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條旗報》22日報導,中國大陸與菲律賓簽署9.4億美元合約(約新臺幣265.5億元),興建鐵路連結蘇比克灣與克拉克空軍基地。由於仍有美軍使用該設施,故引發外界聯想。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莊嘉穎指出,光是鐵路興建對美軍影響有限;但如果美方有意擴張區域軍事存在感,恐成為美菲無法迴避的議題。

報導中指出,北京與馬尼拉即將展開協商,討論鐵路興建所需的融資事宜。中國大陸派往菲律賓的代表黃溪連則在臉書上證實,將興建連結蘇比克灣與克拉克空軍基地的鐵路。

黃溪連強調,這條長達44英里、工程期約42個月的鐵路,為陸菲間金額最高的政府計畫,也是菲國總統杜特蒂「興建、興建、興建」計畫中最核心的計畫。

其指出,隨著鐵路完工將彈性連結蘇比克灣與克拉克走廊沿線的港口、鐵路與機場,並改善物流效率、降低運輸成本,還能滿足貨運業潛在需求以及刺激區域經濟活動。

根據菲國運輸部網頁,「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已於2020年12月29日正式承攬該建設。該公司為「中國交通建設公司」的子企業,曾遭指控在斯里蘭卡競選期間金援該國政治人物,而在2018年承包該國大量建設工程。

呂宋島上的克拉克空軍基地,在1903年至1991年間隸屬美軍,為美國海外最大的軍事團體。不過,由於皮納土波火山(Mount Pinatubo)於1991年爆發,美軍決定撤離開基地。該機地也被改為克拉克國際機場、克拉克自由港區,以及菲律賓空軍駐紮地。

2016年4月,美國空軍分遣隊的A-10與HH-60由南韓的平澤空軍基地與沖繩基地,部署至克拉克空軍基地。該分遣隊包含5架A-10、3架HH-60,以及200名軍事人員。其目地主要為巡弋南海爭議諸島,以確保國際水域與空域的軍事與民間活動安全。

換言之,由於美軍仍使用克拉克空軍基地,菲律賓卻與大陸聯手興建鐵路,不免引起政治與戰略上的聯想。對此,莊嘉穎分析,鐵路對訪問的美軍影響相當有限;但如果美方尋求擴張區域存在感,必然成為美菲間無法迴避的問題。

其表示,興建鐵路與後續發展,是否改變《美菲聯防條約》與《美菲軍隊訪問協定》,成為未來觀察重點。更具體地說,菲律賓是否因此對美軍使用該基地設下限制與條件,以及美軍在區域行動是否因此產生改變,成為觀察美軍區域軍事力量的重要指標。

此外,美方也慎重看待大陸透過海外商業投資,以達成戰略目標的作為。2015年,美陸戰隊於澳洲北方領土進行輪調,而澳洲卻將達爾文港租借給大陸企業99年。同年,斯里蘭卡因積欠北京貸款,而租借位於印度洋航線上的深水海港給大陸企業,有效期長達99年。

自2016年就任以來,杜特蒂加強與北京的外交關係,並深化大陸對菲國的基礎建設投資,這影響其對大陸在南海活動的批判力道。甚至,他揚言要把美軍趕出菲律賓,片面退出《美菲軍隊訪問協定》。

2019年,蘇比克灣的造船廠傳出財務危機,大陸企業馬上展現高度興趣。不過,最終可能由澳洲造船廠奧斯塔,與美國股權投資公司博龍資產管理接手。

奧斯塔表示,蘇比克灣不會像過去一樣,成為美國海軍基地的勢力範圍。然而,它將在美國與澳洲企業聯手下,支援美國、菲律賓與其他國家海軍在區域中的行動。夏威夷大學的菲律賓專家阿比納萊(Patricio Abinales)分析,該鐵路的經濟效益的確是很好的宣傳,但政治效益終究會發酵。

文章來源:Philippines inks $940 million deal with China to link Subic Bay and Clark Air Base by rail

(中時新聞網)

#克拉克空軍基地 #南海 #債務陷阱 #一帶一路 #V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