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的選舉場合中,原屬陸軍的軍歌《夜襲》一曲竟然意外爆紅,讓我這位到現在有時還以軍歌自娛娛人,或自我打氣的半百老翁聽來親切,於我心有戚戚焉!

在過往的年輕歲月中,嚴格說起來我有從電視、父母、高中和服兵役四種主要渠道來學習唱軍歌。猶記得小時候曾幻想在蔣總統的領導之下,心存「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崇高抱負,所以對軍人非常崇拜,也想過要以軍人作為自己的終生志業。當時國防部軍聞社製作了多首數分鐘長的軍歌短片,在台視、中視和華視這三家最早的電視臺頻道中,於廣告時段播放。該短片依照軍歌所屬的不同軍種和歌詞內容,配以國軍訓練或演習的畫面。所以,和陸軍相關的軍歌可以看見戰車,裝甲車進攻碉堡和單兵快跑前進的鏡頭。海軍的歌曲則可見艦炮齊鳴,登陸搶灘的震撼(當時中華民國海軍還沒有導彈和反潛直升機的配置)。而空軍的歌曲就常常可見F-100、F-104等噴射戰鬥機緊急升空攔截的英姿,這真是視覺和聽覺的雙重享受。雖然我們小孩子無法從頭到尾將整首軍歌或歌詞唱完,但是部分的軍歌旋律已深植我心。

在小學階段觀看了描述一九三七年抗戰初期高志航大隊長等空軍烈士抗擊日寇,浴血長空的經典電影《筧橋英烈傳》,它的背景音樂就是雄壯威武的《空軍軍歌》(實際上《空軍軍歌》是抗戰勝利後才定稿的)。適時亦為空軍眷屬的羅姓女同學在學校糾正我所唱的《空軍軍歌》不夠精準,我只好請出家中的王牌──曾畢業於臺北空軍子弟小學(後更名為懷生國民小學)的母親親自指導後,好再回學校和同班的羅同學PK一番。經過母親潤色之後,我才真正領略《空軍軍歌》的唱法。而某次意外發現曾經進入陸軍軍官學校第四軍官班接受入伍訓練的父親,竟然對著電視螢幕唱起了《陸軍軍官學校校歌》,所以「怒潮澎湃黨旗飛舞,這是革命的黃埔」也成了我們父子間的通關密語。

邁進高中階段,我等被期待塑造成「允文允武」的「革命青年」,所以學校中有了軍訓教官的編制。練習軍歌正式置入了軍訓課教程之中。大學聯合招生考試結束後,我們這批準大一新生,又被送上了陸軍成功嶺基地接受六周的陸軍新兵軍事訓練。當時早點名唱《陸軍軍歌》,晚點名唱《我愛中華》,作息如同新兵一般,只是把政治課程的比重增加。我們也在教育班長的指導下又複習了《夜襲》,《我有一支槍》等耳熟能詳的陸軍歌曲。

大學畢業後,我正式入伍進入海軍新兵訓練中心。只見人手一本的新兵訓練手冊,前面十幾頁就是海軍當局要求的軍歌歌譜,諸如《海軍軍歌》,《海上進行曲》等。這其中有一首《可愛的水兵》則是絲毫不顯可愛之處,卻簡直是水兵的噩夢。這首歌要唱四次相同的旋律,但四段的歌詞卻完全不同,光是背誦歌詞就頗傷腦筋。當時教育班長再三叮嚀,爾後分發到軍艦以後,資深的老兵最喜歡用這首歌曲來刁難新進人員,且會做為人員合格簽證PQS(源自美國海軍 Personnel Qualification System)的必考專案之一,這可迫使我浪費不少寶貴的青春時光在這首歌上頭。

服役中還有令人莞爾的是在我即將退伍之際,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宣佈中共政權不再是「叛亂團體」,為了因應這項政策的調整,我們晚點名軍歌《我愛中華》中的最後兩句歌詞也及時做了調整,由原來的「我們要消滅共匪,復興中華民國」,改為「我們要莊敬自強,我們要復興中華」,但實際上軍中同仁「積習已久」,真正遵行並記誦者不多,所以每每到了這首歌的末尾,各人「各吹各的號」,胡亂含混帶過,好個濫竽充數,不知所云。

退伍後,進入一家美商公司工作,某次獨自奉派到英國威爾斯分公司開會,分公司為我們與會人員在當地一家餐廳舉辦了溫馨的「威爾斯之夜」。這家餐廳正前方有一個舞臺,面向兩排長桌子,我等預定了左邊一排長桌,而威爾斯當地的民眾則在右邊另一長桌用餐。酒過三巡之後,分公司的會議負責人要求每個地區的代表必須登上舞臺,表演絕活,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做為唯一的炎黃子孫代表,鼓起勇氣上臺獻唱一首張雨生原唱柔情蜜意的《天天想你》後,台下「安可」(Encore)起哄聲不斷,心中念頭一閃,來首鏗鏘有力的《空軍軍歌》來震懾大家吧!這兩首意境不同,曲風對比分明的國語歌曲倒是博得現場觀眾不少掌聲。臨走前,在另一桌用餐的兩位威爾斯老太太還特別趨前向我握手致謝,讓她們有一個愉快且充滿異國風情的夜晚,令我受寵若驚!

後來在江蘇省蘇州市工作時,與一位自人民解放軍陸軍退伍的王兄相談甚歡,這也牽扯出解放軍(王兄)和國軍(在下)退伍軍人的良性對抗。我首先把抗日愛國歌曲《義勇軍進行曲》,亦是中共政權的國歌,一字不漏地唱了出來,王兄頗感訝異,當下就下戰帖要求我限時內將抗美援朝《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學會,還好我又輕騎過關而贏得一頓晚飯。我也從而感受到共產黨的文宣教育真是做得到位,一首氣勢磅礡的韓戰戰歌不知鼓舞了多少華夏青年「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為「保和平,衛祖國」走上國際戰場是也!

在美國這二十年間,有時也會有心情鬱悶,有志難伸,如鯁在喉之感,這時我會來一首母親教授的《空軍軍歌》來一吐怨氣,且自我鼓勵。想想當年空軍先烈們能夠以拋頭顱,灑熱血的民族大愛上戰場,我個人在職場上受的委屈又何足掛齒,一笑置之罷了。

前些時日收看了《生命彙》的創始人陳力醫生,所製作的一段兩分多鐘的視頻,論及提高免疫力的五大法寶,分別為不能熬夜,要喝水,能運動,情緒管控,和唱歌。如此說來唱歌(或軍歌)也是保健養生的訣竅之一了!憶及我與軍歌已經結緣了近五十年之久,看來在人生下半場的賽程當中,欲求健康長壽,我還得不離不棄地仰賴它們,向橫在前方的挑戰一同奮鬥前進!

#軍歌 #空軍 #陸軍 #劉良昇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