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ident Trump's 'America First' Policy Comes With A Cost

美國川普政府全力推動建立一個全球性的壓制中共政權聯盟,如同美國務卿蓬佩奧所稱「組建民主國家新聯盟」,不過分析人士認為,川普建反中聯盟雖初具雛形,但隨著美中抗衡的形勢轉變,加上川普「美國第一」政策給各國帶來的疑慮與各國自身利益考量,使這個反中聯盟充滿不確定的變數。

據《英國廣播公》(BBC)指出,蓬佩奧在7月下旬對中共的表態被稱作「新鐵幕演講」,他聲稱要建立一個由民主國家組成的「新聯盟」以「戰勝新暴政」。這段時間以來,川普政府一系列舉動越來越清晰地表明美國要建立一個世界聯盟來壓制中共勢力在全球的擴張,美國接觸的國家中既有其傳統的西方盟友如英國、澳大利亞,也有大陸的鄰邦如印度,以及在中美兩國間遊走的較為中立的國家。

上周剛剛結束的蓬佩奧歐洲四國之旅便是這個行動的最新體現,他此行主要針對華為與中共影響力問題,訪歐期間多次呼籲歐洲要嚴肅對待中共的威脅,因為中共對西方國家經濟、政治、社會的威脅比前蘇聯嚴重得多。他要求歐洲國家不要使用華為的5G通設備,目前已有英國、捷克、波蘭、瑞典、愛沙尼亞、羅馬尼亞、丹麥、拉脫維亞等國表達5G網絡建設中只會選擇「可信任的」供應商,另外法國、印度、奧地利、韓國、日本及英國等國電信運營商拒絶使用華為設備。

報導引述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事務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的話石,川普政府對中共的制衡早已開始,但組建「國際聯盟」是由於華盛頓看到目前的一個機會,「過去一些小心翼翼不願冒犯中國的國家現在對中國的威脅更加警覺」,新冠疫情讓許多國家警醒,意識到對大陸供應鏈過於依賴的風險,這使得一些國家對大陸的立場比過去更加強硬。

同時,美國也在加強與中國周邊國家的軍事互動,在6、7兩個月,美國與印度、日本及澳大利亞舉行聯合軍演。北京在香港推行《國安法》及受到質疑的新疆少數民族政策,都為川普建立國際反中聯盟創造條件。葛來儀補充說,「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理由,但真正的原因是中國試圖改變國際社會的常規與操作,此一做法讓這些國家感到擔憂」。

不過,報導分析稱,川普就職以來所推行的「美國第一」政策讓許多國家對他所領導的美國政府心存疑慮,不少國家避免選邊站。例如捷克與美國簽署了5G聯合聲明,但仍未聲明棄用華為,並將維持中國的投資貿易關係。此外,習近平正準備訪韓強化雙方關係,川普則多次抱怨韓國分攤駐韓美軍費用問題,讓韓國對美國的態度多所保留。德、法雖然在香港與人權問題上採取與美國相同措施,但在貿易等問題上沒有跟隨川普腳步。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亞太防務專家袁敬東表示,「美國背棄了戰後構建的全球多邊體制,推行保護主義的『美國第一』政策讓很多國家不滿。他們會在一定程度上接近美國,但很多問題上跟美國並不是同心同德的。」目前川普反中聯盟看來沒有太大效果,但結果在很大程度上還取決於中共的反應。

報導說,川普的全球聯盟面臨的另一個重大疑問是,他的第一任總統任期只剩幾個月,這項政策是否會持續下去?葛來儀指出,川普能否連任是一個因素,但鑒於他在任期最初對中國態度曾曖昧不清,如果獲得連任,他對中國的態度可能會出現轉變。因此蓬佩奧等內閣高官會察覺到當下的「緊迫性」,「他們可能沒有太多時間,他們已經將美中關係重新定位稱戰略競爭,希望做些事情阻止此一政策在未來出現改變。」

文章來源:中美關係:「遏制中國」聯盟因特朗普的「美國第一」政策而增加變數

(中時新聞網)

#川普 #美國第一 #反中聯盟 #蓬佩奧 #葛來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