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媒體會影響政治,除了扮演監督政府的角色,在選舉之際,還可透過資訊的提供,左右選民的認知、思想及行為。具體而言,就是了解候選人的政見及動員投票。也因為有這樣的功能,政治力量當然會想辦法去控制媒體,不管是負面的檢查封鎖,不希望有不同的觀點出現,或是正面的收買操弄,以為可將政府的權力極大化。然而,由於大眾傳播科技的精進,政府的精心資訊圍堵或新聞餵食未必能如願,體制外四處流竄的媒體不免串流整合。

大眾傳播的功能不外乎報導事實、分析原委,及提出批判或建言;事實真相不容扭曲,病徵病灶成因診斷則尚難定論,至於黨派專斷的藥方未必就是妙術。大體而言,媒體責任端賴自律、市場或輿論,政府管制是下下之策,除非危及國家安全或公共利益。站在媒體自由的立場,政府不應該置喙媒體的經營、內容或風格。

對於中天撤照案,蔡總統一副無辜狀,「大家都應該去學習尊重國家的體制、尊重專業機關所做的決定」,雙手一攤,宛如把責任丟給劊子手的總督般雀‧比辣多。

中天新聞台被打為「紅媒」、「統媒」,舉證之一是老闆蔡衍明說「我是台灣人、就是中國人」,又在關台最後一刻重申「我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也是堂堂正正的台灣人」。究竟這裡的「中國人」,是指歷史(唐人)、文化(華人)、血緣(漢人)、經濟(台商),還是政治(國民)?他大惑不解地說,「我受的教育就是叫我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這樣不行嗎?」也沒錯,以前小學作業簿後面有「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小英自己不是說過,「我當總統一天,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

去年初,蔡衍明除了津津樂道「身為中國人為榮」、「甚至只要把家裡的神主牌拿出來看,也都是寫著我是中國人」,還進一步闡釋「兩岸一家親,我們都是中國人,快樂過生活、賺大錢」,已經超越認同的層次,而是「九二共識就是我們是自己人,都是同一國的,所以更要相挺」,也就是他先前建議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口訣「兩岸一家親」。如果只是虛與委蛇,或許可以解釋為在商言商,更何況,民進黨過去主張「各表一中」,究竟跟國民黨的「一中各表」有何差異?

蔡衍明的基本邏輯是「愛台灣就是要讓台灣人民過好日子。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做這些,兩岸好,台灣人日子會過得更好」,希望「兩岸民間交流,互信、互解、互諒」。就國際關係的「功能主義」理論及歐盟德法關係改善的經驗來看,低政治層次的交流的確可以降低彼此的敵意,關鍵在於「如何讓兩岸更好,不要互相仇視」?既然九二共識已經被國民黨棄之如敝屣,柯文哲也不太願意再提「兩岸一家親」,而民進黨內部對「憲法一中」意興闌珊,那還有何妙方?

為了應付「一個中國」的前提,前總統陳水扁提出「華人」,而前副總統呂秀蓮也有說「中華民族」,就不知道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想像是否可以相容?為了避開「統一」所帶來的併吞、征服或是投降的觸目驚心意象,議者多年也有師法歐盟提出「整合」的概念。蔡衍明幾年前建議以「融一」取代「統一」,也就是先融合為一體,再談統一。只不過,究竟「融合」的政治意涵是國協、邦聯,或聯邦,或是抽象的「心靈契合」?

台灣人如果不願意投降,也不願意對立,除了永無止境的維持現狀,還有其他的可能嗎?川普執政4年,民進黨政府假設中美交鋒有利於台灣,相對地,對於拜登上台則憂心忡忡,不少人擔心美國會忽視、甚至於出賣台灣的利益。難道我們一定要落入這樣的框架?換句話說,要是能讓台灣與中國的關係脫鉤於美國與中國的競逐,不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繼續受制於強權利益的精算,或可不再當任人擺佈的馬前卒,委曲求全當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書桌上的麥克筆尖。

終究,中天新聞海闊天空。蔡衍明先生自許「無色覺醒」,除了超越藍綠藩籬,要擺脫「紅媒」、「統媒」,期待有更多的對話、傾聽,及說服。(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功能 #政治 #兩岸一家親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