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卸任前針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盟國土耳其採購俄羅斯防空飛彈系統實施制裁,此舉在總統當選人拜登就職前夕為兩國進一步對抗埋下伏筆。

土耳其向俄羅斯採購的S-400防空飛彈系統去年7月交運後,華府與安卡拉嚴重失和。除此之外,土耳其對敘利亞軍事行動、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衝突、東地中海能源探勘爭端等問題也都導致雙邊關係特別微妙。

華府先前已因S-400採購案而排除安卡拉參與F-35聯合攻擊戰鬥機(F-35 Joint Strike Fighter)開發計畫,但是除此之外並無進一步具體行動。美方認為俄製武器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系統不相容,而且可能對盟國安全構成威脅。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14日在聲明中指出:「除了對土耳其最高層之外,美國也在諸多場合明確表達,採購S-400系統將危及美國軍事科技與人員安全,也會對俄羅斯國防工業挹注大量資金,並且讓俄羅斯有管道接觸土耳其武裝部隊和國防工業。」

他在聲明中表示,「儘管有替代方案、有可以協同操作的北約系統來滿足國防需求,土耳其仍決定繼續採購和測試S-400」、「我敦促土耳其立即與美國協調解決S-400問題」。

但蓬佩奧同時表示,對美國而言,土耳其是「有力盟友和區域安全重要夥伴」。他強調:「在土耳其持有S-400的障礙儘速排除前提下,我們試圖讓擁有數十年歷史、富有成效的國防工業合作得以為繼。」

不過土耳其國防部不接受S-400會危害北約系統的說法,發布聲明指出,「川普總統在諸多場合自己承認,土耳其這宗採購案理所當然」,強調安卡拉「將會以合適方式、在適當時機進行報復」,並敦促「美國重新考慮其不公平決定」。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美方制裁鎖定土耳其軍事採購機構國防工業總署(Presidency of Defence Industries)署長狄米爾(Ismail Demir)和另外3名高階官員,凍結4名官員在美國司法管轄範圍內可能擁有的資產並且禁止他們入境,也不再對國防工業總署核發大多數出口許可、不得批准貸款和信貸。

除了將安卡拉踢出F-35開發計畫之外,川普政府延遲制裁土耳長達數月之久,讓土耳其有時間就此重新安排,有人認為這也意味著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和川普的私誼的確很夠力。

但是土耳其10月間對S-400系統進行測試,引發美國國會反彈,要求依照美國的「以制裁反制美國敵人法案」(CAATSA)對土耳其實施制裁。美國國會2017年通過CAATSA,授權政府可針對任何被視為傷害美國利益的「重大交易」進行制裁。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的團隊已經表達不樂見北約內部不團結,並且暗示反對土耳其讓S-400服役。儘管如此,川普政府在拜登就職約一個月前對安卡拉祭出制裁,還是可能讓新政府陷入兩難。

土耳其國防部長艾卡(Hulusi Akar)上個月重申,土耳其準備就S-400和F-35的相互操作性跟華府商討,不過美方對此反應冷淡。就連蓬佩奧在那不久之後到訪伊斯坦堡期間,都巧妙地迴避會晤任何土方官員。

安卡拉採購俄製系統引發華府不滿,土耳其一再表達是美國拒售愛國者防空飛彈系統在先,使其別無選擇而採購S-400。同時,另一北約成員希臘部署俄製S-300 系統卻未遭質疑,這也讓土耳其不滿,批評美方雙重標準。

(中央社)

#土耳其 #美國 #採購 #系統 #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