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印尼華語生手繪插畫,並透過畫作表示,線上學習困難重重,希望能趕緊回到台灣就學。(境外生權益小組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一名印尼華語生手繪插畫,並透過畫作表示,線上學習困難重重,希望能趕緊回到台灣就學。(境外生權益小組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一名印尼華語生手繪插畫,並透過畫作表示,線上學習困難重重,希望能趕緊回到台灣就學。(境外生權益小組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一名印尼華語生手繪插畫,並透過畫作表示,線上學習困難重重,希望能趕緊回到台灣就學。(境外生權益小組提供/李侑珊台北傳真)

疫情導致境外生回台就學困難重重,境外生權益小組今(26)日表示,一名印尼華語生手繪插畫,並透過畫作表示,去年4月本應到台灣學習中文,未料被疫情耽擱,又因我教育部遲遲不願開放華語學生入境,如今仍只線上授課,但當中問題多多,網路課程與實地學習差異太大,學習效果不彰,希望能趕緊回到台灣就學。

以下為該名印尼華語學生投稿中文原文:

5個月前,台灣允許攻讀學位的學生,但直到現在他們仍將語言學生排除在外(即使在2020年8月有關於語言學生的請願書)。

我是一名來自印度尼西亞的華語學生,自2020年4月起試圖返回台灣繼續學習,但直到現在我仍無法繼續學習,因為我無法進入台灣。

台灣教育官員建議使用在線遠程學習中文,但是這種方法效率低下。 最好的方法是在日常生活中繼續使用該語言,這意味著生活在說我們所學語言的地方。

我和我的朋友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去年我們倆都開始學習中文,但是方法不同。 我的朋友在一家語言學校學習中文,由於我的處境,我繼續通過在線方法學習。

我的朋友現在能夠說流利的中文,因為他每天都使用這種語言來購買東西並與校外的當地人交流,而且他每天也聽漢語,因為那裡的大多數當地人都說中文。

對我來說,我只記得一些句子和單詞,因為我只在線課程中使用中文,通常持續3到2個小時。 不僅如此,還存在許多缺點,例如互聯網連接速度慢,通常會導致Zoom App或Google Meetup斷線。 最糟糕的部分是,如果突然斷開重要部分的連接,會干擾學習過程。

而且,如果你生活在大多數人不會說中文的地方,那麼你就不能每天使用該語言,因為你周圍的大多數人根本不會說中文。

還有即將到來的學生推遲了在台灣申請漢語學校的計劃(由於漢語很難說,所以在申請大學之前,大多數學生首先申請漢語學校,以便他們可以繼續上大學的課程)。這就是為什麼有QIAODA計劃,該計劃旨在為即將到來的大學生學習中文,然後他們才能繼續申請台灣大學。

因此,這一規定不僅影響語言學生,還將影響即將到來的大學生。

我覺得台灣已經有非常嚴格的規則和措施來防止COVID,不公平的是台灣排斥語言學生,但讓學位學生入境我們都在尋求教育並希望繼續學習,我認為語言學生和學位學生應該被平等對待。現在的政策對於從同一國家進入台灣求學的人是不公平的,其中之一是因為他們是語言學生而被排斥在外。

我真的希望有個關於決定語言學習生的入境的好消息,以便我們繼續學習。

境外生權益小組則認為,去年8月與今年2月台灣教育部已經連續兩度開放境外學位生的入境申請,甚至也曾於去年10月一度允諾開放華語學生入境。然而,關於華語生入境開放,教育部卻遲遲沒有實際動作,導致這些熱切希望學習中文的學生猶如台灣國際教育中的棄子。

境外生權益小組提到,不少學生是獲得台灣教育部獎學金的語言學生,從去年苦等至今年,又從今年2月開始再次感到失望,他們不知等到何時才能盼來真正的開放,也不知是否應繼續來台學習中文。希望教育部能據此來認真考慮華語學生的需求,開放華語學生入境接受學習。

#學習 #學生 #華語 #語言學 #繼續