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拿出一個出自波斯尼亞戰爭的紀念品,一個剛剛在去年秋天對塞爾維亞發射的戰斧導彈的制導盒,介於半球、圓錐和迷你金字塔的形狀,大家一時不知身處何處,並且再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出自甫出爐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的《痛苦的中國人》,被譽為語言魅力能自由超越文學進入政治、遊記、隨筆,作品在台出版的有《夢外之悲》、《守門員的焦慮》和《左撇子女人》,而他參與編劇的電影《欲望之翼》對電影、劇場人亦影響甚深。

作家,也是電影編劇和導演的陳玉慧表示自己很少關心諾貝爾文學獎,但此次的得主彼得.漢德克,卻是「少數我願意用德語閱讀的作家」,雖然他在政治上頗引起爭議,於南斯拉夫內戰時,為塞爾維亞「屠夫」米洛謝維奇站台,並且寫了一連串文章,但陳玉慧表示:「我一直跟隨他,無論他做什麼。」早年的劇作《冒犯觀眾》在她看來「是劃時代作品」沒有對話沒有情節的「反戲劇」之作,讓演員站在舞台上直接辱罵觀眾,但台灣礙於無譯本而甚少有劇團搬演。

「他的作品對我的影響蠻大的,尤其在面對創作時,文體的現代化和風格的轉化」陳玉慧說;相較於在台僅3部譯本,漢德克作品在大陸由文景出版社出了9部,且2016年漢德克曾到訪大陸,有趣的是當時被問及諾貝爾文學獎當年頒給巴布.迪倫時,他曾表示「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認為文學應是被閱讀的,「而巴布.迪倫不能被閱讀……巴布.迪倫的詞,如果沒有音樂,什麼都不是。」

大陸獨立出版人,聯邦走馬的惡鳥作為讀者指出,漢德克的作品「已經不需要人聲和情節,只要談論一座山的風景和一支淘金隊伍在山隘相遇,或一輛洗乾淨的電車舉起兩支電線在陽光和灰塵裡,就能捕獲語言所有的魅力。」

(旺報 )

#作品 #文學獎 #作家 #閱讀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