槳板出圈了。

在北京,被稱為 「京城塞納河」 的亮馬河、年輕人潮流聚集地的朝陽公園,亦或者槳板的 「聖城麥加」 昆玉河……都成為了槳板愛好者的聚集地。隨處可見的槳板,甚至開始在河道中央產生擁堵。

「槳板SUP」,全稱為 「Stand-Up Paddling」,源於夏威夷,也稱立式單槳衝浪。它由衝浪板和一把傳統手划槳板結合而成,易上手且充滿趣味。除了立式,玩槳板的姿勢還可以是躺、坐、趴甚至是倒立。實際上,這種親民的靜水運動,在全球多地已風靡多年。

阿凱是眾多槳板愛好者之一。

進入8月的某個下午,兩三點鐘的光景,在朝陽公園的WhaleSports戶外水上運動營地,34、35度的氣溫下,儘管紫外線格外強烈,但卻依舊無法阻擋阿凱玩槳板的心。「槳板既可以把我的皮膚曬成我喜歡的健美古銅色,也可以體驗『落水的樂趣』。」阿凱如是說道。

在阿凱身旁,是第一次來體驗槳板運動的女友悅悅。「我是被他安利著過來體驗的。在槳板上划行,將自己打扮地靚麗一點,很適合攝影出片,這點還蠻酷的。」 悅悅表示。

WhaleSports戶外水上運動營地置物架上的槳板。(來源/燃次元)
WhaleSports戶外水上運動營地置物架上的槳板。(來源/燃次元)

阿凱在朝陽公園划槳的同一天,位於浙江省杭州市郊的富春江,掌掌帶著二三十人的社群,正在組織一場槳板體驗活動。掌掌是戶外運動品牌「沙漠之洲」的主理人,她帶隊時,會為大家租好大巴和營地的槳板,然後以1帶10的比例配備教練,給槳板愛好者帶來專業的槳板體驗。

像阿凱、掌掌這樣戶外運動擁躉和社群主理人還有很多,他們逐漸壯大著槳板運動的隊伍。

在小紅書上搜索「槳板」,相關筆記超4萬篇。對比過去三年的數據來看,早在2020年6月,小紅書的槳板搜索量就已同比增加266.37%,2021年6月和2022年6月的同比增長速度更是達到了575.64%和1068.66%。

槳板在年輕人群體中的走紅,也直接帶動了其上下游產業鏈的發展。國內水上用品生產商、威海市傑世遊艇有限公司高經理透露,比起疫情前的2019年,他們公司的槳板銷量暴增了十倍。

據瞭解,疫情前,傑世遊艇的槳板基本只在東南沿海地區出售。在高經理的印象中,2017年賣到西藏地區的唯一一塊槳板,是多年來的一個例外。「而如今,新疆、西藏的訂單也多了起來。」

不過,儘管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這個夏天開始接觸這項全新的運動,槳板之風也從東部沿海地區刮向了內陸,但槳板想要真正走向大眾,還面臨著許多挑戰。

「國民的安全意識不足,不僅是對槳板,甚至是對整個水上運動發展的一個局限。社會組織和有關部門需要對民眾有一個風險性的培育過程。」 國內知名槳板品牌Molokai的創始人許峰對燃次元表示。

「Mark帶你玩戶外」 社群的主理人Mark則認為,「接受過正規體系培訓的教練人數不足、有正規水上運動營業資格的基地數量有限,還有基地的接待規模有限,以及槳板的購買成本較高,直接限制了槳板這項運動的規模。」

不難看出,儘管槳板已經逐漸被年輕人接受,但真正想走向大眾,還需逐一擊破自身的軟肋。

01年輕人為槳板 「淪陷」

對自然的渴望以及全國酷暑之下,年輕人對能解暑的水上運動的偏愛,讓槳板在這個夏天迅速走紅。

阿凱是從上個月開始參與槳板運動的。3、4次體驗下來,他已經深深地愛上了這項容易上手且樂趣無窮的運動。

「玩槳板不僅解暑,還很帶感。但真正想體驗槳板的樂趣,並非看起來那麼簡單。」阿凱介紹,想要玩好槳板,對平衡感還是有一定要求的。但在划槳和走板時,不經意掉入水中的感覺也是很爽的。

或許正是因為享受這種落水的「爽」,那日下午,在朝陽公園湖面上,即使忽然被自己的女朋友「推」入水中,阿凱也絲毫沒有惱怒,反而是嫻熟地在湖中暢遊了一會兒,才又重新回到槳板上休憩,再向湖中心劃去,並在湖中央,做起了倒立動作。

一套熟練地動作下來,阿凱表示,「槳板瑜伽」 也是他熱愛槳板的原因之一。「在陸地上倒立,總歸會擔心摔疼。但在槳板上,只要你會水,即使摔倒也是舒服的。」

與阿凱不同,悅悅更多是把槳板運動當作一種休閒娛樂的體驗以及社交的談資。

悅悅透露,來朝陽公園之前,她特意瀏覽了小紅書上的槳板穿搭:頭上一頂鵝黃鴨舌帽,上半身挑了一件修身的深粉色健身背心,下半身則是貼身五分長的健身褲,「就是為了在休閒的同時,拍出幾張很有范兒的照片。」

「今天是我第一次下水,感覺站立划行槳板的門檻確實不高,很快就能夠劃出十幾米,這也讓我這個缺乏運動天賦的人很有成就感。」悅悅表示。

事實上,儘管和阿凱、悅悅一樣,在今年夏天才接觸槳板的年輕人很多,但事實上,槳板這項偏小眾的運動,在國內部分地域,早已盛行多時。

高經理便是從數年前就成為槳板運動的愛好者之一,並順利把愛好發展成了工作。不同於阿凱的趣味型槳板玩法,還有悅悅的時尚型玩法,高經理更多的是因為槳板這項水上運動自帶的健身屬性,而對它情有獨鍾。

「把槳板玩熟練,是可以達到全身運動的效果的。」高經理介紹,槳板菜鳥儘管也可以站立划槳,但由於擔心落水,會把渾身的注意力和力量集中在腿部,肢體的運動不夠全面,「但等到成為了資深玩家,背部挺拔、臀部翹起,這一套動作下來,每劃一下,基本上全身的肌肉都在用力,劃完之後,全身都可以感受到運動舒展後的放鬆與釋然。」

Mark對槳板的喜愛,始於8年前在加拿大BC省的國際戶外夏令營,「那時我還在讀高一,無意間在加拿大的一個國家森林公園附近體驗了槳板運動。」 Mark回憶,那裡的湖面寬闊而澄澈,在教練的指導下,他很快學會了用單手划槳在湖中移動、穿行,「那種感覺,自由而享受。」

同樣是槳板資深玩家的掌掌,其第一次接觸槳板運動,也可以追溯到兩年多前, 「我很喜歡水上運動,當時和朋友在三亞旅行時,槳板是三亞海邊的打卡項目之一,我就很自然地嘗試著玩了一下,沒想到一下子就愛上了。」

掌掌表示,門檻不高,方便攜帶以及在夏季給人帶來的涼爽,都成為了槳板備受喜愛的因素,「後來我們一群愛玩槳板的朋友,基本都是人手一塊槳板。自駕游時,帶著槳板四處走,找到一片水域,隨時就可以玩起來。」

沙漠之洲社群活動照。(來源/掌掌提供)
沙漠之洲社群活動照。(來源/掌掌提供)

02入局者激增

槳板愛好者眾,水大則魚必眾多。

槳板愛好者的增多,讓戶外運動社群、營地與水上中心、槳板製造商等從業者,挖掘到了其中的商機。

作為槳板運動的擁躉,在發現了昔日只在海外火爆的槳板,如今在國內也開始小規模流行後,生活在上海的Mark,就很希望從玩家的身份過渡到槳板運動的推廣者。

2022年6月,Mark從國內某大型旅行社戶外組離職,幾乎同時,他創立了社群「Mark帶你玩戶外」,目前該社群的主營業務便是槳板活動。

Mark透露,「Mark帶你玩戶外」是在上海解封後的6月初建立的,主要依托微信群來運營,通過在小紅書等社交平台發帖來引流。在不足2個月的時間裡,社群隊伍已經從0人發展到超800人,內容也在變得越來越豐富。

「我們社群現在配有團隊專屬的攝影師負責攝影,營地邊搭建的天幕休息區可以提供遮陰休息以及冰鎮酒水服務,最近還在與燒烤供貨商洽談引入營地燒烤……」Mark介紹,隨著社群的不斷壯大和穩定,在之後也會陸續推出溯溪、探洞、徒步、露營以及槳板旅行等更多活動。

同樣感受到水上中心與營地生意越來越火爆的,還有北京WhaleSports戶外水上營地的教練林宙。林宙表示,今年入夏以來,來嘗試槳板的新手驟然間增加,普及度肉眼可見地在提升,「我來朝陽公園工作兩年多,薪水已經翻了一倍。有了可觀的收入,『桑拿天』出來工作都會覺得沒那麼難熬了。」

與Mark一樣,有過旅行社工作經歷的掌掌,在兩個月前成立了「沙漠之洲。」據掌掌介紹,每次組織槳板活動,包含租車、租板和教練服務,單人收費在300元左右,單次活動的毛利在7000元左右。

目前,「沙漠之洲」社群的業務已經涉及飛盤、露營、槳板等多種備受年輕人追捧的戶外運動。

儘管籌備槳板相關活動不過兩個月時間,但掌掌已經窺見到了槳板行業逐漸繁榮的景象。據悉,在做活動一個月左右,掌掌除了獲得了其在旅行社積累的品牌商資源外,包括槳板製造商在內的多個品牌,紛紛來找她做活動贊助,以尋求品牌露出。

Molokai是與「沙漠之洲」合作的品牌商之一。這家成立於2017年的高端槳板器材製造公司,在成立之初,其產品主要銷往海外,「畢竟當時國內市場較為空白,我們在國內也只能和一些大型賽事進行合作。」

但隨著不少戶外運動愛好者的加入,以及民間組織的急劇擴張,Molokai開始把合作與贊助的重點,更多放在了槳板社群上,用於運動的普及與推廣。許峰透露,儘管Molokai的槳板售價集中在4000-6000元之間,高於國內槳板的普遍價格1000-3000元,但比起2018年,今年Molokai同期的槳板銷量,也已經翻了一番。

一位槳板行業業內透露,國內某槳板頭部公司,2017年其槳板在大陸國內的銷量大約在7000片左右。到了2022年,這家位於上海的企業,儘管受到了2個月疫情封控的影響,但其槳板銷量依然驟增至2萬片。

「相當於同期銷量上漲了6倍。」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此外,大陸大大小小的水上用品公司的註冊數量也在極速增長。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經營範圍、產品、商標等含水上用品的企業註冊數量達39782家。其中,最近1年內註冊的公司就達到9887家,占可統計數據的24.9%。1-2年內註冊的公司數量為9172家,2年內註冊量占可統計數據的近50%。

同時,大陸工廠的運營模式也發生了轉變。「以前,國內大部分槳板生產廠家都是海外品牌的代工廠,畢竟槳板的主要市場還是在美國、俄羅斯等地。但現在,隨著內需的攀升,不少工廠都推出了自有品牌。」高經理透露,現階段,傑世遊艇生產的槳板中,代工與自有品牌的比例,已經達到了五五開。

03槳板的未來

不過,儘管這個夏天槳板在大陸的需求急劇擴張,上、中、下游產業鏈相關企業也蜂擁而至,但這項水上運動的熱度能否持續,或僅僅是曇花一現,還需時間來驗證。

在掌掌看來,即便是疫情過後,槳板的熱度也會延續下去。「因為便攜這一優勢,槳板成為近郊遊很友好的運動方式之一。」掌掌補充道,除此之外,即便疫情後長途旅行、國際旅行重新爆發,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也是低頻消費,近郊遊依然是大多數消費者的選擇。

許峰對此表達了相同觀點。許峰認為,年輕人對槳板的喜愛不會因疫情的結束而削減,「槳板上玩瑜伽、釣魚,這些都是槳板運動的衍生玩法,在吸引小白玩家的同時,也可以將愛好者變成深度槳板用戶。」

「年輕人喜歡跨界,我們就舉辦槳板與露營、槳板與音樂節相結合的活動,這也是槳板運動未來發展的趨勢之一。」許峰補充道,抓住年輕人群體,基本上就抓住了一項運動的未來,「此外,槳板運動的地點不是位於公園就是依山傍水,很容易出片,這也讓其成為深受年輕人喜歡的原因之一。」

但很顯然,一項運動能否持續發展,僅僅靠消費者的喜愛是不夠的,還取決於供應商與服務商的長期經營與盈利能力。

「市場的蛋糕變大,但新入局的分食者更多,這讓許多廠商的盈利能力明顯下降。」據高經理介紹,隨著大量槳板製造商的殺入,自家槳板的利潤,從疫情前的每塊1000多元,下降到了如今的不足百元。「幾年前,一塊槳板的售價大約在4000多元,利潤率在20-30%左右,而如今的利潤率卻只有個位數。」

利潤率下降之外,工人的流失過快,也是製造商亟待解決的問題。「由於槳板製造行業的技術門檻相對不高,又趕上這個垂直門類的小風口,很多工人常常在廠裡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就選擇自行出去創業或跳到薪水更高的企業。」高經理如是說道。

除此之外,想要成熟化發展的槳板運動,需要攻克的關卡,還包括行業管理的規範化。

體育咨詢有限公司關鍵之道的創始人張慶表示,樂觀來看,目前國家體育總局水上運動管理中心已經對槳板俱樂部的管理規範和器材的標準做出了一些規定。「但在槳板涉及的水域場地方面,確實還缺乏管理規範。」

掌掌介紹,槳板運動對於水域的寬度、水質等都是有一定的要求的。「由於槳板本身體積較大,太窄的河道不宜划槳。另外,由於槳板是一項很容易落水的運動,因此水質不能太差。」除此之外,掌掌還表示,缺乏水域周邊的資質認定,這對於槳板玩家來說,也同樣會帶來安全隱患。

在張慶看來,水上營地的管理問題不僅影響消費者的槳板體驗,還會影響到自然環境與公共資源。「目前,只有體育管理部門出台了一些槳板運動的相關措施,但其實涉及的部門還包括農林漁業、公園管理、城市管理等部門。未來需要的是管理的一股合力。」

當然,除了營地的資質管理外,槳板運動的普及,還需國民安全意識的提升。在許峰看來,海外民間運動愛好者多半會把運動當作一門業餘課程,去學習如何更安全地運動。

「國內的大部分玩家還停留在嘗試階段,對於運動的風險性缺乏認知。基於此,槳板在現階段,還急需從業者和市場的教育和培育。」

(陶淘/燃次元工作室)

(本文來源:「燃次元」公眾號,ID:chaintruth)

#運動 #年輕人 #北京 #社群 #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