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香港兩位媒體負責人蔡衍明與黎智英先後遭打壓和迫害,中天新聞台被民進黨政府關台,黎智英官司纏身,被收押、假釋、再收押。這兩個媒體集團,前者遭受重大財產損失,後者經營人失去人身自由,究竟怎麼回事?媒體不見容於當道,是媒體有問題,還是政治有問題?應如何理解這兩個媒體的厄運?

首先,兩個媒體集團遭到打壓和迫害,雖然都來自政治力量,但事件本質不同,原因和理由也各自不同。壹傳媒在香港長期介入、主導反對運動,不但在新聞報導與言論上為政治服務,幕後亦積極參與政治行動,鼓吹、引進外國政要介入香港抗爭活動,為了支持打擊大陸的川普連任,黎智英聘用的美籍助理還炮製不利拜登的假新聞,誘導美國媒體刊出。對黎智英而言,壹傳媒旗下媒體是政治運動工具,要為其政治活動效勞與服務。

旺中媒體集團關台事件性質不同,旺中集團雖有強烈的政治立場與新聞取向,蔡衍明也有鮮明的政治態度與個人好惡,選舉時不吝於表明態度,但始終謹守媒體分際,從不參與實際政治活動,更未將媒體用作政治工具。然而,在號稱有言論自由的台灣,中天新聞台不搞政治、遵奉法律,只是因為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帶動韓流風潮,重創民進黨選情,因而遭到關台命運。

NCC以中天新聞品質不佳為理由不准中天換照,但從實務而言,中天新聞的品質問題是所有新聞頻道共業,中天只是被檢舉、裁罰案件最多,至於為何被檢舉、裁罰最多,五尺之童都知道原因。就法律面而言,政府機關以行政裁罰造成新聞台下架的事實,是否逾越行政權範圍?是否侵犯新聞自由?勢必出現憲法爭議。坦白說,旺中集團的遭遇不但是一起「因言賈禍」事件,而且在法律上有很大的翻盤空間。

壹傳媒受人非議的一大問題,在於把媒體與政治的角色攪在一起,損害了媒體的專業精神與角色倫理,使其成為遂行政治目標的傳聲筒,進而以政治運動的立場與需求支配媒體內容,讓媒體及其專業員工為政治運動的目標服務。由於定位與功能上嚴重混淆,媒體的純正性不復存在,政治不撈過界的規矩也被打破,以致於閱聽大眾所接收到的媒體內容,是基於政治目的的宣傳,而非真實客觀的新聞報導與多元意見的論述。

這兩大媒體集團的另一差別,在於是否守法。《港區國安法》明訂「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無論是公民還是媒體都應遵行,但壹傳媒集團的新聞與言論內容卻公開央求美國副總統、國務卿干預、制裁港府,依據香港官方公布的資訊,壹傳媒負責人曾以實際行動,聯繫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媒體可以透過報導與評論對當政者表達不滿,但須以法律為底線。

旺中集團在法律上遵從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在政治上堅持做「堂堂正正中國人」,以身為中國人為榮,衷心希望兩岸中國富強起來,對於任何勾結外力的做法,斷難苟同,將熱愛中華民族與樂做中國人的志節,落實為媒體理念,並為此奮鬥不懈,這是旺中媒體集團的擔當與堅持,也是兩媒體集團另一個不同之處。

媒體擁有新聞自由,具社會公器屬性,媒體可以善用新聞自由,但不能淪為經營者個人參政的工具;同樣的,政治人物也不能越界經營媒體。無論是媒體人還是政治人都必須了解媒體與政治的分際,媒體人與政治人是兩個不相容的角色,必須涇渭分明,一旦越界,不是媒體亂政,就是政治亂媒,必然亂了套。

民進黨掌握政權後,不但背叛當年「黨政軍退出媒體」理念,濫用政治影響力與政府預算介入媒體經營,進而影響媒體內容,更動用國家資源組織大內宣網軍,為政績擦脂膜抹粉之餘,還肆意攻擊政敵。民進黨於掌控NCC人事主導權後,以「獨立機關」名義迫害中天新聞,真實目的在避免2018年韓流覆轍,但政治與媒體一旦合流,將對民主品質造成嚴重傷害。

事實很清楚,壹傳媒和旺中媒體集團、黎智英和蔡衍明的際遇,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民進黨政府混淆媒體與政治分際,更是害台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媒體集團 #政治 #壹傳媒 #媒體 #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