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2日荷蘭海牙仲裁法庭意料之中地對南海糾紛做出了荒謬的裁決,它否定了兩岸政權一致宣稱擁有的「U」型南海國界線,此舉引來兩岸同胞齊聲撻伐,近來兩岸諸多學者專家對南海國界線的制定多有著墨與討論,筆者在此不做贅述。而筆者約30年前在中華民國海軍艦隊服義務兵役時,有幸閱讀海軍文獻,對戰後中國新海軍的建立與接收南海諸島的四艦沿革,略有所知,在此忝為野人獻曝,與諸君分享。

話說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時,國民政府鑒於海軍軍艦艦齡既老,噸位又小,乃決意施行焦土作戰,海軍當局將大部分老舊艦隻沉塞於江蘇省江陰要塞附近的長江下游水道,並同時置放水雷禦敵,構築防線來遲滯日軍艦艇溯江進襲的攻勢。當時海軍僅存的平海,寧海,逸仙3艘主力輕巡洋艦為了保衛江陰防線,先後遭日寇軍機炸沉。

翌年,日軍劍指武漢三鎮,曾為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座艦中山艦也在長江中游被日機擊沉,海軍有限的戰力損耗至巨,最後海軍主力只剩下為數不多的淺水江防炮艦,整個編製也萎縮成江防佈雷隊,魚雷艇隊和移師到陸地上繼續作戰的海軍炮隊。經歷清季中法馬尾海戰,中日甲午海戰,多災多難的中國海軍,到此近乎全軍覆沒。

1944年6月6日,當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的盟軍成功登陸法國諾曼第,歐戰的重心由英倫三島重新聚焦到了歐洲大陸。待數以百萬計的同盟國陸軍人員藉由海空運輸前進到歐陸法比荷前線,瞬時美國海軍原部署於歐洲和大西洋的龐大海軍艦艇成了剩餘戰略物資,美國政府根據租借法案(the Lend-Lease),計畫先移交8艘軍艦給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乃召募選訓了近千名海軍官兵,於1944年12月起分數批運往美國本土接受全套的美式完整訓練。

抗戰勝利後的1946年4月初,美國撥交國府海軍的首批8艘戰艦,由林遵上校帶隊,在太康艦(護衛驅逐艦,DE-21),太平艦(護衛驅逐艦,DE-22)的領銜之下,協同6艘「永」字號巡邏炮艦永順,永寧,永勝,永泰,永興,永定諸艦,返國歸建,於1946年7月順利返抵上海國門(當時隨8艦同行的美國海軍運補艦,也於1946送給了國府海軍,改名「峨嵋艦」,舷號AG-309)。

這8艘戰艦加上美軍戰後已經在中國海港就地移交的一些以「中」字號命名的戰車登陸艦(LST:Landing Ship Tank),構築了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新海軍由零開始,重新鳴笛出發的新骨幹。

8艦暨隨艦官兵返國稍事休整後,國民政府一方面要對新海軍練兵用兵,展現軍威,二方面在當年美國政府的」鼓勵「之下分擔重整戰後亞洲新秩序的責任,意欲對日軍戰敗棄守的南海宣示主權,國府海軍乃於1946年底,特命原先8艦的帶隊官林遵上校,率8艦中的兩艘,即太平艦(護衛驅逐艦,DE-22: Destroyer Escort)和永興艦(掃雷艦改裝的巡邏炮艦, PCE-42:Patrol Craft Escort ),並搭配兩艘充作補給船之用的「中」字號戰車登陸艦,中業艦(LST,舷號不詳),中建艦(LST-205:Landing Ship Tank),分赴南沙群島和西沙群島實地勘察,他們登島立碑,升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並制定海圖和地圖,公告中華民國的「U」型海域國界線,以宣示主權,是今所謂「U」型南海國界線的濫觴。而特遣艦隊中的4艘戰艦之名,後來分別成為西沙群島(永興島,中建島)和南沙群島(太平島、中業島)4主島的名稱,永載史冊,供世人緬懷。

太平艦遭中共擊沈,國內掀起一股建艦復仇熱潮,太平艦沉沒前的最後留影。(摘自中國軍艦博物館網站)
太平艦遭中共擊沈,國內掀起一股建艦復仇熱潮,太平艦沉沒前的最後留影。(摘自中國軍艦博物館網站)

這英雄4艦中,永興艦(PCE-42)於1949年5月在國共內戰間,於長江下游發生親共和反共官兵互鬥的海上喋血事件,導致曾隨同8艦赴美受訓的時任艦長陸維源中校殉職,後來反共官兵掌握全艦,終將彈痕纍纍的永興艦勉強開赴上海歸隊,永興艦因而更名為維源艦,經修復後繼續在國府海軍中服役,她曾在1958年國共金門九二海戰中表現非凡,後於1972年除役。太平艦(DE-22)則在1954年11月為大陸解放軍的魚雷艇伏擊,沉沒於浙江省大陳海域。

而當筆者服役時被選送參加海軍艦隊三民主義講習班時,中建艦(LST-205)曾停靠左營軍港東登碼頭邊,作為講習班學員的臨時餐廳,當時我們均在中建艦的坦克艙中用膳歇息,但中建艦舊時的彪炳功勳已不為今人復記,筆者倒對於這艘曾參與二戰硫磺島,沖繩島戰役,於1946年6月在山東青島碼頭移交給中華民國海軍的英雄楷模,很是欽羨不已。

至於作為中建艦姐妹艦的中業艦,據聞早於1949年之前已在大陸沿海擱淺報廢,雖然中業艦之名仍伴隨新艦活躍於國府海軍之中,但此「中業」非彼「中業」也。

70年前抗日戰爭勝利後,中華民國躍居中、美、英、蘇、法世界五強之一,國際地位瞬時提高,國民政府躊躇滿志,派艦赴南海宣示主權,並期與盟邦攜手合作,以重建戰後亞洲新秩序,不料國共戰起,最終形成了兩岸分治分立的政治現實,而彼此的對峙與內耗也提供東南亞環南海諸國趁隙發展她們在南海的版圖和利益,方有今南海諸島主權爭議之始。

而當年接收南海諸島的4艦官兵,未能持續將他們的黃金歲月用來捍衛國家海權,反而被迫鬩牆內鬥,甚至多人成為內戰中的犧牲品,這與1946年底這群年輕海軍新血,在南海諸島登島,建立界碑升上國旗,當時胸懷躍馬中原之雄心,氣吞山河的豪壯之際,所始料未及的吧!

(作者劉良昇現居現居美國德州休斯頓市)

來稿請寄:[email protected],史話專欄歡迎書摘合作與歷史相關文章、照片投稿。

#海軍 #19 #46 #南海諸島 #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