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學會新聞網」報導,華府智庫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SBA)21日舉行線上論壇。會中,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吉原俊井(Toshi Yoshihara)分析,身為全球最大的海軍,北京卻缺乏技術純熟的造船廠工人、足夠的現代化設施,甚至是支持中共海軍的海外地主國,來維持共軍艦隊離岸時的戰鬥準備。

吉原俊井解釋,由於缺少優秀技工與現代化設施,北京只能寄希望於海外地主國的勞動力與設施,如同美國在日本的橫須賀,或印度洋的狄耶戈加西亞(Diego Garcia)。

然而,想要在海外找到肯積極參與中共海軍,還願意曝露戰爭風險下的地主國,「仍有漫漫長路」;此外,自二次大戰以來,美國長期著墨在基地建設、保養與同盟關係經營,大陸必須非常努力且花上巨大代價才能克服華府的「龐大領導體系」。

不過,美軍無法在全球各地與大陸競爭,只能選擇重要戰略節點「使大陸計畫複雜化」。例如,展示美軍在印度洋的防衛能力;透過驗證狄耶戈加西亞艦隊防空能力,可直指北京潛在弱點。這樣的行動犀利而又具體。至於在行動中展現美方領先技術,則是另一種修正北京思維的做法。

澳洲雪梨大學美國戰略中心李約翰則指出,北京已成為區域與全球的重要強權。不過,隨著情勢變化以及美國盟友、夥伴的行動,大陸的力量與弱點將隨著時間流逝變動不停。與此同時,北京正推行高風險、高報酬的戰略,這讓大陸的資源分散在遠洋、近海與大陸周遭。

成為全球軍事強權反映出北京經濟利益廣泛;在利比亞危機期間,北京學到教訓是有必要保護捲入內戰中的國民。大陸領導人認知到中共「擁有資源、也願意保護海外國民與資產」。這時,尋找海外基地就成為一種責任與義務。

CSBA研究員比安奇(Jack Bianchi)認為,雖然中共積極尋找海外基地,但地主國考量到自身在戰爭中的脆弱性,加上危機往往不是自己造成的,是否願意冒著戰爭風險而提供基地給中國大陸,成為一大問題。

目前,大陸在非洲吉布地擁有基地,並尋求在東非沿岸與南太平洋取得可能軍事設施。與會者紛紛同意,為達成此一目地,北京對目標國家的初步手法,往往是商業途徑,例如建設地主國需要的水霸、公路、機場與港口等基礎設施。

然而,隨著新冠肺炎大流行,北京高額貸款結合疫情重挫經濟,往往帶來償還困難;與此同時,北京提供的醫療設備品質低劣,往往無法保障醫療人員健康而使大流行更為猖獗,最終影響經濟表現與還款能力。這些讓外界憂心北京趁火打劫,藉由建設計畫與設備採購使地主國陷入債務陷阱,最終拱手讓出戰略港口或設施給北京。

近日,中國推出數為絲綢之路,以全球範圍推動電信網路現代化。華盛頓警告,與華為合作恐為國家帶來間諜滲透的結果。比安奇認為,光是相關基地鍊與後勤網的架設、啟用、保養費用就相當的高;甚至大陸的花費可能比美國更高。

吉原指出,獲得地主國支持必須建立深厚的基礎上,包括信任、價值共享、互動制度化與密切合作的歷史,大陸與潛在的地主國卻都缺乏類似特點。對北京而言,還須考慮地主國的設施、勞動力、可靠性、整體素質與長久性。

北京想走向全球非常困難;一方面是國防預算的維持,另一方面則是海外基地內部需求的管理。北京領導人深陷「陸海包圍症候群」。同時朝海洋與大陸發展,使其陷入兩線困境,並對全球野心束上枷鎖。

過去30年與俄國的友好關係,讓大陸得以朝向海洋。換言之,由於陸上戰線的和平,北京才能發展海洋戰略。然而,近日大陸面臨的安全挑戰,恐限制其陸地與海洋擴張主義。包括臺灣、釣魚臺與南沙群島,近海地區的衝突點限制北京將轉換至全球任務的能力。例如,北京用於前述地區的短程彈道飛彈,岸基戰術戰鬥機與海岸作戰艦艇,在遠征作戰的效用恐怕有限。

文章來源:Chinese Navy Faces Overseas Basing Weakness, Report Says

(中時新聞網)

#藍水海軍 #南海 #一帶一路 #數位絲綢之路 #債務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