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雖貴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貧窮問題卻有嚴重化趨勢,隨著人口老齡化,老後貧窮更受到關注。

日本2021年65歲以上人口超過3,600萬創新高,75歲以上比例也首度逾15%,足見日本人口老化益形嚴重。人口高齡化衍生的「老後貧窮」、「下流老人」等問題多年來衝擊日本社會,反映在老年遊民變多、老人犯罪激增等現象。

「下流老人」一詞出自於日本社會學者藤田孝典2015年的同名著作,指收入低、存款不足且孤獨無依的高齡長者。

退休族竹原一夫(Kazuo Takehara),有存款無負債,月領16萬日圓(約台幣3.5萬)養老金,經濟狀況看來不差。但今年以來日圓劇貶,萬物皆漲,他無奈表示,「近來這個漲那個漲,日子愈來愈難過。」

此外,他10月滿75歲,代表醫療開銷更大。日本從10月起要調高醫療費用部分負擔比例,對象正是75歲以上長者,負擔比例自原先的10%調高到20%。

總人口近3成是老人 占比高居世界第一

總務省估算截至9月15日的日本人口,較去年同期減少82萬。65歲以上人口年增6萬達3,627萬,占總人口29.1%攀歷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75歲以上人口比去年同期增加72萬達1,937萬,占比首次超過15%,1947年至1949年出生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到了今年正好屆滿75歲。80歲以上人口增加41萬來到1,235萬。

根據聯合國資料,日本是全球人口高齡化最嚴重的國家,65歲以上占比達29.1%高居世界第一,比排名第二的義大利(24.1%)高出5個百分點。

東京都政府公布每5年以轄內23區「露宿者」為對象的調查發現,流落街頭的遊民族群也有老化趨勢,7成受訪者年齡超過60歲。

這份2021年11月所做的調查顯示,70歲以上遊民的占比,從2016年的19.7%升至34.4%,多了15個百分點;遊民平均年齡增加2.1歲至63.6歲。

問及平時睡覺的地點,回答「公園」的最多,其次是「河堤」。將近5成(47.9%)受訪遊民有工作和收入,當中近8成的月所得不到10萬日圓(約台幣2.2萬),收入落在5萬日圓至10萬日圓區間的最普遍,超過20萬日圓(約台幣4.4萬)的僅占2.5%。

另外總務省的高齡人口勞動力調查發現,2021年還在職場的65歲以上人口有909萬,連續18年增長。65歲以上就業率25.1%,65歲至69歲就業率50.3%,首次跨越50%。換句話說,日本65~69歲老人,每2人就有1人尚在工作。

65歲至69歲銀髮族就業人口,自2013年起節節上升,與嬰兒潮世代步入65歲不無關係。

日本未對貧窮線提出正式定義,難以得到確切數據。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2021年報告,2018年日本整體老年貧窮率20%,66歲至75歲老年貧窮率16.4%,75歲以上老年貧窮率23.9%。

老人犯罪翻倍 只為入獄求溫飽

研究諮詢機構亞洲社會保護(Social Protection in Asia,SPA)指出,日本貧窮現象持續擴大且愈演愈烈,新冠疫情加上俄烏戰爭接連打擊經濟,導致貧者愈貧,近貧族最終難以倖免落入貧窮線之下,單親媽媽、靠養老金過活及工作不穩的首當其衝。

日本又老又窮的「下流老人」增多,也衍生老年犯罪問題。日本老人犯罪率在2003年到2013年間翻倍,日媒《共同新聞社》2015年發表報告指出,65歲以上罪犯人數超過14~19歲青少年,為1989年來首見。而日本老人爭相作奸犯科的動機,竟是為了入獄換取溫飽。

高齡少子化的人口老化危機,已危及國家發展與競爭力,一直是日本政府備感棘手的頭痛問題。為了鼓勵生育,日相岸田文雄政府今年宣布,將現行42萬日圓(約台幣9.3萬)的生產補助金再往上調,擬於明年4月創設「兒童家庭廳」,並放寬男性育嬰假申請規定,不僅申請次數由2次增至4次,還可分開申請。

地方政府也有催生新招,宮城縣政府提出「育孫假」構想,讓升格當祖父母的縣政府職員,利用這個有薪假幫忙帶孫。但這些政策的成效,仍有待觀察。

#下流老人 #超過 #遊民 #犯罪 #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