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政權第一特務」戴笠(1897年5月28日-1946年3月17日),原名春風,字雨農,被稱為中國的蓋世太保,美國Collier's雜誌稱他為亞洲最神祕人物。

他接受小學同學毛人鳳建議,1926年9月由中山大學校長戴季陶推薦進入黃埔六期(曾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羅瑞欽是同期)。1927年4月12日國民黨清黨時,戴笠揭發同學中有20餘名共產黨員,得到蔣介石賞識,自此開始從事情報工作。

在軍統局負責特務業務

1937年「國民黨中央組織委員會黨務調查處」與戴笠負責的「三民主義力行社」(又稱藍衣社)合併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即「軍統局」),由陳立夫任局長,第一處處長徐恩曾負責黨務,第二處處長戴笠負責特務,第三處處長丁默村負責郵電檢查(後來因成為汪精衛二把手,險遭刺殺,即電影「色,戒」劇情,1947年被國府槍決)。

在軍統局訓練班裡,戴笠嚴格要求學員要精於射擊、爆破、下毒、電訊等多種技術,他從一開始就將軍統的嚴格紀律與三民主義思想結合,營造出一種特殊的政治文化氛圍。在抗日期間,戴笠以「匈奴未滅,何以家為」、「針尖不能兩頭尖」為訓,規定特工不准結婚。

軍統局成為情報局前身

1946年戴笠過世的同年8月軍統局改組為國防部保密局、第二廳、內政部警察總署三個單位。保密局成立之初為秘密機構,由國防部第二廳廳長鄭介民兼任局長(其子鄭心雄曾任國民黨副秘書長,1988年1月因告訴李登輝「非主流派」的李煥等人次日要阻擋李成為代理黨主席,造成「二月政爭」與國民黨分裂,50歲過世),原軍統局主秘毛人鳳為副局長,後來成為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前身。

中統局成為調查局前身

1938年8月軍統局第一處改隸為國民黨中央黨部,設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即「中統局」),第二處擴編仍沿用軍統局名稱,局長由侍從室主任賀耀祖兼任,戴笠為副局長,實際負責一切業務。1956年改隸為司法行政部(今法務部)調查局,但亦為國安局下屬單位。調查局在六、七十年間亦為神秘機構,筆者任職該局七年,身分證上係屬無業人士,無須報稅,名片上只有姓名電話,無服務機構名稱與任何頭銜,現在已經一切透明化。

戴笠在抗日、清除漢奸和共諜立下卓著功勳,對蔣介石忠心耿耿;他的結拜兄弟王亞樵是上海灘有十萬徒眾的斧頭幫幫主,連杜月笙都畏他三分。但王亞樵一心想刺殺蔣介石,而戴笠則擁護蔣介石,於是兩人決裂。1936年戴笠在廣西梧州用計槍殺了王亞樵。

軍統局被滲透成最大恥辱

但是在戴笠任職軍統局時發生「共諜張露萍滲透軍統局案」,讓他怒髮衝冠,認為老巢會被滲透是極大恥辱。

張露萍原名余家英,在中學時期就加入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成都部隊」,1938年成為共產黨員。1939年10月 18歲的余家英化名為張露萍,考取重慶軍統局由美援建立的現代化電訊總台,暗中擔任潛伏軍統局的地下共黨支部書記。

電訊總台是軍統局決策與發號施令的指揮中心。張露萍和潛伏電訊中心的其他地下黨員組成「七人小組」並擔任小組領導,負責監聽電台信號,譯解重要機密,掌握總台的收發報業務,宛如一把尖刀插進軍統局的心臟。

1939年秋到1940年春,電訊總台的人員、電台呼號、波長、密碼、通訊網分布情況和各種行動計畫都透過張露萍送到延安,軍統數百個電台和上千名電訊人員的祕密任務被中共掌握。由於戴笠加緊對陜甘寧邊區的滲透,致電胡宗南協助他的學生吳正倫等三人混入陜北共區蒐集敵情,這份密電被張露萍等人破解,三名特工才進入解放區就被逮捕引起戴笠高度警覺,認定有共諜潛伏電台而對內部人員加強監視。

1940年3月,與張露萍偽裝成兄妹的張蔚林因持續發出密電,將收報機真空管燒壞被送到看守所禁閉,張蔚林怕被識破身分趁警衛疏忽逃到八路軍辦事處躲避。但是上級認為這只是工作上的過失應立即返回自請處分繼續潛伏,張蔚林只好重回軍統局。

蔣介石怒斥戴笠昏庸失職

但是張畏罪逃脫引起戴笠懷疑和警惕,趁張逃離時搜查張氏兄妹宿舍,結果搜查到軍統局在各地電台配置和密碼記錄本、張露萍筆記和七人小組名單;張蔚林回到電訊總台立刻被羈押,地下黨支部終於暴露,張露萍的七人組成員全被逮捕,這是戴笠特工生涯的最大敗筆。

該案讓蔣介石怒斥戴笠昏庸失職,戴笠氣的親自提審張露萍刑求逼問,張露萍經百般折磨仍堅不吐實。1941年3月張露萍等七人由重慶轉押到貴州集中營管訓,經數度策反無效,1945年7月,24歲的張露萍等七人被槍決。

戴笠死亡原因成謎

1946年3月17日,戴笠由青島飛往南京時因雷電交加轉飛上海時座機失事死亡,是意外還是遭到外人炸彈謀殺,說法紛紜。蔣介石座機駕駛衣復恩(華航創辦人)在回憶錄中指出,空軍總部當時指派資歷最深卻技術欠佳的馮俊忠擔任戴笠專機駕駛,在惡劣天氣下降落時速度過快導致撞山墜機,是否事實已難查證。戴笠死亡消息一週後才見報,諸多由他單線領導聯繫的特工無法歸建而離散或投共。

據多項檔案顯示,1928年東北軍伐孫殿英向蔣介石投誠,被收編為革命軍第六軍團12軍軍長。孫得此護身符藉機盜掘乾隆皇與慈禧太后陵墓(位於河北唐山市郊),獲得大批國寶級珍品。

盜墓事件遭傅儀嚴重抗議後一發不可收拾,孫殿英為保命除了將部分珍寶送給六軍團司令,慈禧太后口中的夜明珠獻給宋美齡,乾隆陪葬的九龍寶劍請戴笠轉送蔣介石。結果歷經十年周折寶劍才交到戴笠手中保管,1946年戴笠墜機死亡時是否攜帶九龍寶劍送交蔣介石有多種說法,九龍寶劍下落如今也成謎。

周恩來承認「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提前十年成功」,蔣介石遷台後曾說:「若雨農不死,不至失大陸」。戴笠死後,由於在他在軍統局期間殺害無數地下共產黨員,中共恨之入骨因此禍延親屬與子孫。

戴笠禍延子孫 保密局全力營救

戴笠原配毛秀叢患子宮癌死後雖未再娶卻有多位情人,最著名的是橫刀奪愛有夫之婦、民國第一美人、影后蝴蝶,以及特訓班學員余淑衡。1941年余淑衡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就讀一去不返,戴笠轉而追求蝴蝶。

但蝴蝶於1942年11月攜子到重慶而未遭受清算,其女胡若梅 (從母姓) 後來成為李宗仁第三任妻子。於是中共轉而對戴笠子女下手,1949年,曾在軍統局服務的少將兒子戴藏宜逃匿時被捕獲,1951年被公審槍決,年僅36歲,戴笠之弟戴春榜亦遭處死。

蔣介石感念戴笠功在黨國,下令保密局長毛人鳳務必把戴笠後人接到台灣。戴笠育有三子二女,一女夭折,17歲的長女戴眉曼在父親被捕遇害後,由母親託付傭人收養。拜登提名戴琪(Katherine Tai)出任美國貿易代表,台灣媒體報導是戴笠孫女,實係以訛傳訛,並非事實。

毛人鳳奉命派兩名得力幹部潛入大陸和當時還潛伏在上海公安局的特務黃順發、陸秉章取得聯繫,在上海找到窮困潦倒的戴笠兒媳鄭錫英和三名孫子。當時中共檢查管制嚴格,幼孫戴以宏來不及辦妥假證件而留在國特陸炳章家裡,陸炳章被捕後,戴以宏被送到孤兒院,十多歲就到棉紡廠工作。兒媳婦鄭錫英和戴以寬、戴以昶兄弟經保密局竭力協助經香港逃到台灣。

長孫戴以寬陸官退訓負笈美國

次孫戴以昶畢業於東吳大學,在中華貿易開發公司任職,據其兄透露已過世。長孫戴以寬來台後進入陸軍官校34期就讀,當期傑出校友有三位陸官校長丁渝洲、張岳衡、童兆陽以及陸軍司令陳鎮湘,軍管區暨海岸巡防部司令金恩慶、國安局駐美特派員李珽。

戴以寬在官校可能不適應,不久就退學,國防部為盡照顧之責,先安排他到淡江大學就讀不必服兵役(在官校一天可抵七天常備兵役),再赴密西根大學和伊利諾州大學取得MBA學位返台後任職經濟部。現年80多歲的戴以寬育有一子一女,行事低調,居住在新北市,筆者和戴以寬及少數友人聚餐時,他很少提及往事。

1991年,幼孫戴以宏赴台探望仍健在的老母親和兩位兄長,做了短暫相聚後返回大陸。

1949年保密局長毛人鳳下令在台北縣觀音山建立戴公祠,士林芝山岩設立戴雨農圖書館(現在是「雨農閱覽室」的建築物)和雨聲小學,後來又在士林設立雨農國小和紀念戴笠的雨農路。

真相只有一個,杜撰和謠傳卻層出不窮,中外皆同。神秘的戴笠一生充滿傳奇,兩岸的學者專家對他的論述和書籍極多,褒貶兩極化又充滿矛盾。是非成敗轉頭空,一江春水向東流,逝者已矣,諸多歷史只有隨風而去,永遠不會重見天日!

#戴笠 #軍統 #史話 #蔣介石 #張露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