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政治權力頂端,卻也是血肉之軀的宮廷女性們如何愛,如何恨?

她們的愛欲情仇,對她們自己和他人,以及天下局勢會造成何種影響?

【精彩書摘】

西周到春秋時,齊國的君主姓姜,是姜太公的繼承人。這個家族的女性後代依照當時的風俗習慣只有姓,沒有名,都稱為「姜」,也就是「姜氏」。在眾多姜氏女子中,那些嫁給別國君主做正妻,成為別國君夫人的,有些會用她丈夫的諡號來稱呼她,例如「宣姜」就是齊僖公的女兒姜氏,嫁到衛國後成為衛宣公的夫人,因此得名。此外,春秋時諸侯貴族女性死後也有諡號,即用一個字以總結並代表她的一生。當時某些地位重要、形象鮮明的女子,史書記載時,會採用諡號來稱呼她們,用以標明並彰顯她們的身分,例如「文姜」、「哀姜」等名號,就在《左傳》中出現。

春秋初年齊僖公在位(公元前七三一至前六九八年),他的太子名喚姜諸兒,另有二女,大女兒宣姜,小女兒就是文姜。古代貴族姬妾眾多,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雖然同屬一家,唯因家族龐大,眾姬妾各有居所,同父異母子女見面的機會顯然偏少,但當然彼此認識。姜諸兒與文姜應該不是同母所生,因為唯有如此,二人才會自小在齊宮中處於「有點熟,又不太熟」的人際關係狀態,等到情竇初開時,容易因近水樓台,互相產生異性的吸引力。對於這種情況,英國性心理學家藹理斯(Henry HavelockEllis, 1859~1939)在他的著作《性心理學》第三章第一節〈青年期的性衝動〉中曾經論及:

性的繫戀必須靠較強的刺激,而家庭環境中人,彼此朝夕相見習熟已久,即使有性的刺激,事實上不夠強烈的程度,不足以引起反應。……大家知道,最強烈的親屬相戀的例子往往發生在從小就分開的兄妹之間。

果然,在宮廷中分別成長的姜諸兒與文姜發生戀情,出現亂倫的通姦關係。

這種關係應該沒有維持很久,但已經足夠在二人心中留下無法忘懷的印象。因為齊僖公二十二年( 魯桓公三年,公元前七○九年),魯桓公派遣公子姬翬赴齊國求親,齊僖公答應,同年就送女兒文姜出嫁到齊國。古人結婚很早,女孩子十五、六歲出嫁甚為平常,由此看來,姜諸兒與文姜成為情人還不是很久,文姜就出嫁了,因此對於雙方而言,對方都可能是初戀情人,至少文姜是如此。

倒是當時齊僖公的行事不合常理,頗值得玩味。依歷史記載,他親自把文姜送到魯國成親,這違背周朝的禮制,也讓人覺得以齊國這樣的大國,此舉未免太過謙恭。

原來依照周朝禮制,諸侯之女出嫁,應由君主指派大夫送嫁,國君是不出動的。齊僖公之前已經嫁過長女宣姜到衛國,也依禮而行,應該不會不明此理,但他還是親自送文姜去,不惜違禮,顯示他必然另有考慮。推想做為父親,齊僖公可能已經知道自己的兒、女通姦,所以才親自押陣送嫁,以免半路兒子可能追上女兒互訴衷情,難分難捨,奉派送嫁的大夫也管不了。實際上這種強力八卦的事情在耳目眾多的宮廷中很難瞞住眾人,做父親的聽到傳言,看出端倪,也在情理之中。

文姜嫁到魯國,成為魯桓公夫人後,一時日子過得頗為正常。魯桓公六年(齊僖公二十五年,公元前七○六年),文姜為魯桓公產下一子,因與魯桓公同日生,取名為同。姬同為嫡妻所生,在姬妾眾多的中國傳統宮廷中並不多見,魯桓公想必十分高興,文姜的君夫人地位也想必因此十分穩固。姬同長大後被立為世子,就是後來的魯莊公。

(本文摘自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葉言都

1949年(民國38年)生於澎湖,祖籍北京,父系為滿族葉赫那拉氏。臺灣大學歷史系博士。曾任英文漢聲雜誌研究員、中國時報各項職務(從人間副刊編輯到財務長)、世新大學兼任講師、時報旅行社顧問、古蹟臺北故事館諮詢顧問、倪匡科幻小說決審委員等。

現任東吳大學歷史系暨創意人文課程兼任助理教授、洪建全基金會敏隆講堂講師、臺北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講師、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

曾獲第8屆時報文學獎科幻小說首獎(1985),作品〈我愛溫諾娜〉;第11屆時報文學獎推理小說首獎(1988),作品〈1649〉。

著作《海天龍戰》(2008)、《綠猴劫》(2020,《海天龍戰》32年紀念新版),科幻小說集。推理小說〈1649〉改編為電影《遊戲規則》(1989)。談中國歷史:《讓我們來到南朝》、《讓我們來到北朝》(2019)、《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2020)。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時報出版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時報出版
#文姜 #齊僖公 #魯桓公 #宮廷 #齊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