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家父子治理台灣的戒嚴時期,警總執行禁制社會運動(禁止罷工、罷市、罷課、示威遊行……),壓制言論與出版自由。對於政治傾向共產社會主義或台灣獨立建國運動者,只要推動相關發展,警總會長期觀察、監控、訪談,並將破壞治安者與政治異議者等量齊觀。基於「支前安後」之任務,警總業務龐雜。由於忌憚中國共產黨滲透,對可疑中國共產黨份子採取「寧可錯殺一百」之撲殺,因此在戒嚴下,警總便成為政府最方便有效之打擊工具。警總令人詬病之處為思想與言論管制,到了兩岸相持、熱戰不再時也未放鬆。對台灣人民而言,警總可說是台灣威權時期政府破壞人權之代表,也是台灣人心中重大陰影。警總也製造了許多冤獄;「每個台灣人心中都有個小警總」這句俚語,在台灣代表了威權時代警總作為政府管制工具時,對台灣人民造成之心理影響與痛苦可謂此恨綿綿無絕期。

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的感言是:台灣是個民主、自由國家,國家偉大的地方就在每人都有做自己的權利,也保障所有國民自由選擇的權利,她要以總統當選人身份鄭重呼籲,每人都要尊重這份自由,選舉結果是向世界證明,台灣人就是自由民主的,只要她當總統一天,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但是最近台灣的各個行政部門都忙著鞭笞國人的認同,而且還要「逆英文而行」。原住民阿美族人楊品驊於演講時高喊「我是驕傲的中國人」,原住民族委員會趕快跳出來強調,原住民族不是炎黃子孫,也不是中華民族,呼籲國人勿遭中國政府利用成為中國統戰台灣的樣板;台灣藝人歐陽娜娜將在中國大陸國慶日,登上央視晚會高唱《我的祖國》,行政院長蘇貞昌公開抨擊,連文化部都表示會遵照陸委會調查,做出適當懲處。

對於一個在大陸發展的原住民青年和一個台灣的藝人,政府有需要出動國家機器來對於國民的「認同」進行追殺?蔡總統對於人民認同的承諾已經化作灰燼?好像整個蘇內閣團隊並沒有真正體會蔡總統對於認同的定義。根據中華民國的憲法與法律,中華民國的領土包含大陸地區與有實際管轄權的自由地區(俗稱台灣地區)。從原住民青年楊品驊的中國人到歐陽娜娜的我的祖國,當然有法有理也有據,那為何行政部門要急著跳出來呢?是為博版面還是碰瓷解放軍,逼中共出手攻打台灣,以求取中美衝突後更大台獨機會?一將功成萬骨枯,凡是戰爭的爆發,最慘痛的還是一般老百姓,絕對不是那嘴巴說掃把抵禦解放軍的當今閣揆蘇貞昌。

從血緣和文化的角度,台灣和中國大陸絕對是割不斷的兩個政治實體。根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所做的民調: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佈(1992年06月~2020年06月),當前仍然有30%的民眾認為自己也是中國人,那台灣當局是否要驅逐這一批和蘇內閣沒有同樣認同的700萬國人同胞?台灣社會所享有的民主政治、多元文化與族群平等價值,是2300萬國人同胞的珍貴遺產,也是中華文明的一塊瑰寶,希望蔡總統不要把台灣帶回警總時代,也希望台灣的每一個人真的不需要為自己的認同說抱歉!

(作者為桃園市魯冰花愛鄉協進會理事長)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警總 #認同 #歐陽娜娜 #楊品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