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前黨主席施明德今在臉書痛批行政院,「為什麼貴發言人不依轉型正義原則,慎重清查律師們當年的真實身分,就輕率地替他們抹粉點胭脂?」

今天媒體詢問行政院對於陳嘉君臉書回應美麗島辯護律師謝長廷特務時,提到對美麗島辯護律師團質疑一事時,行政院發言人發言人羅秉成表示,「大家都知道美麗島事件是發生在戒嚴時期白色恐怖氣圍底下所發生的民主運動,以當年來講,敢挺身為民主運動辯護的勇氣與堅持,以及辯護律師與被告的關係如何,這幾十年來已累積非常多的報導。」

施明德指出,行政院並沒有對核心問題作揭露,因為我們只是一介卑微的草民,本來就不敢侈望勞苦功高的大官爺回應。但行政院卻以「敢挺身為民主運動辯護的勇氣和堅持⋯⋯」來形容這十五位律師,再度加冕。令本人深感不恥!

他說,作為當年坐在被告席上,被唯一死刑審判的當事人之一,他必須對歷史及台灣後生説一句真話:「所有辯護律師,沒有一位在法庭上替民主運動辯護。一句都沒有!」

他說,「他們都只是針對他們的當事人,像平凡律師一樣在法律範圍內進行法律辯護,請求減刑,免刑。他們的答辯詞、狀,沒有一句是涉及台灣民主運動的辯護」。

他說,因為他最近剛剛完成這部分的回憶錄,再次翻遍了當年所有的報紙、雜誌和檔案訴訟資料,我才會如此清晰、確定地下筆。這是對歷史無知的發言人,在美化其長官、同僚?又,什麼是「勇氣和堅持」?

他說,提「勇氣」。那就要看那些律師,是否還有沒有其他身份?如果該律師同時具有特務身份,他只需坐收律師費,及等待其長官的後謝外,那裡需要勇氣?

他說,「堅持」,又是什麼?當年這15位律師都不是美麗島政團的參與者,是台灣民主運動完全的陌生者。「他們主張過什麼?堅持,都必須付代價的。他們有什麼已明示的理想信念值得冒著危險去堅持?當年他們有什麼『堅持』,可以歌頌的?」

他說,發言人口中的勇氣和堅持,竟然如此輕挑、亷價。發言人憑什麼誤導現代人,替這些律師們戴上桂冠?

他指出,,江鵬堅律師生前向我告白,承認自己身具調查員身分。這是很高貴的行為。反觀貴政府派駐日本大使,特務身份四十多年來,打從一開始就被懷疑、被披露、被證實等等紛擾不斷。一生打著「美麗島義務辯護律師」這塊招牌,欺世盜名攀登權力頂峰,享盡榮華富貴,對於如此重大之名譽問題,卻數十年如一日,一貫以巧言狡辯,朦混一生。令民進黨的黨譽、黨魂及其政府,深深蒙垢。「貴政府一手掌握政權,一手掌握歷史真相的鑰匙,不好好正派轉型正義,還盲目為其護航?」

他說,為什麼貴發言人不依轉型正義原則,慎重清查律師們當年的真實身分,就輕率地替他們抹粉點胭脂?這就是貴政府的轉型正義,一切依利害關係定論嗎?轉型正義,不是在清算、報復,而是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尋求和解與寬恕。貴政府的促轉會處處顯露針對性、權謀性和選擇性。

他說,促轉會開放閱覽檔案的第一批人,居然是毫無政治受害苦難的年輕野百合學運人士?為什麼一直到現在還不讓深受苦難又行將就木的人,去舔舔他們流過的血與淚?

「為什麼我的同案被告陳菊,早已看完他的檔案,為什麼迄今還不准我看檔案?是因為我關太久,太卑微嗎?還是因為她官大嗎?權力不能服人,唯有公義」。

#律師 #堅持 #當年 #發言人 #民主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