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賀錦麗有一半印度裔血統,拜登陣營因此獲得絕大多數印度裔美國選民的支持。(圖/推特@KamalaHarris)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有一半印度裔血統,拜登陣營因此獲得絕大多數印度裔美國選民的支持。(圖/推特@KamalaHarris)

美國總統拜登就職之後,被認為是美國有史以來與印度關係最親近的一位總統,拜登當選總統不只成就了美國首位牙買加裔與印度裔女性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他的競選團隊中還有大量的印度裔成員,而且幾乎都擔任要職。不只如此,拜登在印度有一支親屬家族,他們有共同的祖先。而美國正副元首與印度的這兩層關係,成為印度在本屆美國大選時最熱門的話題,許多印度周邊國家甚至認為,拜登、賀錦麗及其印裔幕僚可能會影響其外交政策,讓與印度關係不佳的國家頗為緊張。

《印度時報》曾報導說,印度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不只是副總統當選人有卡馬拉.哈里斯(賀錦麗)是印度裔,總統當選人拜登也有印度血緣關係。拜登是在1972年擔任參議員時接到來自印度拜登家族成員信件才知有此事,他於2013年以副總統身份訪問印度的時候曾經說過「我在印度可能還有親戚」,印度拜登家族的消息自此傳開。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位於印度清奈市一塊紀念英國籍船長克里斯多福.拜登(Christopher Biden)的牌匾成為熱門自拍景點,當地一個姓拜登的家族也不斷接到電話與前來拜訪人群。

這位拜登船長是美國拜登總統與印度拜登家族大約在6或7代以前的共同祖先, 18世紀時他在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工作,後來於印度娶妻生子,其中有部份後裔就留在印度,繁衍至今成為印度的拜登家族。拜登船長當年頗有名氣,是知名的慈善家,遺留下來的檔案較多。雖然清查其家族記載尚未明確拜登總統與克裡斯多福拜登的直接血緣聯繫,但可以確定是同一家族體系。

賀錦麗的印度血緣讓印度人對此次美國總統大選有高度參與感,大選期間印度到處有人舉著支持賀錦麗的照片與標語,很 容易讓人誤會她是在競選印度公職。(圖/網路)
賀錦麗的印度血緣讓印度人對此次美國總統大選有高度參與感,大選期間印度到處有人舉著支持賀錦麗的照片與標語,很 容易讓人誤會她是在競選印度公職。(圖/網路)

正因為這樣的關係,這次大選時印度不只支持印度裔的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更支持有印度血緣關係的拜登。據本次美國大選時的民調顯示,為數約400多萬的印度裔選民中有7成支持拜登,不過印度裔是人數更少的少數族裔,傳統上原就比較支持民主黨。只不過因為賀錦麗的關係,大選期間印度人到處舉著支持賀錦麗的照片與標語,頗容易讓人誤會她是在競選印度公職。

雖然新任美國正副元首與印度有相當淵源,其實與印度正處於邊境衝突頻發的中國倒不用擔心,因為印度國內政治黨派極為複雜,目前拜登政府中並沒有與印度執政印人黨關係較密切的人物,而印度在野勢力亦不斷透過遊說賀錦麗希望拜登保持與印度執政黨的距離。這些家族與血緣關係,雖然會產生些好感,但對於美國與印度兩個國家的關係恐怕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印度長期以來的不結盟政策也不會因此動搖。至少目前已知賀錦麗對於印度總理莫迪的政策並不支持,尤其是有關印度與其鄰近小國的邊界與種族糾紛上。

《大西洋》月刊指出,印度裔在美國僅佔1%人口,卻是美國最富有的少數族裔之一。二戰以後大量的印度裔在美國嶄露頭角,其中許多是在科技界有傑出表現,矽谷中到處可見印裔創業者與工程師。在政界則有更多印裔參與,據統計是美國所有少數族裔中政治參與度最高的移民群體。上一屆總統大選中,印裔投票率高達62%,高於非裔與拉丁裔,其族群人數也是少數族裔中成長最快的。

目前在拜登政府中的印裔官員,若加上副總統賀錦麗已至少有20人,包括行政管理和預算局局長妮拉.坦登(Neera Tanden)、主管公民安全、負責人權事務的副國務卿烏茲拉.澤亞(Uzra Zeya)、白宮新聞副秘書卡利瑪.維爾瑪(Garima Verma)、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薩米爾.法茲裡與巴拉特.拉馬莫爾蒂(Bharat Ramamurti)、衛生局局長維韋克.莫爾蒂(Vivek Murthy)和白宮國內氣候政策辦公室高級顧問索尼婭.阿加沃爾(Sonia Aggarwal)等人。此外,拜登的當選演說文稿也是由一名印度裔美國人維奈.雷迪(Vinay Reddy)主筆。

美國政界分析人士曾評論說,在川普任內印美關係快速增溫,主要還是為了共同對抗中國,但是這些年莫迪政府推動若干具有強烈印度教民族主義色彩的爭議性政策,在印度與其周邊國家都引發民族與人權問題的反彈,拜登上任後將被迫在鞏固印太政策時的同時要在人權議題上向莫迪政府施壓,而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都可能會影響到美印中3角關係。

(中時新聞網)

#拜登 #印度 #東印度公司 #賀錦麗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