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拜登開始力推IPEF框架,很多評論者都已指出,由於IPEF並不直接是一個自由貿易協定,且並未能提供有關市場准入機制或關稅減免協定的相關條款, 作為拜登政府在國際貿易層面的第一次大動作(Biden’s First Big Trade Play),其實際效力恐怕會很有限。拜登怕引起美國國內民粹主義和勞工團體的不滿,在CPTPP上不敢做文章,而只願意推動自身主導「新起爐灶」,劍指中國範式的IPEF,已能說明很多問題。

不過,筆者認為,既然IPEF理論上會以數字經濟等新領域為其主攻,其成敗與否,似仍有待進一步觀察。如果最終歸於失敗,其問題也不必然僅只系之於拜登政府的規劃失誤。IPEF的主要結構性問題也許並不在其自身,而是在於拜登近期慘淡的民調。

拜登最近一段時間民調有多糟糕,我們只需要看這樣三則報導:

1. 六月初,CNN政治版塊有一則這樣的報導:拜登慘淡的民調已成他總統任期的常規狀態 (Joe Biden's dismal poll numbers are a feature, not a glitch, of his presidency);

2. 同樣在六月初,CNN還有這樣一則報導: 從2021年初國會山騷亂事件以來川普變得愈發受歡迎了(Donald Trump has become more popular since the January 6 Capitol attack);

3. 仍然是在六月初,Forbes有報導稱民主黨今年中期選舉的民調相關預測呈現出災難性的面貌。(參閱:https://www.forbes.com/sites/alisondurkee/2022/06/14/democrats-midterm-nightmare-polls-suggest-party-could-face-historic-loss/ )

從這個角度觀察,民調表現太糟,至少會有兩個方面的潛在影響:1. 美國的盟友們會懷疑拜登能不能挺過2024, 如果不能,像IPEF這樣的由拜登主導框架會延續多久?2. 也許從單純的出牌角度看,IPEF這招對拜登所構想的長遠美國戰略利益來講,並不算昏招(有的中國學者已冷靜地觀察到,IPEF可能會「破壞中國的供應鏈安全」),但問題是,這一招對解決美國當前內部的經濟通脹問題來說,很可能是毫無作用(或至少是杯水車薪),因此美國選民可能會覺得拜登搞IPEF,是屬於花拳繡腿,不幹正事,也就是說,這招未必會給拜登在民調支持度方面加什麼分。(作者為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青年副研究員)

(本文來源《海外看世界》,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拜登 #IPEF #民調 #問題 #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