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美國一個月內兩度宣佈對台軍售,其中一項是要我們花1.8億美元購買它的14套「M136火山車載佈雷系統」;此系統可在台灣沿海布滿地雷,據稱「可有效減緩中共侵台的登陸時間」。對此,外交部、國防部及總統府都表示歡迎並循例感謝。

儘管國防部強調,此一佈雷系統對人員並無殺傷力,而是針對像戰車那樣的重型車輛;但放眼全世界,除了烏克蘭之外,有哪個國家是在自己的土地上佈雷的?這不也大辣辣地證明了「美國要將台灣烏克蘭化」嗎?同時,這則消息也告訴我們兩件事:

一、佈雷完成之後,諸如福隆、白沙灣、通霄、西子灣、墾丁、南灣諸多海水浴場及遊樂之地的宣告死亡。

二、這項軍售跟外交部不是八竿子扯不上什麼關係嗎?它歡迎個什麼勁呢?真正該歡迎的是讓我們加入期盼已久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以及將駐美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才對。

筆者要進一步指出,佈雷真的能「有效減緩中共侵台時的登陸時間」嗎?如果可以,我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自是義無反顧,問題是一旦佈雷完成,中共不搞登陸作戰,搞個「空降奇兵」,或是「不戰而屈人之兵」,那又該如何收尾?

地雷可不是什麼紙張、麵包,可以一段時間就自動消融或「臭酸」。地雷可是如同塑膠製品,天長地久的和你我長相左右。因此,試想哪天想要和愛人來個海邊漫步,享受愛在夕陽下的美景,或哪天想去海釣、海泳,去基隆、高雄搭遊輪出海,誰有那個膽子?寸步難行、日困愁城之餘,還會管共軍來不來嗎?

筆者雖當兵出身,歷經本島與外島多次的駐防,但實在是搞不明白,台灣四面環海,一旦布滿地雷,真的就能殲敵於灘頭,使共軍關山難渡,不敢越雷池一步嗎?

2003年7至8月發行的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有一篇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戰爭學教授勞倫斯.弗裡曼寫的「論現代戰爭」文章。該文的幾個論點值得我們,尤其是一些現役將領及政府高層深思與借鏡。

一是「戰爭乃帶有目的的暴力行為」。…如今,在美國獨霸世界的格局下,國際社會的等級制度裡,那些無足輕重的國家已經深知,再也別想試圖通過軍備競爭、合縱連橫以提高自身地位。

二是「美國已不可能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打贏任何一場戰爭」。…美國人不能總是認為衝突可速戰速決,這是一種既危險又帶有欺騙性的看法。

三是「資訊和情報不是一回事,情報和智慧也不是一回事」。

以上三點告訴我們,在老美眼中,我們就是個聽任它擺布的卒子,叫你佈雷就佈雷,不能討價還價。美國現已呈強弩之末,正向「自身難保」傾斜;一旦台海有事,美國首先考量和顧忌的,絕對是「一旦自己遭遇傷亡,以及給他人造成傷亡,它是否還有必戰的決心則是另外一個問題」。這也就是老美要我們接受軍售,接受佈雷的根本原因。

日本前右派大老石原慎太郎,曾寫了「敢說NO的日本」一書,指出「擁有高科技並可左右世界軍事平衡的日本,沒有必要再向美國一面倒;美國可以容忍自己的不公平,對日本的不公平卻大肆聲討。」此書在美國造成相當大的衝擊,並引起白宮和五角大廈爭相閱讀與討論,甚至全文已被列入國會的正式紀錄。

石原慎太郎是有膽識的。他的格調即來自於他對「情報與智慧不是一回事」的正確判斷。日本不正是民進黨政府的親哥哥嗎?小英總統何時敢跟美國說一聲No,好讓我們眼睛為之一亮。現在看來,日本與台灣被形容為「龍兄鼠弟」,還真有點道理。

#美國 #系統 #台灣 #佈雷 #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