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農曆12月30日)對華人社會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一個大日子,因為它是歲末全家族齊聚團圓的節日,一大早家家戶戶都會準備除舊佈新,迎接新的一年到來。因此,傳統習俗上,當天廳堂大門口要更換春聯,紅通通的春聯貼滿家中重要位置,濃濃的年味一下子就回來了。

許多民眾也會在門上張貼「門神」阻擋鬼魅,門神源自中國傳說的司門之神,立於大門站崗守衛,以阻嚇鬼怪入侵,是保衛家宅平安的神靈。最早記載的門神是出自《山海經》是神荼、鬱壘2位神將,相傳他們為一對兄弟,兄弟倆都擅長捉鬼,如有惡鬼出來騷擾百性,神荼與鬱壘兩人便將其擒伏,並將其綑綁餵老虎。後來古人為了驅凶,會將二神的名字刻於桃木板上並掛在門口驅鬼,等到佛教傳入中國後,豐富了門神的種類,例如四大天王或金剛力士等。

台灣寺廟中最常見的門神是秦叔寶與尉遲恭,皆屬於武門神。秦叔寶的外型為白面鳳眼,手持金鐧,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而尉遲恭則黑臉怒目,手持金鞭,因此又稱為「鞭鐧門神」。小說《西遊記》裡記載了秦叔寶與尉遲恭變成門神的故事,相傳唐太宗因無心之過,害死了涇河龍王,龍王陰魂不散,鬧得唐太宗六神無主,晚上睡覺時總會夢到冤魂索命,魏徵建議派秦叔寶、尉遲恭二名武將鎮守寢宮門外保駕,果然奏效,唐太宗安寢無事。皇帝由於擔心兩人太過疲憊,命畫家吳道子畫了兩人畫像,貼在宮門口,照樣管用,可見秦叔寶與尉遲恭武功高強,鬼魅也怕,後來此舉在民間流傳開來,秦叔寶尉遲恭成了最常見的傳統門神。

中國人沿習著過農曆年貼春聯和門神的習俗,即使在艱難的抗戰時期,仍不免俗在除夕家家戶戶更換春聯和門神,在民國30年代的抗戰陪都重慶市,漫畫家張文元先生為了喚起民族的覺醒,創作了大量宣傳抗戰、鼓舞士氣的版畫,其中他創作了一副新門神畫,上面畫的不是傳統的「神荼」、「鬱壘」二神,也不是鍾馗、秦叔寶、尉遲恭等武門神,而是參照民間木版年畫「門神」形式,繪製以「恭賀新禧為主題的一對「抗戰門神畫作。

這一對「抗戰門神」畫作中,上頭都有「恭賀新禧」題字,充滿年節的喜氣,左幅換為一名身穿國軍抗戰時期的軍服,軍階二等兵的士兵,背插中國傳統戲曲武將常見的靠旗,更像是廟會哪吒三太子背後所配五營令旗,只是改繪成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這名國軍右手高舉匕首寶劍,左手臂配戴國民革命軍軍旗(今為陸軍軍旗)臂章,他用那厚實的左腳,踩著一名戰鬥中戰敗的日本士兵,那名日兵在畫作中呈現一副痛苦求饒、驚恐不安的表情。

右幅則是以當年美國來華志願隊飛行員為原型設計,身穿美軍飛行服,背後配著四面美國國旗,一臉正氣凜然威風八面,脖子上掛著衝鋒槍,左肩印有「中印緬戰區」臂章,右肩佩戴「飛虎隊」標誌,同樣腳踩踏著青面獠牙的日本士兵,展現美國飛虎隊隊員在援華抗戰中活擒日軍力挽狂瀾。

在對日空戰初期,我空軍雖以寡勝眾,以弱制強,締造聞名中外的「814筧橋空戰」,粉碎日本「一週滅空軍」、「三月亡華」的妄想,但是我空軍初期妥善的作戰飛機僅300餘架,並非與日本陸軍和海軍航空隊2700餘架軍力可以相比,在擊落一架就少一架的不對等空戰搏殺中,人機消耗殆盡,中華民國空軍只能在後方有限的防空,不足以與敵軍空戰,導致日本轟炸機如入無人之境,肆無忌憚轟炸陪都重慶市,意圖摧毀國人的抗戰意志,日機大規模空襲,重慶主要大街樓房被燒毀,百姓死傷慘重,難獲安寧太平之日,我國領空形勢嚴峻。

直到民國30年5月6日,美國政府宣布,中華民國政府可以獲得美國「租借法案」的資助,羅斯福總統批准提供飛機和訓練飛行員計畫,同年8月1日,蔣中正委員長命令正式成立美國志願大隊,委派顧問陳納德為指揮官兼大隊長,協助中華民國空軍及盟軍作戰,因為技術優越,每戰必勝,稱為「飛虎隊」,也成功扭轉了我空戰劣勢,「飛虎隊」奪回制空權,重慶市民揮別長期遭受日軍轟炸的夢靨。

重慶市民以至於在過農曆新年時,民間會將美國飛虎隊飛行員設計成門神形象,加上國軍戰士在戰鬥勝利時活捉日軍的年畫造型,印在年畫上或貼在門上,有別於傳統的中國門神人物,有著明顯的中西文化融合特點,國軍和美國飛行員成為當時鎮惡驅邪的象徵,在重慶大量印刷,廣為張貼大街小巷,因為在日本鬼子青面獠牙的入侵中華大地,傳統門神已經擋不住日本鬼魅,唯有國軍青年戰士和美國飛虎隊才能保住家家戶戶平安無恙。

春節更換春聯貼門神,各時期都賦予門神所要寄託的效果,誠如唐太宗晚上睡覺總會夢到冤魂索命,只得貼上秦叔寶及尉遲恭將軍畫像,才終於能安心入眠,再如現今時下流行卡通Q版造型的門神,也是因為承平的年代裡,國人安居樂業不再有鬼魅入侵。即使在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戰中,這幅中西合璧的門神版畫,代表了國人永不屈服,擊潰日本鬼子,抗戰勝利的曙光終將來到。

(作者為臉書「我的抗戰」版主)

文章來源:我的抗戰@HankChuangROC
#門神 #秦叔寶 #尉遲恭 #抗戰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