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航天員看好了:中國空間站操作界面都是中文,作息走北京時間

全世界所有的天文與太空科學愛好者,對於各種太空科學影片中的受訪者使用英文與俄文受訪已相當習慣。不過自從中國啟用了太空站之後,國際太空站也可能在數年之後退役,有關太空科學的國際媒體與網路論壇正在議論紛紛,許多國家的太空人除了原先的英文與俄文之外,早已開始加碼學習中文,否則上了中國太空站會連操作界面與作業手冊都看不懂,也不見得能跟中國太空人溝通。這些有關全球太空人學中文的現象,讓許多大陸與海外華人忍不住感到自豪與驕傲。

中國太空人在神舟12號載人飛船與天宮太空站上的操作介面都是中文顯示,其操作指引手冊也是以中文撰寫。(圖/央視截圖)
中國太空人在神舟12號載人飛船與天宮太空站上的操作介面都是中文顯示,其操作指引手冊也是以中文撰寫。(圖/央視截圖)

不論是電視或網路的科學與探索頻道,過去主要都以英文為主,受訪者如果是俄羅斯人,則會使用俄語。最近太空科學網路與論壇已開始討論,中國太空站啟用後,「操作手冊與使用介面使用的是中文嗎?」甚至有人主張,方便未來可能登上中國太空站的外國太空人,可以考慮中英文並列,但這樣的主張在論壇上引來不少訕笑。絕大部份的人都認為,上了中國太空站跟上了中國船舶一樣,使用中文是必然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歐盟一些太空人早就開始學中文。歐歐洲太空總署官員說,有幾位已經學了3年中文,為的就是將來搭乘中國載人飛船登上中國太空站。另有一名義大利的女太空人克莉斯多佛瑞蒂(Samantha Christoforetti)則是大學時期就開始學中文,她有可能成為首位登上中國太空站的外國太空人。

從美蘇在太空中握手之後,兩國的太空機構與太空人交流頻繁,雙方都努力學習對方語言。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太空人表示,在訓練當中最頭痛的是學習俄文,甚至比失去方向感或失去重力造成暈眩嘔吐還要痛苦。而為了要學好英文與俄文,美俄兩國會安排太空人到對方的太空部門居住與學習,同時加強語言訓練。

天宮太空站上堆滿了貨運飛船運送的器材與補給品,一包包像是快遞送來的包裹,很多網民戲稱中國太空人這幾天都在「拆快遞」。(圖/央視截圖)
天宮太空站上堆滿了貨運飛船運送的器材與補給品,一包包像是快遞送來的包裹,很多網民戲稱中國太空人這幾天都在「拆快遞」。(圖/央視截圖)

其實一開始美方也是不願意學習俄文,但國際太空站(ISS)啟用後,因美國火箭的花費與效率比不上俄羅斯聯盟號太空船,因此決定所有的人員及貨物運載工作都由聯盟號來執行。美國人曾要求俄國更改聯盟號太空船上的俄文介面,俄國人不願去更改整套作業系統與操作手冊,美國人沒有別方選擇,只好與其他國家的太空人乖乖學習俄文。很多俄國太空人在談及此事時,除了眼睛會發亮,嘴角還經常帶著神秘的微笑。

前蘇聯和平號太空站同型的操作介面及運載火箭都是使用俄文,美國人曾要求添加英文介面,俄國人完全不為所動。圖為與和平號太空站同型的操作介面。(圖/網路) 
前蘇聯和平號太空站同型的操作介面及運載火箭都是使用俄文,美國人曾要求添加英文介面,俄國人完全不為所動。圖為與和平號太空站同型的操作介面。(圖/網路) 

網路上可以買到俄羅斯流落在外用以訓練太空人導航的器材。(圖/網路)
網路上可以買到俄羅斯流落在外用以訓練太空人導航的器材。(圖/網路)

今年美國SpaceX火箭完成國際太空站補給任務,聯盟號預備退出國際太空站運載任務,但是各國太空人又有新的難題了。國際太空站因老化與經費問題,大約會在2028年至2030年之間除役,屆時可能只有中國太空站在軌道上工作,而且中國人也歡迎其他國家參與中國太空站的運作與研究工作,目前已知會有17個國家的太空人陸續登上中國的天宮太空站。

現在,中國人說:「該輪到中文上場了」。

外國太空人學中文會有多難?根據美國國務院一份外語學習量表顯示,使用英文者學習中文的難度屬於最難的第5級,比列為4級的俄文更難,與阿拉伯文、日文、韓文同等級。對一些通曉數種語言的西方國家太空人來說,這很可能是他們這輩子首次學習象形文字,可以想見對歐洲國家太空人造成的何種文化衝擊。不過目前美國太空人還沒有計劃要登上中國太空站,但是為了未來工作上的需要與國際情勢可能轉變,很可能有一些太空人早已開始學習中文了。

圖為中國太空人聶海勝(中)、劉伯明(左)和湯洪波進行交會對接訓練。他們在訓練時都使用中文介面與操作手冊,未來其外國太空人登上天宮太空站,勢必也得學習中文才能順利工作。(圖/新華社)
圖為中國太空人聶海勝(中)、劉伯明(左)和湯洪波進行交會對接訓練。他們在訓練時都使用中文介面與操作手冊,未來其外國太空人登上天宮太空站,勢必也得學習中文才能順利工作。(圖/新華社)

眾所周知,在國際民航界為防範因語言障礙而發生事故,在美國的強勢作為下,國際民航組織(ICAO)建議使用英語作為飛航人員溝的統一用語。現行國際太空站上,美俄兩國太空人都會學習彼此語言,其他國家太空人則會其中至少一種語言,但使用較多的還是英語,俄語則做為輔助使用。中國的太空人一直遭到美國排擠而無法參與國際太空站,即便參加了,太空站上語言使用情況應也不會有何改變。

據己知訊息顯示,目前獲選參與中國太空站研究課題有9個,外國研究人員則來自17個國家,包括日本、印度、巴基斯坦、俄羅斯,以及德國、法國、義大利等歐盟國家,這些研究預計會在2022年天宮太空站正式建成之後陸續展開。也有媒體注意到,美國不在其中,這是因為美國國會於2011年立法禁止NASA與中國進行合作,目前的政治情勢顯然也不會在兩國的太空合作上有什麼改變。

大陸太空人聶海勝進行失重環境水下訓練,以模擬在太空站的艙外太空漫步。( 圖/新華社)
大陸太空人聶海勝進行失重環境水下訓練,以模擬在太空站的艙外太空漫步。( 圖/新華社)

未來各國太空人將在中國的火箭發射場與天宮太空站上與中國太空人互動,顯然中文會是主要語言,英語有可能會做為輔助語言。還沒有學習中文的外國太空人,恐怕就得加把勁了,因為環境險惡的太空中,指令傳達與理解錯誤可能會造成災難性的結果。至於有關太空領域的科學研究,也將會有愈來愈多的論文以中文發表。按此情勢發展,中文即將成為新興的國際太空語言,只要謹慎經營,中國成為太空強國也是指日可待。

#天宮太空站 #太空人 #中文 #英語 #俄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