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上又掀起「古詩新拼」潮,例如「烽火連三月,家和萬事興」、「吾家有女初長成,力拔山河氣蓋世」,以及「在天願作比翼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等等。這些新唐詩乍看無厘頭,但細看卻有幾分哲理,運用在此次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所造的台海風波與美中角力,意外地有啟示作用。

在裴洛西訪台前夕,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巧合地接受美國CNN專訪,強調一旦台海發生戰爭,台積電將因無法與其他國家即時連結而停止運作。劉德音的語重心長可分表與裡解讀,從表面看,他在示警中國大陸不要輕言動武,因為「烽火連三月,美中台三輸」;但深究之,他也在提醒美台不要挑釁引戰,唯有「一笑抿恩愁,家和萬事興」。

在全球化時代,台積電靠著自身遠見與台灣滋養,揚威天下,成為護國神山。但隨著地緣政治風險升高,天下兩分的新冷戰儼然成局,台積電在半導體領域不可或缺的存在,反而懷璧其罪,不得不屈服於大國博弈下。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去年底警告各國追求半導體自給自足會導致可怕後果,其實正反映了勢不可挽的無奈。

如果台積電可以自由選擇,不必然會去美日設廠,因為生產效率「橘越淮為枳」,成本墊高、技術受限的結果,對台積的營運與整體供應鏈都是弊多於利。更何況投資越分散就會越弱化其做為台灣矽屏障的地位。

當裴洛西在台灣高談美國晶片法案對台美半導體合作的加分作用,民進黨官員又積極附和的情況下,做為當日總統午宴陪客的張忠謀與劉德音想必五味雜陳,因為他們接下來還得面對美國倡議的「Chip-4聯盟」政治大難題。

如今的裴洛西一舉訪台天下聞,大家除了驚豔於她「吾家有女初長成」時的美貌,更震懾於她年過八十仍「力拔山河氣蓋世」的後座力。然而儘管她因眾院議長身分,貴為美國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但說到底並不能代表行政部門,且就算在今年11月期中選舉順利連任眾議員,也極可能無法再當議長。

面對這樣一位已進入政治生涯末段的政界人物,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當面勸告美國應努力與北京保持穩定的關係以確保區域和平與安全,韓國新任的親美總統尹錫悅甚至選擇只通電話不見面,兩者都是務實考量國家利益的決定。唯獨台灣執政者如獲至寶,不計後果為她搭台唱戲。

而裴夫人也果然毫不客氣地把這場大秀玩翻,從華盛頓郵報抓緊飛機降落時刻同步刊登她的投書,到她離台後在推特上大外宣訪台成果,幕幕都是圖一己之利的精算戲碼。

從表面看,她是為了民主大義與台灣站在一起,並對同為女性領導人的蔡英文總統心心相惜;但深究之,除了官式拜會,還特意選在人權園區接見六四民運領袖、香港反共先鋒,以及剛被中共釋放的台獨人士,顯然在一報1991年被北京驅離天安門的舊仇,凸顯自身堅定的反共鬥士形象。

台灣協助裴洛西成就了個人歷史定位,又換得了甚麼?一場美國製造的新台海危機,讓大陸對台經濟制裁與實彈軍演「師出有名」,導致產業界陣腳大亂、社會民心浮躁不安。雖然執政者大可歸咎北京當局蠻悍無理,且以台灣股匯市展現堅強韌性來自我安慰,但終究掩飾不了面子與裡子皆輸的事實。

要特別一提的是,管不住自家議長的美國總統拜登,趕在她亞洲行之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因此裴洛西訪台班機避開南海,改從菲律賓東部北航到台灣,絕對是雙方風險控管的結果,能否進一步解讀為美國變相承認中國大陸對南海的實質掌控,更是值得觀察。若事實證明美國對此次中共軍演沒有過激反應,那麼大陸就算是失面子也贏了裡子。

當代大國角力,打的是代理人戰爭,相信見多識廣的執政者不會不懂。現今台灣社會分裂嚴重,國家有難未必全民同仇敵愾,相信精算選票的執政者也心知肚明。當蔡政府將美日台同盟想像得如「比翼鳥」般親近,一旦台灣有事,會是美日也當一回事,還是各自放飛?即使美日不離不棄,七大工業國(G7)與歐盟煞有介事地聲援,台灣又何須淪為戰場?

裴洛西事件已難挽回,但願來者可追。對台灣而言,和平得來不易,戰爭彈指之間,我們要苦口婆心地提醒執政者,治理國家不能只是自己喊爽,一旦台灣淪為戰場,國破山河敗,犧牲的將會是一代甚至兩代人的福祉!

#總統 #美國 #台積電 #北京 #執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