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在印太司令交接典禮中宣示,美國將採取新的「整合型威懾」概念,其涵義就是現行模式無法有效達成目標。美國「蘭德公司」的《韓國與台海的威懾現況》報告指出,中共軍事現代化的成效、台灣軍力持續衰退,及美方以軍事行動履行政治承諾的不確定性,使中共更懷疑美國威懾的可信度。所有的訊號都指向,單獨依賴美國嚇阻中共侵略野心恐已不足恃。

緊接著《經濟學人》雜誌報導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紐約時報》5日又刊登〈拜登的台灣政策真是非常輕率〉專文,這不是國際主流媒體及智庫第一次做出類似觀察,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某種程度他們反映了美國政治現實與趨勢,也為決策「帶方向」,不能等閒視之。

拜登政府對台灣安全的承諾固然堅若磐石,但美國內部仍在為美國是否應以「戰略清晰」取代「戰略模糊」辯論不休,甚至「棄台論」也成為《外交事務》及《外交政策》等權威期刊的關注焦點。換言之,對台灣而言,拜登政府上台之後,在美中終極戰略競爭下,台海安全形勢更為動盪。

但美、中、台三角關係中最弱一環的台灣表現卻是最沉穩,蔡英文總統甚至宣示,「政府絕對有能力來管控各種可能風險,為台灣建立安全的屏障」。對國際政治具有基本常識的人質疑,台灣成為地球最危險的地方,最大風險在於美中全面對抗,台灣有何能力管控世界兩大強權造成的風險?

民進黨政府對世界局勢及兩岸現況的認知與國際社會顯然有很大落差,「蘭德公司」指出,有關嚇阻中共的許多變數,如國力、承諾及國家意志等在過去20年明顯退步,中共領導人的影響力相對增加。蔡總統要如何扭轉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完成統一台灣的決心,有效管控來自中國大陸的風險?

民進黨的對外關係主要依附美國的保護傘,但美國前國防部次長佛諾勞伊在《外交事務》以「美國軍力面對喪失優勢風險」為題撰文指出,美國軍事正處於轉捩點,美國嚇阻威迫、侵略,甚至戰爭的能力面臨考驗,未來4年將決定美國是否能夠防衛其利益及盟邦免於強權的威脅。換言之,美中強權的軍事競爭前途未卜,台灣身處暴風中心,「自我管控」的能力正逐漸消失,遑論管控各種可能的風險。

在野黨批判,民進黨政府對國安危機似乎不知不覺,無動於衷,拒絕提供民眾正確資訊。更嚴重的是,許多民進黨人仍存有中共不會對台灣動武的幻覺,以及台灣對於兩岸安全與穩定已喪失主導力量。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遠在《經濟學人》報導前就警告,台灣成為全球「最危險熱點」。拜登總統就任百日以來,雖然外交手腕遠較川普時期靈活,但美中在台海區域的軍事對峙態勢並未緩和,如民進黨政府堅持當前偏差的路線,台灣安全沒有最危險,只有更危險,直到發生戰端。這也將是兩岸未來的新常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美國 #台灣 #風險 #民進黨 #管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