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底,新冠肺炎震撼全球。雖罹病者多是輕症,惟一旦朝重症發展,病情變化迅速,常需面臨大家不樂見的插管,甚至死亡。而新冠肺炎目前治療上尚無確定的指引,大部分是支持療法,更加深國人對於疾病的恐慌與不確定。

我國截至7月23日,累計死亡人數達784 人,確診者死亡率比國際平均還高,且長者佔多數。在這樣的情況下,筆者注意到此波疫情中,有不少值得反思的現象:

1. 重症科別長期資源不足,尤其是重症長者方面,以致對疫情量能超載。

2. 醫療無力時,我們追求的是Cure還是Care?

台灣的重症醫學,尤其長者重症,長期以來未能獲得充分健保資源分配。治療照護設備、人力吃緊,導致新冠爆發湧入大量重症患者時,重症醫學部面臨超載。且因新冠肺炎尚無特效藥,醫療照護與鼓勵的重要性更加凸顯,也就是CURE與CARE的衡平!

回溯醫療發展史,醫療對於疾病與傷害,多數時間是蒼白而無力,醫者著重的是對病患的照護與鼓勵,蘊含強大的情感連結。直至近期科技發達,可有效壓制疾病、治癒傷害,醫療救治成效提升,卻也漸漸減少了關懷與照護。然在與新冠重症的戰鬥中,我們又遭遇了醫療的無力,重症病患與家屬面對冰冷決絕的隔離,擔憂猝不及防的病情變化。此種恐慌無助,醫事人員的關懷與鼓勵、協助彼此聯繫,乃至無力回天時的安寧陪伴等,是否也是無奈的解方?

曾有人提議可以考慮在國內「病人自主權利法」上增加選項,讓民眾預立醫療決定時思考:當疫情爆發導致醫療資源匱乏時,是否放棄接受醫療介入?藉此兼顧個人生命自主權,以及社會延續與安全運作之間的平衡。而就我所知,大部分長者本身都能明白來日無多,也很慈祥地不希望「拖累」家人、「拖累」醫療,更不希望纏綿病榻,受盡凌遲。但放不下的,反而多是家屬,那種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愧疚,常使病患、家人,甚至醫事人員無法抉擇。這已超越理性、倫理範疇,需將心比心協助病患與家屬抉擇,而不空有病患自主之形,無意間成拋棄病患之實。如何使生死兩無憾、醫病均安?值得我們反思。

疫情使我們見證生命的脆弱,但也激起了人性光輝。疾病暴露醫療資源的有限,卻也彰顯醫事人員的無私奉獻。

相信科技進步發達,很快就會研究出解方,不管是疫苗或是疾病治療。在此之前,我們除繼續努力外,也需反思:醫療資源分配是否需要調整?對病患與家屬的關懷支持是否要再加強?對浩瀚大自然,是否應該更謙卑?生死關鍵時,情感的深刻是醫療最終的歸屬,也是最難康復的,疾病後的傷痛更需社會的關懷,使醫療不只醫病,更是拯救人心。

(三軍總醫院實習醫學生)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醫療 #病患 #長者 #無力 #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