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江啟臣主席承諾黨主席不參與總統選舉,要做「造王者」,連勝文主張黨主席應為「專職者」,趙少康則表明,任黨主席是為了要做「爭王者」。本人認為他們三人均忽略了政治的本質,誤導了問題的本源,並模糊了黨主席與總統候選人的應有關係。本人思考這個問題的兩個基本點:第一、黨主席要做到「大公無私」,第二,讓黨的「總統候選人」(爭王者)能有權對全黨「統一指揮」。整體而言,對當前國民黨的需要而言,黨主席對自己的角色期許應為「造黨者」。

本人認為,黨主席一定要大公無私,更不可以利用權位,為自己安排有利參選條件。因此,若現任黨主席登記參選黨內總統初選,即應暫停主席權,以遵守公平競爭的原則。

本人亦認為,選舉時不可有雙頭馬車。所謂「造王者」、「專職者」與「爭王者」在現實政治的邏輯中是不容易有效率運作的,特別是在各自擁有權力的天王們之間,因為權力是稀少,甚而是排他的,這也是人性。

若黨主席與總統參選人為不同人,因為各人有其政治理念、主張企圖及支持者,分歧難免,不利選戰,這是人性所致,不必迴避。以上兩次大選為例,洪秀柱與朱立倫,韓國瑜與吳敦義的互動情景,歷歷在目,黨主席與總統候選人之間離心離德、各自為政,影響了選情,結果很慘。因此,總統候選人必須擁有黨主席的權力,方便統一指揮,才應該是重點。

再以古為鑒,天王權力之間的反目成仇,暗中拉扯,更是「造王者」與「爭王者」或「王者」之間常有的故事。歷史中,「造王者」功臣被開國「王者」殘殺或罷絀兵權,往往是自詡為「造王者」的悲劇下場。張良、蕭何與韓信,都曾經是「造王者」,但韓信被殺,張良避世隱居,蕭何以自污方式自保。勾踐與文種,李世民與徐茂功的關係也是一個例子。至於明朝皇帝朱元璋面對昔日「造王者」功臣的殘酷,就更不用說了。

畢竟,除了極少數人外,絕大多數的「王者」都認為江山是靠自己本事打下的,而非「造王者」的貢獻,這也是人性。因此,如果一個組織內有人自詡為「造王者」或「專職者」未來與「爭王者」或「王者」互動時,對組織的未來發展並不健康。

請不要再有「造王者」這種不切實際的思想了,國民黨當前需要的不是「造王者」或「爭王者」,而是「造黨者」,黨主席要有能力為國民黨建立理念及論述,並建立良好且有戰鬥力的制度,找出未來應戰大選最強的候選人。無論黨主席是否參選,黨的總統候選人確定後,黨主席均應將黨的權力與資源全部交給候選人,讓他事權統一,無後顧之憂地帶兵打仗。

基於以上認識,為求國民黨之團結與勝選,本人提出具體主張如下:

「現任黨主席若要參選,應在初選登記時,暫停主席職權或暫辭主席。選務工作由各參選人共推一代表組成的委員會,督導黨部負責處理之,以求公平公正產生總統參選人。

若現任黨主席初選過關,重拾主席職權或回任黨主席,若初選輸,由初選勝者代理黨主席至選戰結束為止。

即使現任黨主席不參加總統初選,待黨的總統候選人產生後,現任黨主席仍應暫停主席權,由總統候選人代理,以求事權統一,集中權力打選戰。

本人張亞中若擔任黨主席,將建立以上制度,以為遵從;若制度無法建立,本人將以上主張為莊嚴承諾,必遵守之。」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中國國民黨主席參選人)

#黨主席 #造王者 #王者 #總統候選人 #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