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有位徐霞客,走遍大江南北,書成《徐霞客遊記》,足跡遍及大陸各省,堪稱中國背包客始祖。基於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加上也想見識大陸的大江大海、風土民情,於是我也踏上壯遊之路,一步一腳印的感受這片土地帶來的各種心靈悸動,且讓我嘗試以三千字來速寫這些年的足跡。

《徐霞客遊記》裡,開篇第一章就是「遊天台山日記」。循著前輩的路徑,我也由浙江天台說起,徐霞客曾「三上天台山,六觀石梁」,我亦循跡造訪,但見兩澗之水穿石梁奔洩而下,其勢驚人,居下觀之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無怪乎自古以來眾多詩人都來此朝聖,並留下詩句。

續行至杭州,西湖美景賽天堂,十景各有特色,涵括不同時令、晝夜、氣候、視覺與聽覺:斷橋殘雪須是下雪的冬季、平湖秋月與三潭印月得是秋季的滿月日、蘇堤春曉是陽春三月、曲院風荷夏季盛開、雙峰插雲須有雲霧、雷峰夕照是晴日夕陽、南屏晚鐘是夜半鐘聲……於是,單單杭州就吸引我數度前往。

接著走過濟公出家的靈隱寺、觀音道場的普陀山,由舟山回到上海,十里洋場的昇華場景、租界氛圍的建築洋房、老上海的街道巷弄,這座城市的繁華與租界風情激盪出耀眼的火花!一踏上我就知道會愛上它。

該是緣分注定,自然水到渠成,因緣際會的旅居上海八年,把這座城市徹底的走透,我能如數家珍的訴說上海的點點滴滴,從鄔達克建築、本幫菜料理、租界故事到地鐵發展,就連上海話都學會了,如同自己第二家鄉般的熟悉。

2012年世界末日的傳說,我選擇窩在廈門度過,福建的閩南、客家語言文化,從一下飛機就讓我覺得彷彿回到台灣,而鼓浪嶼這座鋼琴與貓之島,充滿了文青的氣質,滿島的老洋房訴說歷史,在島上的小酒吧喝酒倒數等待末日降臨,結果當然是啥也沒發生。

受東北友人之邀,來一趟闖關東之旅,從東方明珠上海,飛到北方明珠大連,宜人的氣候與濱海的環境令人心曠神怡,走在風情街有著白俄羅斯時代的建築38棟,馬路上保留著老電車繼續在行駛,是城市的一道風景線,如同香港的噹噹車,少了它城市就缺了一味。位於渤海之濱的大連,海鮮也是扛扛的!讓生於島嶼台灣的我也感到驚艷。

途經瀋陽、長春,直奔雪城哈爾濱,隨著列車一路向北,窗外的景致也漸漸的變成銀色世界。有「冰城」之稱的哈爾濱,時值聖誕假期,中央大道兩側的燈飾、冰雕與俄式建築,讓人誤以為置身在俄羅斯,而在松花江畔,寬廣的河面完全冰封結凍,變成最自然的冰上樂園,又是一幕南方成長的人無法想像的畫面,吃著馬達爾冰棍、華梅西餐廳的麵包、喝著秋林格瓦斯,在聖索非亞教堂下餵鴿子,幸福的感覺抵禦了零下20度的氣溫。

離開東北,來到處處園林之美的蘇州,此地小家碧玉的氣質,讓待久上海十里洋場氣場的人,突然有一種來到小清新城市的感覺,沿著平江路漫步,一路上青石板路面與蘇式建築,保留了八百多年來「水道並行,河街相鄰」的水鄉基本格局,一切都是如此的安詳恬靜,就連步伐都跟著輕盈起來,深怕一個重踏攪亂了這片安逸。

定居廣州的好友召喚,跟我說到:廣州沒有知名景點,就是吃!來到廣州,天天被叫靚仔,也才知道桌上的茶不是用來喝的,是用來洗餐具的,廣州飲食文化令人驚艷,天天徘徊在眾多的酒樓酒家吃飲茶,道地粵菜不說,光是看到鴨嘴魚、穿山甲、鱷魚尾巴、不知名的山禽等,就讓我不禁要想:廣州人真是啥都吃啊!

有條一生必訪的路線,時時刻刻在夢中呼喚我前往,那便是「絲路」,從十三朝古都西安出發,途經蘭州、張掖、嘉峪關直至敦煌。先在西安感受大唐盛世時代東西文明的交會,品嚐回民街的異地美食,再到臨潼考古秦皇陵與兵馬俑的壯闊氣勢,在華清池遙想楊貴妃與唐玄宗之間的愛情故事,一曲長恨歌千古相思淚,真是古今幾多愁啊!

告別西安,一路西行便進入戈壁荒漠的地理景觀中,路上的所見所聞也打開了視野。張掖的大佛寺連馬可波羅都被其莊嚴宏偉所震撼、建在千仞黃土懸壁的馬蹄寺則是人類建築的奇蹟、色彩千變萬化的丹霞更是攝人心魄。來到嘉峪關,親見萬里長城的起點「長城第一墩」,嘉峪關城在技術高超工匠「易開占」的規劃下,精準建設肅守邊城,黃沙邊境自古多少故事上演,留與後人遙想追思。終於抵達敦煌,炙熱的氣候與鳴沙山的沙漠震撼了城市來的我,在月牙泉畔輕輕哼著歌曲,在莫高窟上了一章文物浩劫的課,再出陽關便是塞外:現在的新疆。

幾年後,從烏魯木齊往北,繞著准喀爾盆地一圈,算是補齊絲路後段:在天池參拜西王母祖廟、在俄羅斯邊境的喀納斯感受人類的最後一片淨土、在禾木村聽圖瓦人呼麥、在克拉瑪依見識雅丹魔鬼城。一圈走來,最大的心得:不到新疆不知中國有多大!

《消失的地平線》一書是前進香格里拉的動力,以昆明為起點,一路挺進。來到昆明才知道四季如春是什麼概念,整座城市都不用空調,最舒適宜人的氣候孕育了無邊綠意,花城美譽名不虛傳,然而許多人卻不知道,四季如春還有下句:一雨成冬;這座城市雨後的涼意,讓沉浸在春意裡的旅人,冷不防的著了涼。

來到大理,腦子裡盡是金庸武俠小說裡的段家,只是我沒有遇到段譽卻遇見愛,幾部影視劇的力量把這洱海之濱古城幻化為「飄泊,療傷,尋找愛」的地方,眾多男女不遠千里而來,想要放下心上的傷痕,找到再出發的勇氣,夜裡的酒吧、文青店裡,正上演著緣分交會的戲碼。

緣著昔日茶馬古道往西,途經最後遺留的市集:沙溪古鎮,這裡有間「麥秋書吧」,《Lonely Planet》連續六年推薦,當年的女主人是位單親媽媽阿樹帶著兒子小樹,默默的讓書香飄逸於古鎮。進入雲南這一路上,天天普洱茶,讓我的咖啡癮發作,竟在麗江一小院內發現中國咖啡的始祖:田德能咖啡紀念館,來自新疆的武戈親力親為,用鐵壺為客人煮咖啡,誰能想到當年法國傳教士隨手栽下的咖啡苗,百年後讓我從千里之外跑來品鑑呢?而束河古鎮馬幫首領的家如今是台灣人與安徽姑娘合開的壹餐廳,兩岸緣生在此地開花結果,也是一段旅程上的佳話。

再沿金沙江轉山路十八彎來到瀘沽湖,探訪中國唯一母系社會的女兒國,在篝火晚會中感受摩梭人的熱情奔放,最終抵達心心念念的香格里拉,獨克宗古城海拔高度3300公尺,讓人走起路來都感到氣喘吁吁,藏地的風馬旗、轉經輪帶來另一種氛圍,巧遇幾位征服哈巴雪山、雨崩的驢友,在古城把酒言歡,五湖四海此刻沒有距離!

古人云:「少不入蜀」,走過了大半個中國,年紀也脫離青年,我想該是時候去探探了吧?先飛重慶感受山城的起伏,8D魔幻城市名不虛傳,網紅景點洪崖洞依著嘉陵江而建,以吊腳樓形式佇立山壁內,實在是極為特殊的景致,趁著夜色我徒步千廝門大橋遠望燈火通明的洪崖洞,彷彿一秒進到動畫《千與千尋》場景內!

搭乘高鐵來到成都,掏掏耳朵看看川劇吃吃麻辣鍋,成都的宜居步調令人印象深刻,趙雷唱紅了成都、抖音捧紅了「成都小姐姐」,我也想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走到玉林路的盡頭,坐在小酒館的門口,想想餘路還要走多久?

都說「蜀道難」,我也想感受一回,從樂山大佛、都江堰、四姑娘山、雙橋溝、甲居藏寨、塔公草原、新都橋、海螺溝把川境繞了一圈。中國最美鄉村甲居藏寨,在山嵐雲霧中靜靜的存在,繞過塔公草原途經高海拔的折多山,瞥見以五體投地姿態徒步朝山的朝聖者,非常令人感動。最終國道318把我帶到跑馬溜溜的康定城,這地理課本、情歌中的地點,在我年過不惑之際才有幸踏上,感慨萬千。

中國太大,路還很長,旅程還在持續,路上的所見所聞非筆墨能形容萬一,我知道我會繼續走下去,我是現代徐霞客。(幫主大衛/台北)

【徵文啟事】

中時新聞網「兩岸徵文」欄目,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一家人、兩岸新時代,歡迎全球華人投稿。

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瞭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520ROC,歡迎線上互動。

#建築 #廣州 #徐霞客 #氣候 #這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