可能行使受限的集體自衛權,美日要一同防衛台灣。早在2021年1月28日,麻生太郎在參議院接受質詢時就直稱台灣為「中華民國」。7月6日,充當日本反華親台「領軍人物」的防衛大臣岸信夫就麻生發言「直言」宣稱,「麻生副首相的發言基本上遵循了日本政府的考慮」。

由上可見,美日合流下的日本涉台政策日趨「脫軌」,亦是其敵視中國的國策之為。近期日本在台灣問題上肆意抹黑中國大陸,欲蓋彌彰,阻撓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其意圖世人皆知。如日本外務省《2021年版外交藍皮書》言稱「絕大多數台灣居民不能接受一國兩制」。

此次新版《防衛白皮書》沿襲了日本一貫以來的涉台路線,不足為奇,如在2017年2月24日,日本防衛研究所發表《2017年中國安全戰略報告》就公然稱台灣是「中華民國」,並以「兩個政治實體」形容兩岸關係。還稱台灣是連接東海、南海、太平洋的海上交通要衝,其「戰略重要性」將會上升,並稱「如果台灣對自衛不投入力量,中國的行動也可能進一步擴展」。

三、日本緊隨美國遏制中國的對台策略調整

中國資深外交官呂小慶撰文指出:剛剛公佈的防衛白皮書是將台灣問題上升到日本軍事層面的一個信號。有媒體評論說,日本對台政策正在從之前的模糊走向「日趨明朗」。其實不然。日本對台政策沒有模糊與清晰之分,而是暗與明的區別。有一個詞,叫形格勢禁,用來形容日本對台政策的變化比較合適。說白了,就是形勢比人強。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日本在台灣問題上採取的是暗的方式,只是形格勢禁下的一種克制。為什麼2020年疫情暴發以來、安倍下台以後,日本在台灣問題上表現得越來越肆無忌憚,這裡面有跟隨美國打台灣牌的因素,也有日本出於自身國家戰略需要的要求。

如上所述,新版《防衛白皮書》除了指責中國「威脅」台海地區穩定外,最具突破性就是與2020年版白皮書相比,在東亞地圖上將中國大陸和台灣塗為不同的顏色,這也是日本官方文獻首次將台灣劃離中國大陸區域,形同日本官方已經認同「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有台灣學者注意到,「此外,在描繪大陸『五大戰區』的中國軍隊部署圖中,亦將台灣與大陸以外的區域共同以灰色標示。台灣部分媒體將之解讀為『台灣與中國脫鉤』。」……日本如此做法,距離外交上承認「台獨」近在咫尺,中日關係再次面臨嚴峻考驗。

新版《防衛白皮書》稱之「台灣局勢穩定,對於日本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的穩定至關重要」。這種論調與前不久日本防衛副大臣將中國實現國家統一與日本「生死存亡」聯繫起來如出一轍。此次是日本首度以官方文件方式明確「台海局勢穩定」的重要性,以彰顯台海對日本至關重要的「國家利益」。同時,新版《防衛白皮書》亦重申日本政府的一貫立場,宣稱期待台海兩岸雙方通過對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並藉用G7峰會聯合聲明稱國際社會都認識到「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並鼓勵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議題」。由此看來,日本在涉台問題上的底線愈加明晰,無論是「和統」還是「武統」,日本就是絕不接受中國大陸和台灣實現完整統一。

新版《防衛白皮書》在新增「美中關係」章節中,著力渲染中美兩國在政治、經濟與軍事上對立正在加深等描述,在此章節中還以「台灣視角」進行描述,介紹了自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止的台美關係、以及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軍事平衡等,儼然將台灣視為「實質國家」來看待。

此次新版《防衛白皮書》草案內容,早在兩個月之前的2021年5月13日就全面曝光。草案「公然」表示日本自衛隊將在未來的「台海戰爭中,直接派出軍事力量,在台灣海峽實施武力干涉」。這是日本第一次公開承認要干預「台海戰爭」。日方稱:「關於解放軍軍事力量的強大,已經壓倒了台軍。日本防衛白皮書草案內容首次寫入了台海局勢的穩定,對於日本的安全保障和國際社會的穩定很重要。」日方指出「軍事性的力量平衡變化,有可能影響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關於解放軍的軍事動向,日本強調了在安保方面的「強烈關切」。日方稱,具體文本將在7月內在內閣會議上正式報告,屆時意味著,日本希望通過「法律意義上合法化介入台海危機,以及台海戰爭」等。

5月1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就日本《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涉及台灣等相關內容表示,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中方決不允許任何國家以任何方式插手台灣問題。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

但日本菅義偉內閣漠視中日關係大局,罔顧正義自便私圖,任憑岸信夫強行推出對華敵意濃厚的新版《防衛白皮書》。7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當日例行記者會上針對有關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提問時再次強調:「台灣是中國領土,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中方絕不容許任何國家以任何方式插手台灣問題。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中國實現完全統一最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

7月20日,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就日本發表《防衛白皮書》及防務高官近期相關負面言論答記者問指出:日方在7月13日發佈的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無端指責中國正常的國防和軍隊建設,惡意揣測中國國防政策,刻意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在台灣問題上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國軍隊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並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近段時間,日防務高官頻繁發表涉華負面言論,損害中日防務關係基礎,毒化中日兩國關係氛圍。我們提醒日方時刻牢記歷史教訓,恪守和平憲法和專守防衛政策,停止在相關問題上發表錯誤言論,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動中日防務關係沿著正確軌道向前發展。

近代思想家梁啟超曾曰:「故擾亂之種子不除,則蟬聯往復之破壞,終不可得免。」以美日為代表的「洋勢力」仍圖在台海地區掀起反華狂飆,如英法德等西方軍事力量相繼進入中國近海,來勢洶洶、明火執仗,民進黨「台獨」當局更欲得火中取栗之實。2021年7月28日,日本親台國會議員團體——「日華議員懇談會」主辦的首屆《台美日戰略對話》以視訊方式舉辦,台灣方面出席者有「立法院長」游錫坤、國民黨「立委」陳以信、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及台灣民眾黨「立委」蔡壁如。日本出席者有「日華懇」會長古屋圭司等人,論壇與談人來自日華懇、美國「國會台灣聯機」及「立法院台日交流聯誼會」成員,日方也安排「神秘嘉賓」前首相安倍晉三致詞。美方與會者則包括美國國會共和黨海格提(Bill Hagerty)及民主黨馬基(Ed Markey)參議員、共和黨夏波(Steve Chabot)眾議員等人。台灣「立法院長」游錫坤發言表示,盼台灣能有機會加入美、日、印、澳的『四邊安全對話』(QUAD)合作機制。游錫坤說,台灣是WTO(世界貿易組織)和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員,是全球第21大暨亞洲第6大經濟體,與台灣成為更緊密的經貿夥伴,有助於各國的利益。呼籲美日兩國早日與台灣建立BTA(雙邊貿易協議)或FTA(自由貿易協議),並支持台灣加入CP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議)。國民黨「立委」陳以信表示,希望建立三方二軌區域對話平台,並共同發佈區域情勢報告,另外盼建立台日制度化經貿會談,朝向台日BTA或EPA(經濟夥伴協議)邁進,他也希望儘速恢復台日定期漁業會談,並展開新階段協商。安倍致詞時提到自由開放的印太區域的重要性,日台關係在其中極為重要。

四、日本必須遵守中日兩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政治約定

台灣問題涉及中日兩國的歷史、戰略佈局以及地緣衝突,更關係到中國的核心利益——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日本基於歷史、地緣政治因素,對台灣問題的關注含有更大的現實利益考慮。特別是,日本自冷戰後,基於北方安全壓力的消失,重拾對台灣殖民歷史的記憶,強調經由台灣的海上通道是「生命線」、「利益線」,實則日本很不願意看到中國的統一和強大。於是,它便企圖利用發展日台關係來牽制海峽兩岸關係的發展。台灣問題在中日關係中的特殊性,使之成為中日關係中高度敏感的突出問題日益顯現出來。

1998年11月26日,中國國家領導人訪問日本期間就台灣問題直面日本政要表示,從歷史上看,在台灣問題上,日本是有負於中華民族的。日本曾通過武力吞併台灣共進行了長達50年的殖民統治。他強調:必須指出,日本國內在台灣問題上仍存在一些錯誤的認識,我們希望日方切實尊重中國政府關於台灣問題的立場,恪守在中日聯合聲明中就台灣問題作出的鄭重承諾,妥善處理好台灣問題。時任日本首相小淵惠三回應稱,日本深刻地認識到台灣問題對中國的重要性。自日中邦交正常化以來,在台灣問題上,日本一直遵循日中聯合聲明確定的祇有一個中國的原則,並願在此基礎上全力以赴地發展日中關係。他強調,日本不支持台灣獨立,這一點已明確表述過,今後也不會變。同時,日本對台灣也沒有任何野心。日本在台灣問題上將恪守日中聯合聲明和日中和平友好條約所確立的各項原則。

日本政府領導人在台灣問題上亦多次對中國作出承諾,如在2007年12月28日,時任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在與中國領導人會談時表示,日方在台灣問題上堅持在日中聯合聲明中表達的明確立場,日方不搞「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獨」,不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不支持「入聯公投」。2017年7月8日,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漢堡會談時說:日本在1972年日中聯合聲明中闡明的在台灣問題上立場沒有變化。2018年5月9日,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訪日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在東京會談時表示:日方將按照日中聯合聲明的規定,僅同台灣保持民間往來。

再之,1972年9月29日,《中日聯合聲明》第三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重申: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國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國政府的這一立場,並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1998年11月25日,《中日聯合宣言》規定:日方繼續遵守日本在中日聯合聲明中表明的關於台灣問題的立場,重申中國祇有一個。日本將繼續祇同台灣維持民間和地區性往來。2008年5月7日《中日關於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的聯合聲明》規定:日方重申,繼續堅持在《日中聯合聲明》中就台灣問題表明的立場。

五、結語:統一大勢不可阻擋

中國需要加大加強在國際場合宣揚兩岸完整統一的合法性與實施力度,要嚴正告誡美日等外部「洋勢力」阻撓兩岸統一是徒勞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兩岸統一是歷史大勢,必須也必然要成為現實。中日作為世界第二、第三大經濟體以及東亞鄰國,在東京奧運會和日本疫情再次嚴重之際,更在202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週年即將到來之際,日本理應恪守中日四個政治文件原則和精神,順應時代大勢,與中國相互攜手、抗擊疫情、互利合作。若日本在涉台問題上徹底「脫軌」,必將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歷史史實早已昭示。

在美日的支持下,「台獨」勢力試圖鋌而走險,2021年5月13日,台灣陸委會發表謀「獨」挑釁言論,妄稱「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未來也不會是」。對此,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於5月14日應詢表示,頑固宣揚所謂「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台灣獨立」是徒勞的、危險的。奉勸民進黨當局懸崖勒馬、迷途知返,停止一切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謀「獨」言論和挑釁,不要在「台獨」錯誤道路上滑向深淵。朱鳳蓮指出,國家統一、民族復興是歷史大勢,是台灣前途所在、台灣同胞福祉所繫,是任何人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的。

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中國的統一,不會損害任何國家的正當利益包括其在台灣的經濟利益,祇會給各國帶來更多發展機遇,祇會給亞太地區和世界繁榮穩定注入更多正能量,只會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和平發展和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2021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表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要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包括兩岸同胞在內的所有中華兒女,要和衷共濟、團結向前,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共創民族復興美好未來。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強大能力!。

括而言之,面對中國綜合國力持續增長與國際影響力的提升,美日在深度介入台灣問題上達成空前一致。當下,中美關係進入全面戰略競爭已成基本定量,中日間亦發生一系列不確定態勢,此是未來長期制約中國發展包括解決台灣問題的外部環境的最突出變數。對此,中國需要做出與之相適應的變化和調整,審時度勢、順勢而為。既要加強對美日的戰略應對,亦要持續推進兩岸社會經濟融合之勢,防止在台灣問題上的思維簡單化和模式化,此為今後應對美日挑戰、解決台灣問題的的重要思路。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歷史研究院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

(本文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原刊於中評社刊發、中評智庫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台灣問題 #中國 #日本 #防衛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