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提出欲在亞太國家部署中程對地導彈構想後,引起大陸鷹派人士強烈反應,解放軍退役將領王洪光更在黨媒中撰稿,提出4項立場強硬反制對策。但美國僅打算部署常規彈頭中程導彈,而此項武器在戰史中表現並不出色,從來就未成為扭轉戰局關鍵戰具,針對單項武器如此反應,對策實在相當失準。

若要評斷中程彈道導彈戰略價值,其實是與其所能配備彈頭酬載息息相關,回溯美蘇當年之所以能夠達成協議,裁減此等武器,其實是因其所攜帶為核彈頭,所以若要深入理解其始末,必須要從美蘇整個限武裁軍大格局來掌握問題本質。

而本次美國所希望部署中程導彈,其酬載為常規彈頭,而非核武配備。其規格型式與能力,其實與當年簽署中程導彈裁減協議時導彈能力相差甚大,整個兵力運用構想亦完全不同,所以在整個戰略評量與戰力精算上,必須獲得更精準資訊,才能真正掌握全貌。

誠然美軍中程導彈隨時可從常規彈頭,換裝為核彈頭,但若是如此轉換後,整個指揮管制與發射權責,以及在武器運用構想上,就會發生天翻地覆變化;屆時美軍能否獲得進駐地主國允許,恐怕機率極度有限。

就地主國立場來說,假若容許美軍部署中程導彈,斟酌其所可獲戰略嚇阻能力,對比可能遭受負面政治效應,以及在武裝衝突成為首要目標可能性;講穿了就是「以可確知之害為代價,圖謀不可確知之利。」對亞太國家來說,透過最簡單權衡利害輕重,自然就很難讓美國如願部署相關兵力。

至於王洪光所提出4項對抗策略,其所設定條件與應對構想實在相當失準,更與中國大陸傳統軍事思想上後發制人與核反擊思想有所矛盾。特別是對部署於周邊各國,但卻未從該國對大陸發動攻擊時,打算率先實施打擊構想,恐怕亦不符政治層面用兵指導。

兵力部署不等於實際用兵,常規彈頭導彈亦與核導彈不同。假若不分青紅皂白,就對著周邊國家,威脅作態出言恫嚇,這豈不是要與天下人結怨作法。中國兵法講究創機造勢形成讓對手知難而退之戰略布局,而不是讓對手拿個打擊火力沒有多大之中程常規導彈武器系統,就被挑弄到方寸大亂惡言相向,如此躁進沉不住氣,其實是拱手任人操弄。

戰略布局與戰場用兵講求舉止有節進退有序,戰史中毫無章法與眾人開戰之戰爭指導,諸如無限制潛艦戰都產生適得其反後果,因此同樣一逞快意不顧後果過度殺傷亦是後患無窮。面對美國兵力部署構想困難重重,靜觀其變,掌握真正本質,避免妄下斷語,才足以運籌帷幄展現兵家風範。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中程導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