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日前訪台,帶來了中共商攻武嚇與環台軍演,繼而北京發布《台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進一步公開其逼統路徑。可謂我們開門揖「裴」,結果引「共」入室。

裴洛西訪台效應,坊間大多認為對我有害無益。事先美國行政部門高層對該訪問亦不表贊同,但我政府舉棋不定,完全處於被動,任憑裴洛西個人好惡行事。結果中方強烈反應並非意料之外。然後我政府高層與外交部門再「循例」高調譴責對岸,更在意料之中。

這一套連續劇碼,這些年來不斷上演,國人已經看得麻木。但是值得警惕的是,此事顯示台灣的深層病灶:「自卑」的外交做法與「自大」的兩岸政策!

民進黨政府自認國際地位不如人,在對外舉措上常以自卑悲情求取國際同情。其實外交逆境並非今日才有,早年台灣爭氣躋身「四小龍」時,因為國際情勢被逼孤立,可謂非戰之罪。即便如此,仍有外交部長因為斷交請辭下台,以及民間慷慨捐輸的全國團結敵愾景象。遑論兩蔣時代更有「敢向美國說不」的前例。

民進黨執政多年,前述有風骨與志氣的例子蕩然無存。尤其將其最擅長的「網軍治國」模式,居然移植到專業與嚴肅的外交及兩岸事務層面,淪為「網紅化、小編化」的淺碟做法。例如:坐視網軍羞辱世衛組織秘書長,事後甩鍋不承認;拜登總統的狗死了,蔡總統親自在推文中弔唁,卻未聽說接到拜登的回覆。

可是遇到該發聲之時,卻又偃旗息鼓。裴洛西訪台之前,全球跟著緊張,各國紛紛表態。身為主角的台灣,除了外交部囁嚅「並無所悉」兩句外不敢正式對外回應,連美國媒體CNN都覺得奇怪。

雖然我國對該事宜保持低調,但是難得台灣變成國際矚目中心,我國仍可把握機會發聲,酌予不卑不亢的回應。連這種外交基本功都不敢做的前提之下,裴洛西訪台期間,我方接待之禮遇及層級卻創亞洲各國中之最高。可是相對於韓國總統及外長「基於國家利益」託辭不見裴洛西,兩國的外交身段高下立判。幸好裴洛西來台為晶片遊說時,在總統午宴上被張忠謀回嗆,總算挽回了一點台灣的起碼尊嚴。

裴洛西離台後共軍對台軍演之規模空前罕見,美方保衛台灣的方式卻屬守勢。我政府除了高調譴責中共外,未敢對台美「堅若磐石」關係的期許多置一詞。再度驗證了我外交當局的平日對外發言,擅長「謾罵中國…」與「感謝x國…」;碰到關鍵性議題時,卻常常自宮話語權,毫無其夸言的獨立自主性可言。

對照上述的「自卑外交」,我們在兩岸關係方面卻是自大到不行。中國確已成為台灣在國際間的首要威脅,可是由於雙方實力懸殊、近在咫尺,我們就必須深謀遠慮、以智取勝,而不是意氣之爭。可是近年來民進黨的對中政策已經毫無理想性;其成員競相挑釁大陸、刺激反彈,希望藉之收割選票利益。甚至有時吃相難看,類似多年前某電視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季辛吉在其新書《Leadership》中再次呼籲美國對付中俄方面「平衡」(Equilibrium)的重要,而台灣在應對美中二強方面,已嚴重失衡。上述自卑與自大的行為是缺乏自信下的淺碟反應。「拜習會」即將舉行,在美國期中選舉與中共二十大之後,美中關係勢將回歸競合與溝通的常態,我方近年來「附隨」美國的種種失格舉措,屆時將何去何從?

前述廣告詞因為太具爭議性,上架未久後旋遭下架。「這個政府」呢?民進黨的自大與自卑舉目皆是,缺乏的是民主政治上的「自重」與外交上的「自信」。(作者為前大使、國立清華大學副教授)

#台灣 #外交 #自卑 #自大 #裴洛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