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學者周有光先生早就告誡:要站在世界看中國,而不能是站在中國看世界。此話今天更覺振聾發聵,餘音繞梁,未來數十年仍將不絕於耳。只要我們還囿於國內視角,我們對世界和自己的認知就會有偏差,這偏差越大,我們付出的代價就越沉重。維予不信,請看以下的例子。

為了應對疫情對經濟的壓力,美聯儲把利率打到並保持在0~0.25%上,中國媒體憤怒地指責說,美國政府為了給經濟大量注水,甚至把海水也引了過來。這是典型的站在中國看世界,因為它按照中國政府對人民幣發行的話語權,來判斷美國貨幣發行的操作,卻不知道美元發行歸美聯儲,美聯儲對美國政府保持高度的獨立性,美國政府無法影響美元的發行。有資料表明,近10年,美元增加了2倍,而人民幣增加了20倍。正因為美國政府不能直接干預美元發行,所以兩百年來,美元年均貶值速度為0.06%,人民幣的貶值卻遠遠大於這個數。

錯判老美,亂罵一通也無可厚議,問題是罵完以後,更認為只要經濟發生問題,政府就可以多發貨幣,老美尚且如此,更何況我們?我們就一定會沿著多發的方向越走越遠。

5月27日在加拿大法院做出孟晚舟引渡案判決前一天,中國媒體都說勝訴把握很大,孟馬上可以回家了,網上甚至發布孟勝訴釋放的集體紀念照。沒曾想5月28日的判決是雙重犯罪的罪名成立,此時國內媒體對加拿大政府表示極大的憤慨。說加拿大是美國的小弟,為了討好美國,所以做出這樣不合理的判決,卻完全不理解人家司法獨立,政府無權干預法院的判決。

加拿大歷來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相處的國家,這邊的抗議和指責得罪它事小,讓別的國家看到這邊對司法獨立理解的短板和局限,則會引來人家的疑慮和看輕。這邊再怎樣向世界釋放善意,人家都會對這邊敬而遠之,這樣的損失大得難以估量。如果這邊能跳出自己的局限,站在世界去理解人家的司法獨立,就不至於得罪人畜無害的國家,更不會讓旁觀國家心生疑竇。

6月以來,中國南方11省水災,262.7萬人次受災;1300餘間房屋倒塌;農作物受災面積145.9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40.4億元。6月27日之前,媒體對此報導相當有限,但卻密集滾動報導美國黑人的鬧事。

站在中國看世界,老黑的問題是美國制度短板的表現,揭露、針砭和嘲諷他們的弊端這也順理成章。問題是在員警抓捕過程中死去的佛洛德屢犯前科,不是好鳥,抗議種族歧視的活動更有不少明目張膽的打砸搶。對「黑命貴」的渲染凸顯相對較輕的本國國民情何以堪,更尷尬的是如此換回的只是人家圖謀得到你的好處,而不是對你的敬重。關鍵時仍然離你而去,讓你付出的感情和財富瞬間化作一地雞毛。

疫情中後期,這邊媒體有強調世界欠中國一個感謝。按照中國的認知,這邊最早的封城、限航班、承受經濟停擺的巨大代價,為世界爭取了1個月抵禦新冠的時間,否則,世界的蔓延和氾濫會更加嚴重。

但是,世界卻不這麼認為,港大劉甯榮教授引用的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研究說,如果武漢提前三個星期開始狙擊冠狀病毒,僅中國受感染的數目就可以減少95%。言下之意是你沒有及時做出應對,怎麼還能要求被殃及的池魚感謝呢?

於是,發言人只能舌槍唇劍,戰狼嗷嗷,全然丟失周恩來總理當年的典雅、幽默和睿智。也許南安普敦大學的研究還值得商榷,中國的貢獻不容低估,但如果能站在世界看,顧及人家的感受,先不談貢獻和感謝,只是埋頭做事,共度難關,中國的外交形象可以大大改善,與中國站在一起的國家可以大為增加。

站在中國看世界的認知非常普遍地存在,本文所舉並非最典型和最重要的,而只是近期發生,影響最為直接的。如果大家都回到周老先生告誡上去,在兼顧世界感受的基礎上,做出自己的認知和決策,並據以進行適當的調整,我們的認知就能更加精準,決策更加高明。

這可能也是鄧小平在強調改革的同時,堅持開放的要義所在。我想。

(作者為大陸學者)

#中國 #認知 #發行 #國家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