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拜登正式就職,成為白宮新主人,擬定南海戰略成為迫在眉睫的要事。未來越南在華府心中恐成為愈來愈重要的區域夥伴。蘭德研究員葛羅斯曼分析,有鑑於越南與中國大陸在南海緊張情勢難解,爭議水域的自然資源開採與漁業也受到影響;未來拜登政府將持續積極經營與河內關係,而越南則一方面維持與北京的往來,另一方面愈來愈尋求華府支援,以反制北京南海行動。

隨著美國與中國大陸在印太區的競爭戲劇性地升溫,越南一反過去態度、積極在兩強間扮演鋼索上的平衡者。儘管北京在南海咄咄逼人之勢,但河內深深了解與北京的關係決定著自身的未來。因此,越南會避免公開表態政策的傾向,甚至官員私底下也讓人捉摸不清,以創造最大的模糊空間。

這讓華府常處於決策黑盒子之中,無法探究越南的真意。不過,葛羅斯曼卻認為,未來越南政策傾向更為公開而明顯。

首先,2020年7月13日,時任美國國務卿的蓬佩奧,指責北京對南海主權聲索「完全非法」。不論是南沙群島、黃岩島、南康暗沙還是納土納群島,北京都不具主權。

對此,越南感到相當滿意。傳統上華府對北京在南海的爭議一貫立場為維持中立;蓬佩奧發言是美官方首次否定9段線的合法性。此言恰逢菲律賓在國際法庭取得對北京南海訴求勝利的4週年,蓬佩奧的宣言無疑讓北京對整個南海聲索主張歸於無效。

同時,蓬佩奧發言讓越南更有信心華府願意支持其西沙群島的主權。在越南算盤中,在大陸與越南南沙群島萬安灘的爭議中,拜登政府若能如蓬佩奧一般重申美國否定北京主張的立場,河內將不勝感激。

但是,越南想要自華府身上取得更多,特別是在西沙群島。大陸於2020年4月批准海南省三沙市設立西沙區(除西沙區還有南沙區),並進行行政管理。如果拜登政府發表聲明否定大陸對西沙群島水域的主權,對河內而言將是一大勝利。

其次,當北京在南海採取更強硬路線,更向華府暗示未來幾年都會在該區域看到大陸身影,無疑逼越南悄然地擁抱美國印太戰略。越南認為,美方不應讓北京重演2012年自菲律賓手中拿下黃岩島的劇情。如果拜登仍有意維持印太戰略,就應採取行動嚇阻北京,制裁大陸的越界行動。

當然,越南對美國印太戰略的戰術支持,有其限制性。例如,河內不樂見華府與北京全面敵視,使得越南必須在兩強中選邊站。對於美國不斷增加的自由航行任務(FONOPs),河內往往選擇沉默以對。

甚至,越南雖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並對大陸的主張提出之質疑,但也不希望看到其控制水域出現美軍執行FONOP。在可預見的未來,河內雖會持續關注在西沙群島的FONOP,以挑戰大陸的主權聲索。

再者,川普時期對於東南亞區域論壇的投入始終不夠。在過去幾年中,不論東盟區域論壇與東亞峰會,川普派出代表的層級讓東南亞領導甚感不滿。如果拜登政府希望改善在越南、甚至是整個區域的形象,派遣高級官員,甚至是總統本人親自出席,將成為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河內希望,華府能在類似場合重身申長期政策,以維護南海依據國際法的規範與秩序運作。因此,如果拜登重申蓬佩奧的聲明,甚至點名西沙群島,將對新政府帶來裨益。

第四,針對美國與越南的安全合作,有鑑於越南堅持不軍事結盟、不在境內設立國外基地、不與第二國共同對抗第三國,華府與河內可展開非傳統安全合作。例如,人道救援與救災、海上搜救。甚至,雙邊演習仍可為越南提供關鍵能力。

此外,越南在2019年11月的國防白皮書中強調,絕不發動或威脅發動武裝衝突;但依據特定情勢與條件,越南考慮與其他國家發展必要而適當的國防與軍事關係。羅斯曼認為,這意味著越南不把門關上,如果北京持續加強在南海的強硬態度,河內會深化與美國的安全關係。當越南積極尋求奧援合作,等於讓拜登政府擁有政策運作空間。

文中建議,拜登政府應調整與越南關係,由全面夥伴關係升級為戰略夥伴關係。這讓北京收到明確的訊號,河內已覓得像美國這樣的強大支援者,雙方可能展開深層安全合作。事實上,越南早就有這種想法,只是美越之間始終沒擦出火花。

文中總結,隨著越南擁抱華府支援,抵制北京在南海行動,拜登應充分利用機會,與澳洲、印度、日本等國協調合作,並適時提供美方援助。

文章來源:What Does Vietnam Want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中時新聞網)

#越南 #南海 #西沙群島 #國際仲裁 #FON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