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的魚雷快艇作戰也類似於此。抗戰開始時,整個中國海軍(指中央海軍)的戰術思想嚴重僵化,採用沉船封鎖長江的消極戰略,更不重視協同作戰。沉船封鎖線構成後,電雷學校的魚雷快艇竟因此受阻無法主動出擊吳淞口的日艦;中央海軍對大小、快慢艦隻的配合也極不重視,主力第一艦隊孤軍作戰,電雷也只好自己擬定作戰計劃。

到電雷廢校魚雷快艇轉歸海軍調用時仍是如此,出擊時缺乏其他軍火砲火有力的掩護,不重視與其他軍種的協同作戰而是孤軍作戰,致使快艇這種短小精悍的武器沒有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另一點則是人事,因派系傾軋而嚴重影響了作戰配合。如閩系主持的海軍部千方百計地打擊和排擠電雷系,甚至拒絕以海軍的製雷力量供給電雷學校的水雷作戰,致使該校的水雷戰在抗戰之初難以收到應有成果,學校最終被裁撤,歐陽格也被置於死地。

魚雷快艇部隊在抗戰中因使用不當、指揮不力等等,未能取得預期戰果,這是事實。但沒有人能否認其官兵英勇拼搏的戰鬥精神。儘管在慶祝抗戰勝利遊行的隊伍中,他們沒有艦名分列,沒有番號,甚至沒有統一的著裝,但是每一個人,都把手中的海軍軍旗舉得很高、很高。

對於電雷學校抗日作戰缺乏顯著戰績的原因,被羈押受審的歐陽格曾經在軍事法庭上當庭答覆,因意有未盡,特於重慶沈家溝看守所中再親筆撰呈報告,詳述其原因十則:一為缺乏教材,二為使用舊雷,三為佈雷器材未到,四為快艇未到齊,五為母艦未到,六為工程未竣,七為未盡快艇之用,八為雜務太多,九為遠航太少,十為敵不攻堅。該報告約1500字,其原稿全文請見書後附錄一。

研究中國海軍史有成的學者馬幼垣,曾語重心長地評論:用魚雷快艇去打硬仗是國府海軍部長陳紹寬多年受盡電雷學校閒氣,一有機會便急謀報復的心態表現。自己的艦艇始終避免與日艦碰頭,電雷學校之物甫到手,雖久知那些泡水鞭砲無可能發揮應有的功能,還是急急推它們上最前線。這是成可領功,敗仍無過的穩勝之局。任何錯失都可推給已琅璫入獄的歐陽格去承擔,誰叫他慫恿中央多少年來耗鉅資去購入這一大堆中看不中用的東西。中國海軍派系相軋,以致影響全盤大局,是各系都要負責的事。

1938年(民國27年)10月27日,武漢撤守,抗戰進入另一階段,國民政府重新調整了戰區。鄂北、豫南、皖西及鄂中沙市至巴東一段的長江江防,劃歸第五戰區。該戰區的位置居各戰區之中央,東與第三戰區毗連,北與第一戰區相鄰,西扼川、陜,南臨長江,與第九戰區相望,是當時中國各戰區中區域最大者。它控制著長江上游入川的門戶,成為國民政府重慶陪都的東部屏障。其作戰任務,主要是確保宜昌、沙市地區,屏護入川門戶,其次是保持鄂北地方,鞏固宜、沙外翼。

有人以為抗戰期間日軍沒有溯長江而上攻入四川,是因為三峽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險。豈知地形雖險,沒有「一夫」來「當關」,也是不行的。此「一夫」,即三峽前衛「石牌要塞第一總台」,而早期負責守衛之的是編入第五戰區戰鬥序列的海軍砲隊及江防軍官兵。(待續)

#戰區 #史話 #海軍 #電雷 #快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