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接連敗選,國民黨主席朱立倫雖道歉,也說責難一肩扛,未來將擴大決策圈。問題是敗選檢討或如何具體負責與共同決策,都沒個影子,難讓人期待國民黨能在這「寶刀已老」的朱主席領導下再起。畢竟從連敗中可發現,朱不懂新時代選戰邏輯與新世代選民投票行為,中二選區竟以傳統組織戰迎戰綠軍的多元網路空戰;同時朱也叫不動地方諸侯,無法整合戰力,還有一個缺乏戰略宏觀部署的根本問題。

但只找問題來進行控制補強已無法解決國民黨現今的「骨牌魔咒」,畢竟民進黨已建構出黨政資源強勢壓陣、媒體助威,結合網路操作的勝選方程式,所以朱立倫得跳出傳統思考框架來看危機,並做出一些逆著原本精算性格的無私之舉,才有反轉的機會。

首先,既已是「弱勢」主席,就別再想走強勢領導。朱當選得票未過半,現今又連敗,只能接受弱勢黨主席的現實,確實建構集體領導平台。這平台勢必得包括新北市長侯友宜、台中市長盧秀燕兩位大諸侯,也得納入深藍領袖韓國瑜、張亞中,以及批判綠營火力強大的趙少康,當然也要邀極重視網路行銷、經營青年選票不遺餘力,且補選比朱還要努力的前主席江啟臣。不論他們是否願意參加,朱應該在最短時間拿出誠意建構平台,親自拜訪溝通,說服他們加入。

畢竟朱在選主席時得罪深藍,選舉操作網路聲量也疲弱,年輕人對老K更望之卻步,國民黨也無力訴求中間選民、此次敗選,文傳會類似「切割、甩鍋」的言論更凸顯朱立倫在中央謀略及論述能力上都不足,未來應藉由平台建構,納入黨內這些實際在地方、媒體第一線,或有能力訴求特定選民的大咖共同來救亡圖存。

其次,朱應該明白宣示不選2024總統大位,和想選的黨內大咖互解心結,才能促進團結。否則想選的黨內大咖最在乎的,就是朱拿下黨主席之後,未來會掌握初選規則讓自己被提名選總統,因此彼此相互懷疑都來不及了,哪可能談團結? 而朱既然當了主席,在這樣連敗的窘境下,要請人幫忙,又不自己讓步,還抱持自視甚高的態度,誰會買帳?包括接連敗陣的具體負責方式,或許朱可宣示在六都選舉時親征台南,一方面帶動士氣,另方面展現負責的態度與破釜沉舟的勇氣,或許還能拉抬南台灣國民黨的低迷選情。

最後,針對年底選舉,藍軍超前部署確實必要,特別是六都,現今雙北、台中市長人選幾乎無懸念,維穩或進取應有可能,然而有機會的還有桃園,朱可考慮協調韓國瑜參選。坦白說,韓可能仍不甘寂寞,甚至伺機而動,不然他大可直接退隱江湖,也不用搞什麼「韓先生來敲門」或見面會,韓有這些動作,就是對政治未曾忘情。但平心而論,韓要選總統已無機會,畢竟弱點太明顯,他被操作的負面刻板印象太深刻,要彌補太難,然而以其現今的能量,參選桃園或仍可一搏。

朱若能說服韓,韓基於以往被雙殺的慘痛經驗,選上也不可能跳攻總統,若朱也宣示不選2024,藍軍總統布局不僅會簡單得多,六都過半的勝率也高,還能以六都之勢合圍中央,更能給深藍及韓粉一個期待與情緒宣洩的出口,這樣的布局應有利基,就看朱、韓二人能否跳脫私利與框架了。(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時論廣場 #鈕則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