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川普陣營持續吵吵嚷嚷,但隨著計票工作逐漸明朗,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已定。分析人士認為,美中關係已經徹底改變,「中國威脅」已成美國主流看法,拜登執政無法在短期內改變此種關係,尤其在人權、技術、國家安全、台灣與香港問題上可能會更加強硬。

《美國之音》引述地緣政治風險分析機構戰略預測公司(Stratfor)高級副總裁貝克(Rodger Baker)的分析稱,雖然有點誇張,但是川普及其政府確實讓「中國威脅」這個原本只是少數人的看法變成美國主流觀點。這些觀點包括,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而且中國不會因為美國的接觸政策而改變自己的政治方向。

報導說,自尼克森總統以來,美國實行著對中國的接觸政策,並認為保持與中國的接觸最終可能會改變中國。但是,越來越來的美國人認為美中建交以來的對華接觸政策已經失敗,並沒有達到當初的目標。

2017年白宮發佈了川普任期內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報告首次把中國列為美國的「競爭對手」。2018 年發表的《國防戰略》報告也把中國列為美國的首要競爭對手。此後,還把美中競爭推向經貿領域,升級至美中全面貿易戰。到了副總統彭斯的長篇演說,更被認為是打響了美中「新冷戰」第一槍。新冠疫情的更讓兩國關係雪上加霜,現在已降至40年前兩國關係正常化以來的最低點。

分析指出,中國威脅也成了美國的兩黨共識,國會對中國的強硬態度甚至超過了白宮。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9月公佈的一份報告說,2019年1月以來,本屆國會提出了至少366項與中國有關的議案,其中12個已經成為法律。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研究美國外交政策的教授凱薩琳.阿什布魯克(Cathryn Clüver Ashbrook)認為,川普最大影響在於他重新構建了美國民眾對中國的看法,美國人開始用更批評性的眼光來看中國,將中國視為敵手。即便拜登想扭轉川普政府的某些做法,由於川普政府的影響,短期內也無法有效。

戰略預測公司的貝克說,拜登可能試圖讓美中關係回到更為「可控」的狀態,甚至推進兩國間的有限合作,但是對華政策作出大幅度「回撤」不太可能,因為大幅度回撤會讓拜登政府有被指責為「親中」或是「中國的工具」的風險。因此在對華問題上,拜登只會在「戰術上」與川普不同,拜登政府可能會尋求在某些領域與中國進行積極對話,包括氣候變化、新冠疫情。但在其他方面對中國的壓力不會減輕,包括人權、技術、國家安全領域、台灣和香港問題,拜登甚至會更加強硬。

戰略預測的貝克說,川普的最大外交遺產是,他不僅改變了美國國內對中國的認識, 甚至也改變了美國盟友對中國的看法,世界許多國家也開始重新評估中國崛起和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的作用。

貝克認為,川普政府外交政策標誌「坦率」,形成了「針對中國的新共識」,不僅是美國民主共和的「兩黨共識」,也是越來越多的歐洲和印太地區盟友的共識。

文章來源: 中國人說他「不靠譜」, 但他很靠譜地改變了美中關係的軌跡

(中時新聞網)

#美中關係 #中國威脅 #拜登 #戰略對抗 #台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