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赫西(John Hersey)在日後聲稱,他最初無意撰寫一篇揭發性報導。然而,一九四六年夏天,他確實揭露了現代史上最致命且影響最重大的政府掩蓋事件之一。《紐約客》(New Yorker)雜誌在一九四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出刊一期,以整本的篇幅刊登赫西的專文〈廣島〉(Hiroshima),文中向美國人與全世界報導了廣島原子彈攻擊全面且慘絕人寰的真相,並記述歷史上少數原爆倖存者中六位生還者的證言。

報導刊出的一年前—即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的上午八點十五分──美國政府在廣島投下一枚近一萬磅重的鈾彈,這枚原子彈被稱為「小男孩」(Little Boy),上面還塗寫了褻瀆日本天皇的留言。原子彈的研製者甚至沒有任何一人能確定,這項當時仍屬實驗性質的武器是否會生效;「小男孩」是第一個實際用於戰爭的核武器,廣島居民則是不幸獲選的白老鼠。「小男孩」在廣島上空爆炸時,成千上萬的人被活活燒死、遭倒塌的房屋壓傷或活埋、被飛散的殘磚碎瓦重擊,而處於原子彈爆炸點正下方的人更是直接在烈焰中瞬間灰飛煙滅。原爆後的生還者看似幸運地逃過一劫,但許多人卻在後幾個月承受輻射毒害的痛苦折磨,然後數百人、數百人地相繼死去。

廣島市最初估計,有超過四萬二千名平民於爆炸中喪生,此估計人數在一年內上修至十萬。後來根據計算(儘管確切的數字永遠無法得知),截至一九四五年底,死於原子彈爆炸及後續影響的人數可能多達二十八萬。在往後的數十年,廣島市仍持續挖掘出人類的遺骸,直至今日亦然。「你往下挖兩呎,就會發現白骨。」廣島縣的知事湯崎英彥說道:「而我們就在那上面生活。不僅是(爆炸)中心附近的區域,而是整座城市。」

那是一場宛如聖經描繪場面的屠殺。即使在原爆七十七年後的今天,廣島這個地名仍讓人聯想起那熊熊燃燒的核武浩劫景象,令全世界不寒而慄。

然而驚人的是,在赫西的報導登上《紐約客》之前,美國政府竟設法掩蓋原爆後廣島受創的嚴重程度,並成功地隱匿了原子彈長期且致命的輻射效應。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美國再向長崎投放鈽彈「胖子」(Fat Man)攻擊。美國華府官員及駐日占領軍高層聯手查禁、控制,並進而編造從廣島與長崎當地發出的報導,讓這件事最後幾乎從新聞標題和民眾的意識中徹底地消失。

起初,政府對其握有的新型武器似乎直言不諱。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向世界昭告,美軍甫在廣島投下原子彈時,便誓言日本若不投降,可能﹁面臨史上前所未見的毀滅如大雨般從天而降﹂。杜魯門總統透露,「小男孩」的爆炸威力相當於逾兩萬噸的TNT炸藥,是當時戰爭史上使用過最大的炸彈。當時事先收到總統宣告文稿的記者與編輯們,在獲知消息時無不感到難以置信。

年輕的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時任合眾通訊社(United Press,縮寫為UP;後易名為合眾國際社,縮寫為UPI)的駐歐記者,他在收到巴黎傳來關於原子彈的公報當下,認定「顯然……那些法國電報員搞錯了」。他日後回憶道:「所以我將數字改為二十噸。但很快地,隨著消息持續更新,我的錯誤昭然若揭。」

此外,媒體一開始似乎也充分報導了廣島和長崎所遭受的噩運──當世界進入原子時代的意義逐漸清晰,各地的編輯與記者都清楚地明瞭,原子彈不僅是重大的戰爭新聞,更是歷史上至關重要的新聞事件。幾千年來,人類孜孜不懈、精心創造更恐怖且更高效的殺人機器,如今終於發明出了能消滅整個文明的方法。正如E ・B ・懷特(E. B. White)在《紐約客》所道:「人類在竊取上帝的力量。」

然而,距離世人真正得知翻騰的蕈狀雲之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要好幾個月的時間,待一名年輕的美國記者與他的編輯付出無比的膽識。

(本文摘自《無聲的閃光》/尖端出版)

【內容簡介】被噤聲的廣島原爆真相──「核災吹哨者」轟動全球的秘密調查,首位揭露美國政府欲掩蓋的原爆餘波的記者。

「一九四五年以來,讓世界免於核彈災難的,是對廣島浩劫的記憶。」 ──約翰.赫西 John Hersey

【作者簡介】萊斯莉.布魯姆(Lesley M. M. Blume)

屢獲殊榮的新聞記者、傳記作家,同時也是《紐約時報》的暢銷書作家。

在跟隨著擔任新聞工作者的父親的足跡進入新聞編輯室後,開始了其新聞媒體生涯,作品見於《浮華世界》、《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巴黎評論》等眾多刊物中。

曾任美國廣播公司新聞晚間廣播的直播記者和研究員,報導過歷史性總統選舉、911襲擊、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及無數主題與事件。

【譯者簡介】李珮華

曾任職書店店員、編輯、版權,現為專職譯者,譯有《我們好好的》、《黎明》、《沒朋友,只有山:馬努斯島獄中札記》、《作家們都喝什麼酒》、《臺北歷史地圖散步》(英文版,合譯)。譯文賜教:[email protected]

《無聲的閃光》/ 尖端出版
《無聲的閃光》/ 尖端出版
#廣島 #原子彈 #報導 #原爆 #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