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蘇貞昌院長2月26日在立法院的防疫專案報告中指出,我國取得疫苗是要防守邊境,不像以色列是要恢復正常生活。這項重要的政策指示,就是為台灣新冠疫苗下了「旅遊疫苗」的定位。

蘇揆的這項政策報告估計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擬稿的,這是在疫苗進口還沒譜時的說詞,基本上是對的。台灣在新冠檢疫上控制得宜,確保了社區安全。在去年清明連假過後,台灣就已去除了社區感染的疑慮,期間雖有磐石艦、部桃醫院的二次社區危機,但都能以清零篩查化解。所以台灣的社區不必像歐美國家需要靠普遍接種疫苗才能換取社區開放。台灣只有出入境的旅客具有最高感染風險,將疫苗接種界定為旅遊護照,才是邊境解封的最正確作為。

但在台灣有了第一批AZ疫苗後,指揮中心的態度卻髮夾彎了。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待國內疫苗覆蓋率達6成後,再推動抗體與PCR檢測,作為縮短檢疫時間的標準。這樣的髮夾彎讓人覺得根本在反疫苗,民眾聽了之後還有誰要接種疫苗?而且又把台灣帶回了死胡同,天天要去和指揮中心計較要不要篩查。台灣就是檢測量能差世界水平太多,現在竟然畫餅要用入關普篩來忽悠老百姓,誰還會相信?如果有能力,為什麼現在不做,非得又畫餅到6成疫苗覆蓋後才開始做,根本就是騙局。

陳時中為什麼再度在旅遊護照上髮夾彎,表面的理由是科學證據不足,只能做為參考值,世界衛生組織也不那麼贊成。實際上新冠疫苗當作旅遊護照是國際間正在推動的政策,哪來足夠證據?但黃熱病旅遊護照可是每個想去中南美看鳥的遊客,都必須去部立醫院旅遊門診執行的。所以台灣在旅遊護照上很有經驗,也很有基礎,怎能說證據不足?

關鍵在新冠旅遊護照要與各國談判才能達成,不像黃熱病世衛有規定,各國就照著做。世衛因新冠疫苗被大國壟斷,不希望在疫苗還沒普及前就貿然推動疫苗護照,否則會讓買不到疫苗的國家被剝奪了旅遊的權利。從來都是反世衛的陳時中,這次剛好可拿世衛作藉口,躲過必須與各國談判卻可能談不成的窘境,才會變得「順世衛」。

台灣雖在採購新冠疫苗上處處被人糟蹋,但光是第一批AZ的11.7萬劑疫苗就足夠讓我們和很多國家洽談旅遊護照了。只要出國的國人一律接種疫苗,給出證明,入國境的人也要求要有疫苗接種證明,台灣就能以最少的疫苗達到邊境解封及社區安全的目的。

除非陳部長根本不想讓邊境解封,否則怎麼會突然髮夾彎回到原點,又讓自己再度陷入疫苗不夠、檢驗量能不足、疫苗接種意願不高的老戲碼中。陳部長不要畏懼走到談判疫苗護照的路上,這正好也可利用此非政治性的議題,與各國及中國大陸展開談判,讓台灣能成為疫後第一個走出去的國家。不要再蹈SARS覆轍,又成為全世界最後一個解除危機的國家。(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王任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