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局勢風雲詭譎變化多端,戰雲密布危機四起,疾情蔓延印度哀悽,實在令人眼花撩亂,怵目驚心。

綜觀當今情勢,我們不能不感嘆,世界愈來愈亂了,美國愈鬧愈大了;印度愈來愈慘了,台灣愈來愈慌了。

在亂世中,小國「如何夾縫中求生存」,以及「如何在大國對峙中還能發展經濟、並獲取利益」,是我們最應該深思與細究的課題。

此波中美爭霸的「禿鷹爭鬥戰狼」,最後到底是「去中國化的全球新供應鏈」獲勝?或是「去美元化的世界新秩序」得逞?沒有人能說得準。唯一可確定的是,在美國步步進逼、拉幫結派、全球圍攻的情形下,中美關係是回不去,兩個陣營的冷戰對峙已形成。未來決定兩強爭霸的勝負,還有更多關鍵;雙方迄今還在努力合縱連橫,各顯神通、使出渾身解數,結交更多盟邦,讓對方倒下。

事實上,小國不是「沒有外交」,反而更需靈活的「彈性外交」暨「務實外交」,才能不被吞噬滅頂、不被犧牲充當砲灰,才有可能逆境求生、或獲取利益,在大國對峙中獲取利益。依我駐越5年多的親身觀察與體驗,越南的作法及成就,有諸多值得思考、借鏡甚之處。

1975年越戰結束,美帝撤離,越南慘勝全國統一,但是滿目瘡痍;經過10年「整肅」後,為發展經濟,於1985年宣示了「Doi Moi(新開放)」政策,歡迎外資投資。越南做了兩件大事:一是吸引台商投資,台越雙方於1992年簽署相互設處協定,於同年在河內市設立「駐越南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在胡志明市設立「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並於1993年在台北設立「駐台北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二是為了聯結西方世界,選擇「放棄」仇恨,於1995年與美國建交並簽訂協定。

台越互設辦事處後,台商赴越投資接踵而至;迄2020年底,至少有近4,000個投資案,累計投資金額(FDI)逾350億美元,對越南經濟發展有巨大的貢獻。越南是共產黨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維權維穩」如銅牆鐵壁,對「一中政策」從未改變或放棄。

台越之間,雖沒有邦交,但雙方自設處以來,關係相當良好;兩國間除了投資貿易往來外,更在各種科技、農業、文化、教育、緝毒、防制犯罪等方面,簽訂近40個雙邊協議或合作備忘錄,推動雙邊關係;兩國政府間的往來以“Officially we are unofficial, but unofficially we are official.”的方式下順利地進行著。

越南經濟的快速成長,以「Doi Moi」政策為起緣,以「正式加入WTO」為關鍵。受惠於加入WTO,外資自2007年起大量蜂擁而至;更受惠於外資,越南更進一步積極努力加入區域經濟整合(RTA)暨洽簽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目前以東協會員國身份加入的RTA計有ASEAN+1(中、日、韓、印度、澳紐、RCEP等),以單獨國家洽簽的RTA/FTA亦有越日、越韓、越智、越南與歐亞經濟聯盟、越歐FTA(EVFTA)、CPTPP等,可以說越南的國際經濟連結相當綿密而完整,奠定其經濟持續發展的良好基礎。

越南受台商投資者的青睞,除了明顯的國際或區域經濟連結度完整,以及性價比相對較高的勞動力,還有其他重要因素,就是越南的風土民俗與台灣相近,語言相對容易學習,台商很容易融入當地工作與生活。

台商在越南已形成紡織、家具、製鞋、電子等各產業聚落,以及全越各地14個台商會都很活躍友善,新進台商可相對容易探得成敗經驗,並獲得協助。

越南的「彈性外交」暨「務實外交」,在面對中美兩強爭霸時的展現,更為淋灕盡致。越南由於歷史糾葛、領土/領海紛爭及經濟需求等錯綜複雜,對大陸有根深蒂固的「三中情結」~親中又仇中,愛中但恨中,聯中卻防中。敢於對抗中國,爽收各國的援助;但又透過越共高層與中共保持密切友好關係,在兩強之間左右逢源。

人類面臨百年的大變局,而影響未來發展的四大關鍵變數:「中美爭霸發展(禿鷹爭鬥戰狼),「新冠病毒擴散」,「新冠經濟學(Coronomics)」,「美元霸權走向」。

在此環境下,台灣政府的政策思維,以及台商對外投資選擇都必須審慎考量,因為那絕對是影響台灣未來命運與經濟發展的重要抉擇。

#投資 #越南 #經濟 #台越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